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花蓮火車站時,玉萍已經開著休旅車在站前等我。認識他時,他是時報出版的企畫,後來待過誠品,結婚後便跟先生回花蓮,開了一家璞石咖啡,同時也舉辦一些藝文活動,另外也有兩個很棒的房間作為民宿之用。上頭這張照片就是我住了一晚的「印象書房」。房間寬敞,浴室精緻,牆壁上放了不少書,也有音響,晚上不想動彈時,可以看書聽音樂。

剛坐上玉萍的車,我就跟他說,我來花蓮的目的之一是吃些小吃。當晚,我一個人拿著傘,像金田一耕助那樣邋遢的走到市區去,尋找網路上看到的一些推薦美食。總之,那幾天在市區,我吃了戴記扁食、液香扁食、海埔蚵仔煎與這個攤位對面的四神湯,來成排骨麵,這些地方距離接近,也都很好吃,總之我是挺滿意的。

即使花蓮小吃這麼美味,我還是要推薦璞石的早餐和咖啡。晚上要回房間前,咖啡館裡的服務人員問我何時要吃早餐,以便幫我留座位,我心想不會這麼誇張吧?一大早就有人來吃早餐?結果八點半我下去時,咖啡館裡一半的桌子都已有了人客,我覺得璞石的早餐種類多也很豪華,豬排三明治加上沙拉我吃了一塊就撐了,吃不下時我有點訕訕的,因為裡頭的豬排很入味好吃。咖啡也很好喝,有一種「耶加雪菲」的咖啡豆,我第一次喝,但覺得很棒。

第二天中午是我非常期待的。就是到許多網友熱烈推薦的牛巴達吃鐵板牛肉和牛雜湯,因為玉萍和他先生以及一歲八個月的小兒子跟我同行,我就不用擔心怎麼找到那裡,以及一個人怎麼吃得下了。

好吃真好吃,鐵板牛肉加上大把青菜,濃郁的牛雜湯配上當地人常吃的野菜,味道又甘又苦。一看到份量,我就很慶幸他們與我同行,否則我根本吃不完。不過在這裡有個小小的遺憾是,吃完要走出餐廳時,我看到應該是店主人和台灣水牛親切的合照,那一刻我心裡很難受,尤其知道這裡的牛肉就是台灣水牛,我很擔心我下次應該不敢來了。

玉萍一歲八個月大的小兒子叫小佾,他是個摩羯座,跟處女座是世交,所以雖然他剛看到我時哇哇大哭,但一起吃完牛巴達後,我們就有了交情,最後他決定跟我回璞石喝飯後飲料,當然我喝的是咖啡,他喝的是母奶。


這是玉萍的先生武訓正在沖泡耶加雪菲。武訓是個處女座,自從決定開咖啡館之後,不但潛心學煮咖啡,居然還考了一個廚師執照之類的東西。平平都是處女座,這就是為什麼我覺得如果不是其他星座扯後腿,原本我也應該是一個會煮咖啡會做菜的人的原因了,但現在變成這樣五穀不分,不知道是哪裡出了差錯。

為什麼要拍桌子中間的小石磚呢?其實桌子中間有個石磚挺美的,跟我讚不絕口的房間浴室地磚,同樣都是義大利進口的石材。但我要說的不是這個,而是玉萍說,有天他很好奇,這個石磚會不會有些是黏起來的,有些卻是沒有黏的?所以他把某個桌上的石磚拿起來,卻發現裡頭有個小紙條,上面寫著:「殺死這該死的寂寞和無聊。」之類的話,看來是某個客人留下來的。我覺得很有意思,也許把寂寞和無聊留在這裡,人就輕鬆自在多了。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