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真的是一個不美好的早晨。昨晚喝酒,覺得頭有點昏時,便要大家趕緊撤退了。加上夠意思的陳同學也在座,他依照老習慣送我回家,所以一路並沒有發生驚險的事情。驚險的事情是發生在回家以後,有位朋友送我一盞燈,我又執拗的想趕緊裝好,於是燈罩就被我打破了,人喝多的時候,真的什麼事都不要做比較好。

奇怪的是,昨天大家旗鼓相當,我喝得不算多啊,為什麼今天早上頭痛欲裂呢?更不美好的是,當我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對講機卻突然響起,管理員通知我瓦斯公司要來換表,而且工作人員已經在電梯裡了。我只好勉強起來迎接這個十年一度的換表大事。想想,居然在這裡住了十年了,真是不可思議啊。

換完表之後,我決定還是躺回床上去,卻莫名其妙的想到「欲望的權利」。我想的是,人年輕的時候總相信黑與白之間有許多灰色漸層,愛與不愛也是。現在卻覺得,有時事物並不複雜,就像你眼睛所見一樣的單純。所以我看這本小說的時候,心裡總要對這個年老的敘述者說:「他就是不愛你,他就是對你沒有欲望。醒醒吧。」也許作者所要辯證的「欲望」,有些也建立於此,不過坦白說,人總是討厭一廂情願的事情,而作者能寫出這麼厚厚一大本,還讓人愛不釋手的看下去,至少說明這是一本蠻好看的小說。

真的,如果我能早點頓悟愛與不愛之間沒有漸層這件事情,也許不快樂的時間會少很多,但誰知道呢,誰知道是不是正因為自己也曾經走入這個欲望的辯證,愛與不愛的迷宮,在這裡反覆思索,而逐漸形塑出現在的我呢?我討厭現在的我嗎?其實比起以前來我更喜歡現在的自己,喜歡自己在經由挫折、失敗後,累積的一點對人與自己的寬容。

昨晚在DIMMER續攤,我很高興他們已經原諒我上次的窘態,人寬容一點真的是比較好的,我就因為他們的不計較而感覺很高興。

不過昨晚我還是有點小遺憾。在公司附近的「五號公園」用餐時,我帶了一瓶在辦公桌底下放了一陣子的勃根地白酒,這瓶酒原本想送給幾個朋友品嚐,沒想到他們居然因為開瓶費(或者是因為我不能出席而覺得不好意思喝我的酒呢?)而婉拒了我的好意,昨晚喝這瓶酒時,發現這瓶酒真的很好喝,有濃郁果香又微帶甜味,我心裡居然惆悵起來,唉,這麼好喝的酒為什麼不喝呢?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寶姐
  • 咦!版主開戒啦?<br />
    那趁你要上京前,<br />
    我們再去小酌一番吧。<br />
    我家的燈泡都換好了。
  • nightonearth
  • 敬愛的寶姐:小酌當然好,但最近真的很怪,喝多喝少第<br />
    二天都會頭痛,現在想到就怕怕的。
  • yc
  • 親愛的,<br />
    我們是不想看你這樣借酒之名、胡亂花錢啊,<br />
    想想這些年如果省下這些酒錢,<br />
    你不該住在汐止,應該要住進帝寶的......<br />
  • nightonearth
  • 嗯,如果加上三毛虎哥,加上小河流,我們三個人的酒錢<br />
    ,的確是夠和樂融融的一起去住帝寶的,唉。<br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