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0011275.JPG  R0011275.JPG  

這天來到嶗山,天氣晴朗。出租車師傅把我送到仰口風景區的入口,我面臨一個沒有選擇的選擇,是坐著幾乎沒有防護的纜車到山頂,還是步行上山?因為時間有限,再加上在入口收票的女士笑著但隱隱有些不以為然的說,前幾天有幾位九十歲的老太太還特別到這裡坐纜車上山玩爽呢。我遂下定決心克服懼高症坐纜車上山,一路我緊閉雙眼,幻想種種悲劇發生的可能,但當我的腳再度踏上土地,恐懼的浪潮如遠方海浪向後退去,一邊是高聳的偉岸山脈,更遠處則是海,我頓覺這裡好像是一個異次元轉換的入口,一邊是尋常人間,一邊是神仙鬼怪狐仙的世界。

 

嶗山在春秋戰國屬於齊國,齊人本好神仙方士,傳說幫秦始皇尋找蓬萊仙島的徐福,也正是在嶗山海外小島揚帆啟航,加上後來嶗山一直都是道教勝地,華蓋真人劉若拙、長春真人丘處機、張三丰都在此居住過,也因此嶗山至今留有太清宮、上清宮、太平宮等有著久遠歷史的道觀以及道教高人的遺跡。除了道教神仙外,嶗山也心懷開闊的接納其他鬼怪狐仙山野傳奇,蒲松齡在『聊齋誌異』裡就寫過「嶗山道士」、「香玉」等與嶗山相關的作品。而在嶗山裡頭的黃山村還有個狐仙洞,據說甚為靈驗,我曾在狐仙洞的山腳下遠眺,洞在雲深不知處,但是看到有些人帶著餅乾飲料往上攀爬,想來是大仙至今神威依然給力,照顧著虔信的人們。

 

在仰口山頂,我看到一個平滑的峭壁用各種字體寫著許許多多的「壽」字,因此也被稱為「壽字峰」。據說這是當代中國書法家集體的傑作。我在這各種壽字前面頗感眼花撩亂,但不敢說這是一個無聊的舉措,只能說這許多的壽字反映了中國自秦皇漢武以來追求長生不老的宿願,唐明皇也曾派人到嶗山採練丹藥,雖說人人終究必死,但相信一種美好的渴望還是令人開心的。

 

我決定步行下山回到仰口風景區入口。一路平整的石頭階梯閃現綠葉篩過的光影,巨大的寂靜將我包裹住,我想古代嶗山道士是否就在這寂靜的山中浪游修煉,直到突破人的皮曩所形成的侷限,而與天地合而為一。

 

下山途中到了太平宮,太平宮始建於北宋初期。當時開國皇帝趙匡胤希望嶗山道士劉若拙可以留在京城跟他談天論道,但劉若拙堅持要回嶗山,所以趙匡胤撥款在嶗山修建了太平宮、上清宮,並重修建於西漢時期的太清宮等道場。在太平宮門口我遇到一位道士,我想幫他拍照,他婉拒了。但我仍忍不住拍下他的背影,只因他的衣著和走路姿態似乎傳達一種把現實拋在外面而回到自己內在世界的感覺。

 

我覺得這就是嶗山給我最深的感受。這樣晴朗的白晃晃的陽光,你張目四望,一切都清楚明瞭,這是真實人間。但嶗山還有另一面,它似乎通到一個眼睛看不見的世界,天地留此山川,收容一切不被俗世了解的事物,像是孤獨的求道者,像是蒲松齡這種一生坎坷的落第書生,用文字編織一個絕美的世界來挽救自己人生的缺憾。離開仰口風景區之後,我急著到嶗山另一個風景區太清,因為太清宮裡有蒲松齡寫作『聊齋誌異』的一些遺跡。

 

嶗山的物產有三寶,嶗山茶、水果、水。在沿著海岸線的道路邊上,有著一些茶園,出租車師傅婉轉的建議我去買茶,我也婉轉的拒絕了。但師傅仍然買賣不成仁義在的幫我找到一個適合拍照的茶園,只是當他發現我相機的焦距對準的不是茶樹而是茶園中的櫻桃樹時,忍不住說了:「不喝茶,怎麼連茶樹也不認識?」我羞愧的看了他一眼,他也看了我一眼,然後下定決心原諒我似的說,我們還是早點去太清宮吧。

 

太清宮就坐落在海邊,這既是嶗山歷史最久的道觀,也是嶗山觀光客最常來的地方。進入太清宮裡頭,我看到三三兩兩的人群各自跟著自己的導遊,那些導遊叮囑他們一定要跟好,因為道教講究的是「不走回頭路」,所以走過的地方不會再走第二次。不知道這個典故是什麼?但我在太清宮裡其實很多地方來來回回走過幾次,我想這應該是說說而已,但我錯過出口而打算從入口處出去時,的確被工作人員攔住要我從出口出去,原因就是不能走回頭路。

 

遊客眾多的地方傳說也多,有些是自然生成,有些是人為編造而成,真真假假,平添不少旅遊的趣味。比如說,院子裡有一棵唐朝道長李哲玄種植的榆樹,因為樹幹彎曲有點像龍頭,所以稱為「龍頭榆」,傳說摸這榆樹可以受到護祐,所以很多人都在樹上大摸特摸,如果我是這棵樹,我就覺得難受死了,但是摸的人都相信心誠則靈,信了也就是了。

