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13 Thu 2006 12:49
  • 距離

雖然在這裡生活了幾年,但對於這裡的「距離感」還是很難適應。這裡所說的「距離」,不是心理的距離、人際關係親疏的距離,而純粹就是人與人之間肢體上的距離。

前日,我照例游完泳後,跟前台借了吹風機到衛生間把頭髮吹乾,忽然聽到背後一陣乾咳,我慌忙回頭看去,就見服務員大媽好端端的坐在馬桶上,你說廁所沒門嗎?有門,沒鎖嗎?有鎖。但他為什麼不願意關門,而要大家欣賞他如廁的景致呢?我真的不明白。

去年,我到天津參加書市。就在天津火車站裡,我決定搭車回北京前先去一趟洗手間,一進門我就大大吃了一驚,我見一名小姐在排隊的時候,就撩起了他的長裙,露出縷空黑色絲襪,還環視四周相當自得,你說他為什麼如此迫不及待,我真的還是不明白。

無獨有偶,就在我排的這一列也發生一個讓我不明白的事情。我前頭的女士,聽得廁所裡一時沒了聲響,他雄赳赳氣昂昂的就把廁所的門打開了(沒錯,這裡的廁所的確不能上鎖),此時就見一位小姐正在拉上褲子呢,這名女士顯然身體力行「時間就是金錢」的明訓,他刻不容緩也不待那位小姐走出來的,就擠進了那個廁所,這一幕把我看得魂飛魄散,我立刻要求我的同事要「至死不渝」的守在我的門口,我不敢相信如果這件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會如何,我想都不敢想。

這是屬於比較怵目驚心的。平常不管你是等紅綠燈,或是搭電梯,你常常可以遇到一種情況,有些人就是喜歡緊貼著別人,大家似乎也都司空見慣,只有我不斷的挪動著位置,就更別提在公車或地鐵上,有些人喜歡緊靠著人的那種親熱勁了。

