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21 Wed 2006 14:26
  • 夢想

已經是十年前的事情了,我跟不同的朋友也說過很多次。九五年的時候,我有個搞攝影的朋友,他突發奇想,找了五十個人,不但幫他們拍了照,還要他們對著錄音機,想像自己十年以後,會在哪裡,會做什麼?他打算十年以後開個展覽。幸好,我這個攝影家朋友,這些年賺足了錢,變本加厲的過著他很喜愛的布爾喬亞生活,大概也忘了十年前那個計畫,否則如果現在真要開展覽,我一定會找他拚命的。

昨天和一個同事聊天,他一直打算在台北開個咖啡店,之前我很不解,但因為最近老是有人鼓勵我在北京開個白天賣咖啡晚上賣紅酒的小店,因為說得人多了,我也從完全排斥,想到這其實是很好的消遣,所以心思也活動起來。昨天我鼓勵那個同事好好開咖啡館,累積經驗後,我們可以在北京合開一個,對於在北京開店他好像興趣缺缺,不過說起要在台北開咖啡館,他很嚴肅的說,我會的,這是我的夢想。看著msn上的字,我有點楞了一下,因為我好久沒想到夢想這件事情了,也因此我想到十年前這件往事。

我害怕他開那個展覽,不是怕說出自己當年的想像,因為我自己待會就會寫出來,而是受不了自己那個心無大志的蠢樣子。

我小學四年級的時候,我那個和我同年的小表哥,就垂詢過我未來的志願,當時我隨口說,我要當個詩人要不就是記者。沒想到我小學四年級就有算命的天賦,後來我也的確實踐了其中一個志願。我不知道對於我那一代喜歡文字的人來說,他們是怎麼想像自己未來要做什麼的?但我很早就想在媒體工作,甚至還不是想當記者,而是個小編輯,嘿嘿,現在說出來不怕人家笑,其實很長一段時間,我最嚮往的工作是人間副刊的編輯。

報禁開放後,報紙的版面增加許多了,原先純粹由副刊承載的功能,也分散到其他衍生出來的版面,像是開卷等等。九五年,也就是那個攝影家朋友要我說出想像十年後,我會在哪裡,會做些什麼時,我剛進我夢寐以求的那個報社,剛跑著我很喜歡的一條路線,在說了這個背景後,我希望大家不會嘲笑我當時的答案,我當時吞吞吐吐的說,我想我十年之後,還是會在這個報社吧。

當然人生的變化是很多的,正好我們要遇到台灣社會與媒體環境急遽變化的時候,你勢必有天會改弦易轍,決定走一條不同的路,這是很可以理解的,問題是你的夢想在哪裡呢?

昨天我另一個同事也提起,十年後自己想要做什麼這個問題,我感覺這樣一個十年後的圖景,其實始終牽動不同世代的人,在某一個點的時候,這個問題就會冒出來,而所謂「十年後」其實只是用時間的方式問了一個問題,你的夢想到底是什麼呢?

這幾天,我一直在想一件事,會什麼我在小學四年級的時候,夢想都可以是清晰的,但是到現在,我卻始終充滿疑惑呢?我應該要好好想想這個問題,到底我的夢想是什麼?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CafedeRiver
  • 小河流向來胸無大志,<br />
    但是在北京開間咖啡廳兼紅酒吧應該是不錯的好主意,<br />
    小河流參一腳!
  • nightonearth
  • 說來真是讓人喪氣,我現在才知道,我的眾好友們對我最大的期許就是去賣紅酒,難道他們不知道喝紅酒和賣紅酒差別很大<br />
    嗎?不過,作為資深酒友,我去賣紅酒一定會把你拖下來,我想你一定比我更有做生意的眼光。
  • light
  • 雖然喝紅酒和賣紅酒差別很大,<br />
    不過,會喝才有賣的可能呀。
  • nightonearth
  • 先說一個小故事。兩個月前,我去朋友家吃飯,帶了三瓶半紅白酒,心想幾個人喝綽綽有餘,沒想到(我們)尤其是我,不<br />
    但把這些家喝完了,還把別人家裡的存酒幾乎全數殲滅,看了這個小故事,你們還放心讓我賣紅酒嗎?此致light,以及那些<br />
    說要當我股東的人。<br />
    <br />
  • 花栗鼠
  • 昨天幫朋友算命<br />
    她其中也問了<br />
    如果改行去開咖啡店可行嗎<br />
    <br />
    我立刻警告她說<br />
    問這種問題<br />
    恐怕這會出現三張壞牌中的一張<br />
    <br />
    果然她一抽就是惡魔.......<br />
    (結果慘遭眾人恥笑......)<br />
    <br />
    (阿姐三思啊~~~~)<br />
    (我可以想像板主開了酒店之後,結果天天請人喝酒被喝垮的狀況...)<br />
    <br />
  • nightonearth
  • 花栗鼠:還是你瞭解我,幫我算塔羅算多了,我想你只用小拇指想,也知道此路對我相當不通啊。
  • 好心地
  • 原來不只只有我, 把夢想忘記在半路上....<br />
    <br />
    近來的夢境很多, 但都是白天情緒的渣滓,<br />
    希望夢可以有建設性一點,<br />
    給一點暗示或提醒吧
  • nightonearth
  • 好心地:我最近格外覺得,以前的夢想容易具體,但現在的夢想很容易崩裂,也許就跟夢境一樣破碎吧。不過很奇怪,我的<br />
    夢經常可以跟現實狀態呼應,不是預言什麼,而是那種感覺很接近,也許夢是另一種現實也說不定。
  • Iris
  • 讀到這一大篇"十年前"的此刻<br />
    正正好是我的結婚十週年紀念日<br />
    忍不住想要告訴當年在結婚證書<br />
    證人欄上蓋章的你<br />
    十年來第一次<br />
    我希望回到那一天 重新開始
  • nightonearth
  • 親愛的Iris:此刻我不禁手在發抖,一來,我完全忘了我還是你結婚時的證人,二來,你說回到那天重新開始,這到底表示<br />
    結婚是好呢?還是不好呢?不過不管怎樣都沒關係了吧?至少還有一個寶貝兒子啊。
  • wudayy
  • 我只要不要十年以後還在寫這篇論文就好了...
  • nightonearth
  • wudayy :我相信十年後你早已寫完這篇論文,但你一定還在寫其他論文。加油。<br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