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03 Thu 2008 11:53
  • 短路

今天會寫的很短。主要是因為要說短路的事情,所以當然要寫得短。

之前曾經坦白過,我非常怕上廣播。昨天企畫同事又拜託我,上一個其實跟我關係不大的書的廣播,我一時射手發作,居然說出:「我寧願幫你洗腳」之類的話來,眼看其他同事表情愕然,我也非常羞愧。後來我改成「我可以幫你多找幾個名人推薦」來補救,心裡才比較好過一點。可是我也覺得很奇怪,我怎麼會說出「洗腳」這麼怪誕的詞彙呢?一定是被什麼附身了吧。

到了傍晚,我警覺到辦公室有一種騷動的氛圍。我問新上任的總編輯說,這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他低聲說,這是你喜歡的,會議室裡有酒可喝。我立刻到會議室去討酒,後來才發現這是本公司的新活動,每個小週末都有個快樂時光,編輯同事們可以一起吃吃喝喝,聊聊工作上的事情。昨天是第一回,冷湯帶了四瓶酒來,我們毫不客氣的都喝光了。

昨天的快樂時光很快樂,我收拾書包打算要回家時,總編輯笑瞇瞇對我說,你現在也覺得在出版社工作是不錯的吧?我還來不及回答,旁邊的塔羅王子就說,是啊,僅次於在酒店工作而已。

咦,為什麼我會有這樣的形象呢?昨天我有種夾著尾巴落荒而逃的感覺。

今天早上,陽光再度明媚,我搭上走北二高的907欣賞沿途風景。忽然旁邊有一輛卡車開過,先是看到樹根,然後是樹幹,然後是茂密的樹葉,我想這應該是有人買了一棵樹吧。然後我繼續看著山景,腦海中浮現出「不知道把這座山砍光,可以賣多少錢?」這樣的怪異念頭,我覺得這兩天我真的有點怪怪的。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冷湯
  • 四瓶本來是兩週的量,
    結果我低估大家了.....
    奇怪的是
    當我昨天聽到你兩提到酒店二字時
    我在心頭隱約覺得,
    我也好想在酒店上班!
    現在回想起來,
    感覺有點捉摸不著自己的心思.....
  • 沒想到大家好酒量,前三瓶是醞釀,第四瓶才酒興大發。那瓶金粉黛我沒喝,但其他的酒真是很不錯。

    這個活動真不錯,比在酒店上班好。至少酒客們說的話比較有趣。

    nightonearth 於 2008/07/04 13:49 回覆

  • riz
  • 啊...

    你講到洗腳的時候我只浮現你說的北京洗腳店XD
    想說可以減肥...那我覺得這個交換條件的確很不賴XD

    我也要轉到編輯部啦!!
  • 我也暗暗懷疑,當我說這句話時,也許潛意識裡是在懷念北京的洗腳店吧。

    nightonearth 於 2008/07/04 13:5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