說「生存的理由」,實在太沈重了,其實我只想找出我生活裡重要的幾件事情或者狀態。

我一直想像著有一天我要提著行李離開我熟悉的朋友,到一個遙遠的地方去。那個遠方從來不具體,但是深植在我心裡離開的念頭是如此強烈,好像人被迫拋擲在這世界上,也有一股反作用力,讓人想把自己拋擲在任何不固定的一點。

幼年的時候,父親長期派駐國外,我們的生活留下一個空白那樣的等他離開、回來,這種缺席的感覺,慢慢的讓我想成為一種離開的人,我想在別人的生活裡缺席,好像有什麼重要事情那樣的提著行李出門,我不喜歡那樣一直熟悉下去,好像世界已經變成一個疲憊不堪的固體。

我來到一個陌生的城市,感覺這是精神的家園,其實我的家園從不在一個固定的地點,而是我相信我是從過去的時間裡歷盡千劫而來,我不知道現在行走的街道,遠方的天際線,在許多許多年前,我是否曾經踩在同一個石塊上,看著雪無聲的落下,人就像被時間之流衝擊而成的石頭,如果許多許多年前有「我」,我相信那個我也會覺得活著就是一個孤獨的事情。

不同的空間就像不同的宴會,故鄉在你離去之後,也慢慢變成另外一個遠方,這時候你才發現,你不僅是喜歡在別人的生活裡缺席,而且你喜歡想念在當下的宴會裡缺席的人,你是為了這個而打算離開。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CafedeRiver
  • 是個序言吧!<br />
    <br />
    照片是四合的冬天嗎?
  • 小史
  • 我在電影[顧爾德的32個短篇]有看到你說的東西<br />
    北國的雪地<br />
    人影越來越小<br />
    不知何蹤<br />
    <br />
    也在電影[東尼瀧谷]看到類似的感覺<br />
    <br />
    不錯ㄚ<br />
    <br />
  • light
  • 這一段落,真是浪漫而詩意的說法:<br />
    <br />
    我來到一個陌生的城市,感覺這是精神的家園,其實我的家園從不在一個固定的地點,而是我相信我是從過去的時間裡歷盡千劫而來,我不知道現在行走的<br />
    街道,遠方的天際線,在許多許多年前,我是否曾經踩在同一個石塊上,看著雪無聲的落下,人就像被時間之流衝擊而成的石頭,如果許多許多年前有<br />
    「我」,我相信那個我也會覺得活著就是一個孤獨的事情。<br />
    <br />
    這樣即使經過幾世流轉,如果,以後還會再碰面的話,應該就會容易地認出那個蘊含你的本質的新的陌生人了。也好。
  • nightonearth
  • 小河流:的確是四合外頭的雪景,這先做一個開場白。<br />
    <br />
    小史:「顧爾德的32個短篇」沒看過,但這幾句話挺有意思的,很有詩意。<br />
    <br />
    light:這十篇我打算夾雜著虛的實的感受和事情,接下來會寫些實際的觀察。<br />
  • 姜小年
  • 你還是喜歡坐在同樣的位子往外望嗎????呵呵<br />
    <br />
    因為題目的需要,找出了四五年前在北京拍的照片,找天掃瞄一下再寄給你
  • nightonearth
  • 姜小年:謝謝囉。你上次拍的照片真是傑作(我是說沒有我在裡頭破壞畫面的所有其他張),我應該買一張掛在我家裡留作<br />
    紀念。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