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很多年前,有一個新朋友見了我,他笑瞇瞇的對我說:「你看起來好像剛洗過澡的樣子。」我往好處解釋,當時還算清純,可能是說我看起來還算白淨的意思吧?

沒想到,幾年過去了,有回和幾個朋友在Dimmer聚會,一位老朋友也笑瞇瞇的對我說:「你看起來像剛吃飽的樣子。」唉,這是多麼令人傷感的事情,不幾年,就從剛洗過澡變成剛吃飽了。以前上學的時候,看到宋明諸儒討論「氣」、「質」的問題,我學姊看看我的樣子以及和小時候照片的差別,也喟然長嘆道:「原來氣質真的是會變化的」。

不過,事情真的很奇怪,今天我拿到驗血的所有結果,我本來很擔心會有甲狀腺的什麼問題,這樣既不能喝酒又不能喝咖啡,還不能吃海鮮,簡直就像帶髮修行一樣。結果我所有的數據非常正常,只有一點,嗯,營養不良,這是不是太奇怪了,我這種看起來老是吃飽飽的人,怎麼會營養不良呢?

看來「夢裡唱歌」對生病的人來說果然是個吉兆,雖然感冒的表徵千變萬化,現在已經進展到耳朵痛和眼睛腫了(我照了鏡子,發現自己長得跟土撥鼠很像),但是既然結果正常成這樣,我的同事都拒絕再聽我關於病痛的任何抱怨了。

雖然對我關於感冒的陳述嗤之以鼻,但還是殷殷勸慰我應該多吃牛肉,這樣對我的營養不良是最有幫助的。我想起京都十二段家的牛肉火鍋,也覺得事已至此,健康為大,我也只有恭敬不如從命了。

其實我很想寫些關於「風土」的感覺,但因為頭疼的厲害,所以感覺很難表達清楚。前些年到北京來時,不管是夏天的燥熱,冬天的酷寒,我都並不畏懼,甚至有位高人還說,每年秋風一起,我就該去北京了,否則這樣對我的身體也不好。當時我的理解很膚淺,還以為我在台北夜夜笙歌,待久了對我的健康並不好呢。

當時我覺得自己跟北京的確是有些夙緣的。從去年開始,我開始會畏懼冬天的強風,也總是會擔心大大小小的感冒,這讓我想到是不是跟北京緣分已盡呢?

想到柏老師都已回美國了,露意莎不久也要離開,我對北京的感覺也越來越淡漠,雖然現在西進的人有增無減,但我是否要反其道而行呢?感覺我已不適應這裡,這好像是我的身體比我的心裡,更早發出的警訊。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CafedeRiver
  • 好酒正等著版主返台享受,<br />
    昨天跟朋友聚會喝多了,<br />
    所以好酒得幸還留著!!
  • 小史
  • 哦<br />
    你要到京都過年啦,忽然想起上回你跟我說過京都鄉野會聯想起苗栗的樣兒<br />
    年紀越大,我越喜歡苗栗,或是說越愛揣想起小時候的田舍美好<br />
    大灶生起火後的煙霧緲邈跟一屋子雞湯燜筍的濃<br />
    忽然十分想念.......<br />
    還有我姑姑會做兩大桌滿滿的年菜<br />
    以及令人流口水的蘿蔔糕紅豆糕鹹肉糕還有炸到恰好的開口笑<br />
    <br />
    當然苗栗現在一定不是長這樣兒的<br />
    但觀音廟土地公廟城煌廟等等的各處神祇<br />
    總是給遠遠的我很大的安心和寄託<br />
    <br />
    希望家鄉的神明也都保佑你感冒快好吧:)<br />
  • nightonearth
  • 河流兄:感冒未癒,看來最近是喝不了你的紅酒了,<br />
    不好意思要你們等我從京都回來再嚐,只好自己放棄<br />
    了。殘念。<br />
    <br />
    小史:我最為疑惑的是,你的姑姑不就是我的嬸嬸乎?<br />
    我印象中怎麼沒有嚐到他的手藝呢?到底是我健忘,<br />
    還是你還有其他姑姑呢?京都像我小時候的苗栗,現<br />
    在的苗栗早已變樣,反而是千里外的一個城市,卻保<br />
    留了它以前某個的樣貌,滿足了我的回憶,這也是我<br />
    總是想去京都的原因之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