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這個城市裡,許多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南方安逸的故事,不管是自己的還是別人的。

第一次到南方安逸,應該還是學生的時候。有天到台北來,一夥人吆喝著到南方安逸看看,這個主意可能還是我提出的,因為我在報紙上看到一篇介紹,說這裡的酒保可是台灣「第二」厲害的,我一向對美食情報留意有加又通常深信不疑,因此很想去見見世面,幾個人討論後決定採納我的意見,先到南方安逸坐坐,然後再去中興百貨看電影。

到了南方安逸,我先看看酒單,發現最厲害的調酒裡,有一道「酒國英雄」,對於酒我藝不高卻膽大,於是我就選了這一種,我還記得那個杯子挺奇怪的,好像是骷髏頭造型。一杯喝下來,那個大鬍子酒保甚表嘉許,他說,這杯酒有三瓶紹興的酒精量,然後他指指吧台說,很多人喝完之後,就從吧台的椅子上滑下來,我聽了也甚以自己的酒量自豪,不幸的是,過了二十分鐘後,我們正驅車往中興百貨的路上,我已經昏沈到不辨東西,只能早早回去就寢。

現在回想起來,難怪我對在南方安逸喝長島冰茶的印象不深,因為我記得的一些片段,跟其他酒的關連甚大,但跟長島冰茶的關係甚小。

我記得,當年我剛開始對紅酒感興趣的時候,一直以為喝紅酒,就是幾個人喝一瓶,這也的確如此,不過我的意思是,每個人頂多喝兩杯應該就太多了,我不敢相信有人喝紅酒可以以瓶計算,現在回想當初純潔的自己,只能說,羅馬真的不是一天造成的。我第一次開了眼界是幾個人去當時在東豐街的「肥牛」吃火鍋,一進門就看到倪重華和一個漂亮美眉共喝一瓶紅酒,朋友中有人認識倪桑的就去跟他打招呼,有些男生可能還注意一下美眉,而我一向「急人所不急」的毛病又犯了,我盯著那瓶紅酒,敬佩的想,這兩個人好酒量,居然可以喝完一瓶紅酒。

當然「世界是平的」,別人可以做得到的你也可以做得到,有一天我也到了兩人可以喝完一瓶的階段,那時我心裡想,接下來要往一人一瓶邁進,恐怕就跟攀登玉山一樣困難,然而我又錯了,玉山並不如我想像的那樣遙不可及。

有一天就在南方安逸,我和某出版社的編輯聊天,我認識他時還沒到報社工作,因此彼此更多了一些朋友基礎,只是後來因為工作關係,往來就更密切了。我記得那天,他跟我提起他最近到美國西岸住了一陣子,還到了幾個酒莊,我覺得他說的一些內容跟我那幾天在中晚副刊看得津津有味的酒莊之旅文章很類似,後來才知道,原來他就是作者,頓時讓我敬意油然而生,然後他又提到最近在編一本書,他跟我說了一下內容,我覺得很好玩,尤其關於偵探是酒鬼這件事情,這本書日後出版了,就是卜洛克的「八百萬種死法」。

然後就在這個第一次聽說卜洛克的值得紀念的一天裡,發生了另一個值得紀念的事情,也就是不知不覺中,一瓶紅酒居然喝完了,我們對看了一眼,然後很有默契的說,再來一瓶吧。第二瓶到底有沒有喝完我已經不記得了,記得的是那時住在伊通街,計程車不過直接從新生南路往北走也就差不多到了,可是在這短短的路程中我心緒起伏,感覺自己的喝酒生涯展開了新的一頁。

南方安逸既然是這麼多人喜歡去的地方,所以有人在這裡認識,有人在這裡分手,或是有人在這裡拍婚紗照,都並不算稀奇,寫到這裡我突然想到,實在應該建議報紙副刊做個專題:「我如何在南方安逸認識我的情人」或是「我們就在南方安逸分手」,這樣也許大家都有一些苦水要說,應該挺受注目的才是。

我並不打算野人獻曝,但可以說說我曾經歷的最驚悚的一次經驗,這其實是我朋友的故事。有一天,我那性格剛烈的朋友要我們一群人陪他到南方安逸藉酒澆愁,原因是他的情人最近有了新歡,讓他非常痛苦。於是一群人便浩浩蕩蕩的來到南方安逸,大家說些自己都知道毫無幫助的蠢話,而我那個朋友也是又悲又喜又哭又笑,悲和苦很容易理解,喜和笑當然也就是強顏歡笑了。過了一會,突然進來兩人,氣氛一時凝重起來,當時我還沒有進入狀況,然後有人耳語傳訊:「那個人就是他的情敵」,這下我也知道事情嚴重了,我不禁想到「北非諜影」裡的經典名句:「這個世界有這麼多酒吧,他為什麼偏偏要到這一家?」看得出來,這個情敵的心情也不太好,所以也是找人來喝酒散心,過了一會,可能有人勸他先走,所以這兩個人也就先走了。本來我還以為就此化解危機,沒想到兩人在門外拉拉扯扯,我們這裡其實有人是兩造的朋友,於是出去瞭解狀況,才知道對方想來跟我這個朋友「說清楚」,幸好最後終於被勸走了。當時我真的嚇出一身冷汗,很怕他們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第二天大家都上了社會版。不過沒多久,俗語說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我那個朋友便找著了一個靈魂的伴侶,從今以後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說了這麼多南方安逸,卻沒有提到偉大的酒保顯然很不應該,但我相信他一定寧願我「沈默是金」才對。但還可一提的是,有回我跟他說,聽說他是台灣「第二」厲害的酒保,他故作沈思狀的說:「那第一個在哪裡?」的確我一向不求甚解,所以始終也沒搞明白,當時報導為什麼說他是「第二」厲害的。不過,在我開始喝葡萄酒之後,基本上我已經完全不喝任何調酒,惟一的例外是他調的「神風特攻隊」,我記得當時他建議我喝這杯酒的時候說:「這是伏特加萊姆的豪華版」,過了幾年這句台詞又改成「伏特加萊姆的精緻版」,從此這杯酒而且是他親手調的酒,變成我惟一會喝而且還會極為想念的調酒,至於之前的長島冰茶,早已變成歷史陳跡了。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afedeRiver
  • 峰迴路轉的南方安逸故事,<br />
    可惜小河流不是文青,<br />
    聽說江湖上有此一號地方,<br />
    但未曾探訪.<br />
    伏特加萊姆,<br />
    那是一段青春的記憶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