寫到這裡,我不禁長嘆一聲,我這些龜毛行徑真的是徹頭徹尾的處女座啊,其實我也喜歡跟好朋友們拉拉扯扯摟摟抱抱,問題是這些萍水相逢的陌生人,我們有熟到這樣嗎?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小丸 子
  • 處女座的版主,你不需要長嘆一口氣。即使我不是處女座,我也無法容忍人貼著人,<br />
    或是手搭在我的背上往前推。<br />
    至於你說的廁所奇景,我更是避之唯恐不及,早年我去大陸,我都使出「忍」之絕,<br />
    非到飯店不上廁所,不然就如同版主般有朋友「至死不渝」地在門口守候。<br />
    有些事真的跟星座無關,我想這樣你會釋懷多了。<br />
    <br />
  • kc
  • 在大陸上廁所的驚魂記,大概是每個台灣人都有的經驗。<br />
    有一次,我去北京西單的圖書大廈,那可是豪華新式的大型書店,但到了洗手間也傻眼,怎麼沒門?<br />
    我以為自己走到清潔工休息室,趕緊折回來,詢問店員,她用手一指,正是我剛出來的地方,<br />
    我問她:怎麼裡頭沒門。她看我一眼,大概覺得我說了句外星語,一付「要門幹嘛」的模樣。<br />
    我只好硬著頭皮進去,等沒人時,以前所未有的快速度解放。這時突然又走進一女士,我心驚肉跳,速速結束整裝,<br />
    她倒一付視我如空氣的悠閒,大方地脫了褲子如廁。<br />
    後來再去西單圖書大廈,發現廁所有門了。這份驚喜,遠比我走進這棟宏偉的圖書大廈時更強烈。<br />
    但,她們上廁所,依然不關門,你說怪不怪?<br />
    <br />
    去大陸次數多了,我終於想通共產主義對中國人的最大影響,應是把人最基本的隱私觀念都摧毀了,<br />
    既然都是共有的,你看我如廁,我看你如廁,有什麼關係?!<br />
    我相信這不是距離的問題。
  • CafedeRiver
  • 習慣是可怕的,<br />
    可能要到2008左右,<br />
    中央才會再要求禮節,<br />
    留給外賓好印象吧.
  • nightonearth
  • 丸子:很高興在這件事情各星座都已取得共識,我原先還以為到了北京,我就不走上昇星座,又改回走太陽星座了呢。<br />
    KC:如果不用「距離」,改用「文明」或「禮儀」,會不會太傷大陸同胞的心呢?不過我常常有種感覺,在大陸我常常有種<br />
    感覺,警察要民眾不偷東西,可能容易一點,因為大家都知道偷東西是不好的行為,但若要人們遵守交通規則過馬路要看紅<br />
    綠燈,可能很困難,原因就在於,沒車我幹嘛不闖紅燈啊?我幹嘛不能穿越馬路啊?有時真是覺得險象環生,也很不解。<br />
    <br />
    小河流:如果到了2008,這些現象能獲得緩解,這可也是奧運的大功一件了。當然啦,也只有部分人是不在乎這些的,而他<br />
    們為什麼覺得這些禮貌性的東西無所謂,不知道是不是有其他原因呢?
  • shimiin
  • 根據在上海生活過的經驗啊<br />
    我個人認為他們的字典裡根本就沒有『禮貌』這兩個字吧<br />
    對於廁所明明有鎖卻不上鎖這件事<br />
    我也是感到萬分困惑不解呢<br />
    有一次甚至因為『不相信會有這種事』而連開了三間廁所門<br />
    間間都讓我錯愕得不得了<br />
    沒鎖門已經讓人夠錯愕了<br />
    正在如廁的人那付不慌不忙 習以為常的模樣<br />
    更令人錯愕<br />
    <br />
    我懷疑到了2008年他們就會改變這些喔<br />
    我倒是很想看看西方人發現這些的時候<br />
    那種驚慌失措的臉<br />
    肯定會嚇傻吧<br />
  • kc
  • 過馬路闖紅燈的人,各國皆有,沒啥特別。<br />
    我覺得最經典的,是在快車道上攔計程車。<br />
    有一次和朋友相約,在路邊等了十餘分鐘都攔不到車,朋友來電問明原因,叫我站到快車道上才有車,<br />
    本人依指示行事,果然二分鐘不到,就坐上計程車。<br />
    但這多危險呀!明明有分隔島,為何空車不到慢車道來載客呢?
  • CafedeRiver
  • 早上到小區附近吃早餐,<br />
    吃完彎到隔壁的超市逛逛,<br />
    一個賣豆類製品的婦人隔著商品,<br />
    和一個不知何方神聖的婦人大聲嚷嚷,<br />
    北京人一大聲就跟潑婦罵街沒兩樣,<br />
    重點是其他人完全不當一回事,<br />
    繼續買東西,不為所動...
  • nightonearth
  • shimiin:我是不太相信2008會改變啦,如果真的改變了,這個禮貌工程就太偉大了,不過世事難料,如果到時加強宣傳,<br />
    又為了國家的尊嚴,北京老百姓會聽得進去也說不定喲。<br />
    <br />
    KC:你說的是北京嗎?如果是的話,可能是慢車道通常是他們的自行車道,所以計程車不太會往這裡走。<br />
    <br />
    小河流:我看到最精彩的一次是十多年前在南京,在公車上兩名婦人大聲爭吵,吵啥我聽不懂,不過從此對於當街吵架,就<br />
    再也沒有什麼可以驚嚇我的了。<br />
  • jz
  • 我也來貢獻蘇州所見吧!據說寧聽蘇州人吵架不聽上海人講話。<br />
    那年我在蘇州有幸看到兩個大男人,當街衝突起來,不必聽得懂,也知道在吵架。<br />
    忽然我聽懂了一句--倷弗要走。<br />
    此話一出就看兩個人各退了一步,又再退了一步,在我聽不懂的叫聲中,不時夾著一句--倷弗要走。<br />
    然後,然後兩人就距離越來越遠,然後就都不見了。
  • nightonearth
  • jz :沈公是上海人,他說最瞧不起蘇州人吵架,吵到最後就說,你別走,我去找我哥哥來,然後就一去不回了。沒想到時至<br />
    如今,吳地風俗依然如此啊。<br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