 

龍頭榆旁邊有蒲松齡的塑像,我信步走到後來重建的傳說是他寫書的一個亭子,緊鄰著就是那個傳奇的白牆。『聊齋誌異』裡有一篇叫做「嶗山道士」,寫的是嶗山道士穿牆術的故事。據說這個故事的由來是這樣,一晚蒲松齡在亭子看書或寫東西,有一個童子端茶給他,但月色依稀將童子身影映照在牆上,好像穿牆而過一樣,這給了蒲松齡靈感,寫出「嶗山道士」的故事。我正準備在這白牆拍照,卻看到一群又一群旅客蜂擁而入,不同的導遊跟遊客講述同一版本的故事。大意是說,傳說中人要穿牆而過不是不可能的,但有兩個條件,一是 一輩子不能說謊,一是一輩子不能做錯事。我聽了覺得非常有趣,因為這兩個條件在「嶗山道士」文中是沒有的,但中國人就有這個智慧將傳奇改編成警世格言。

 

走到著名的神水泉,中國人的現實智慧就發揮得更徹底了。只見神水泉裡有鈔票若干,神水泉旁邊的發財井則是布滿鈔票。其實神水泉之所以神,據說一在水質清洌,二在始終不乾涸,三是傳說可治療慢性病。但後來不知道為什麼變成可以求發財,是不是始終不乾涸讓人聯想到取之不盡的聚寶盆呢?我想嶗山神仙對人類旁徵博引的發財聯想,也是極為佩服的。

 

一生鬱鬱不得志的蒲松齡,在『聊齋誌異』裡用鬼怪精靈塑造了一個將「情」發揮到極致的絕美世界。就像在「香玉」最後寫的:「情之結者,鬼神可通。花以鬼從,而人以魂寄,非其結於情者深耶?」只要情之所鍾,人鬼可以打破其中的藩籬,但是蒲松齡一生無法打破科舉的桎梏,世人也無法捨棄求財求長壽的美夢,或許就因為人有著被慾望永恆綑綁的無奈,所以才會寄情於另一個虛幻的所在。

 

在太清宮裡我東找西找,始終找不到成吉思汗賜給丘處機的護教文和金虎符文兩道碑刻。後來一個小販指點了我,而我也不得不因此而走了回頭路,但我怎麼可能為了不走回頭路而錯過這兩個碑刻呢?就算不懂道教,看過金庸『射雕英雄傳』的人也應該知道丘處機,當我在碑刻上看到成吉思汗說:「真人到處如朕親臨」,真的有置身歷史現場的滿足感。

 

離開神仙鬼怪狐仙環繞的嶗山,我決定第二天到嶗山以北的田橫島。這是一個悲壯的島嶼,當年退守田橫島的齊王田橫被迫到洛陽見漢高祖劉邦,未到洛陽田橫自殺,在島上的五百將士聞訊也自殺以殉田橫。一九四九年之後,傅斯年到台灣擔任台大校長,還寫過一幅字「歸骨於田橫之島」,充滿江山變色只留一退守島嶼的淒涼意。

 

前幾年有一個集團將田橫島開發成旅遊度假村,而在此之前田橫島是一個比較落後閉塞的地方,居民靠著打魚維生。在民國時期,傳說田橫島更是土匪強盜的據點,不時四出擄掠行經膠東的富人。

 

我帶著對田橫島既悲壯又豪放的想像,從青島一路往北。接近即墨市田橫鎮時,天氣越來越陰沈。坐船到田橫島,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卻又好像到了另一個空間。這個空間不是嶗山那種人間與鬼神一體兩面彼此穿透的世界,而是這裡就像廢棄的遊樂場。上了田橫島碼頭,坐著當地居民的旅遊車,我到了所謂的度假村,除了一個在這裡晃來晃去的青少年,我看到的是關閉的商店,沒有人的游泳池,靜止不動的摩天輪,除了偶爾有像我這樣偶然跑來的遊客外,這個度假村可說一片空寂。

 

後來才知道,原本田橫島度假村真的吸引不少遊客前來,所以島上居民也過了幾年發觀光財的好日子。但後來開發的集團「沒有錢了」,度假村歇業,田橫島又回到灰姑娘的本來面貌,島上居民主要還是以捕魚為業。

 

我在田橫島深深感覺,淒涼、英雄末路莫非就是這個島嶼的宿命?短暫風光,留下的是繁華散盡人去樓空的悲哀充塞天地間。從田橫到田橫島的船白天只有一班,所以島上少數餐廳的工作人員必須等船靠岸時就到碼頭上招攬客人,這也是他們一天唯一有的生意。當下午兩點船隻駛離田橫島時,也帶走了他們一天的盼望。

 

為了不錯過開船時間,我早早回到碼頭。再度回想剛才在度假村、在有著田橫雕像的田橫頂,所感受的空無一人。而在這空無一人裡,我想像度假村曾經有的人聲鼎沸遊客如織,如果可以,其實我願意再次來到田橫島,這是另一種世界的盡頭,蒼涼空寂以最具體的方式呈現,這是一個被廢棄的樂園。


2011.10.26壹週刊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