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切只能說是太巧了。最近有個不熟的朋友C到北京,我們約了昨晚吃飯小酌。見面前他說,他還約了另一個在北京工作的朋友L,大家一起吃飯應該沒關係吧?我說,這無妨。往餐廳的計程車上,C說這真的很巧他跟L在MSN上討論地點時說了一句,我有個朋友最近在北京開了咖啡館。L說,咦,我也有個朋友最近開了咖啡館。後來果然沒錯,是同一家咖啡館北北庫。我聽了也很稱奇,因為北北庫也可以算是我朋友開的啊。後來才知道我跟L認識同一個人,那個人是他大學學長,卻是我研究所學長。

 

又去吃了我喜歡的涮羊肉。席間C說,他有時候到土耳其等地旅行,都敢吃他們的路邊攤呢。我說,平平是處女座,差別還真大啊。我是說,我一天到晚夢想闖蕩天涯,但最常做的事情,頂多就是騎騎腳踏車而已。這時我們說起C的生日跟我只差一天的巧合。過了一會,我問L是什麼星座,他說,我是處女座。我們都大吃一驚,後來才知道L的生日晚報一天,如果按照實際情況,我跟C和他的生日,正好連著三天。這真是太巧了。

 

飯後我們決定到鐘鼓樓中間的酒吧「腳下」喝酒。鐘鼓樓緊鄰後海,車過地安門外大街時,我不免又感慨了。我跟他們說,剛來北京的一兩年,我幾乎天天都在後海酒吧廝混,還有人封我為「什剎海傑出青年」呢。我想起了小尹,以及說這句話的阿美,尤其是阿美,我們真是太久沒見了。

 

最近天氣開始熱了,週四跟同事聚餐時喝了啤酒,感覺挺爽快的。所以昨晚我也大喝了啤酒。然後L說,我去法國旅行時去過一個朋友家……,我說,這個朋友是某某某嗎?他說,是啊。我說這真巧,他後來跟我的酒友LC結婚呢。他微笑說,我也認識LC啊。後來他問我認識某某嗎?我說不認識,但突然想到有天LC夫婦請客,有位從法國回來的朋友,於是我問他,那人是不是去過突尼斯?他說,去過啊。就是這麼巧。

 

然後C說,他最近非常奇怪,有些十幾年沒見的朋友,最近突然出現了。還有,像我跟他這樣十年前都彼此聽過名字的,居然這一年才見過,真是太奇怪了。我想這也真的是,像是小咪和水之松,水之松也是沒理由不認識,但的確是這一年多成為酒友的,小咪則是認識十幾年,直到這一年才如膠似漆的喔。

 

緣分真的很奇怪,好像撒一個網似的,等到過了好多年,才會顯現另一些連結,另一個圖案。當我和C感嘆當年居然漏掉這個酒友時,L突然如夢初醒般說,你說你之前在報社工作?原來就是你啊。難怪我一直覺得名字很熟。真有趣喔,本來只是看到名字,現在看到人。坦白說那一刻我真的有點百感交集,沒想到現在還有人記得你。也因此,雖然L屬於那種一大杯生啤酒就會醉的那種,但我也把他列入以後偶爾可以吃飯的朋友了。

 

巧合還沒有結束。我從洗手間回座時,聽到隔壁桌有人叫我,一看正是小尹跟阿美,我真的愣住了。我想三個處女座的魔法真是驚人,這附近酒吧這麼多,居然還能遇上而且正巧坐隔壁,真是太離奇了。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水之松
  • 酒後

    今天跟認識二十年的朋友慶祝生日。喝了很多酒。
    回來看到這篇文章,竟然哽咽。。。。。
    希望我們的友誼可以有另一個二十年!
    五一,你竟沒回來,很想你。。。。。。
  • 為什麼這麼感傷啊?你要知道,我在北京時,台灣的酒友都熱切等待我回去把酒言歡。不過一旦回去,喝得災情慘重時,恐怕大家都覺得相見不如懷念了。

    nightonearth 於 2009/05/03 18:3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