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03 Mon 2010 14:27
  • 推拿

在大陸待過一陣的人,可能多少都有洗腳或按摩的經驗。我的朋友小孫住在上海,每回有朋友到上海,他總招待一頓按摩,去他常去的店家,找他熟悉的師傅。我也曾因此去按摩幾回,感覺非常舒服,有一回還趴著差點睡著,感覺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在北京我偶爾倒會自己去洗腳,累的時候,腳底按摩還是有消除疲勞的功用的。但是,我這些按摩洗腳的經驗,跟我最近遇到的陣勢比起來可真是小巫見大巫了。我剛搬到一個新社區,而在還沒搬完之前,就聽鄰居寶寶說,這兒有一個按摩的好去處叫「恆春足道」,為什麼取名恆春呢,因為啊,老闆一看「海角七號」就喜歡到不行,所以他雖然既不是台灣人又沒去過恆春,還是把店名叫做「恆春足道」了。根據寶寶的專業判斷,這家按摩師傅是挺厲害的。


去年九月我搬完家那天,立刻就去恆春足道報到,找的也是寶寶推薦的師傅,因為時間太久,我已經忘了舒服與否這件事了,只記得當天晚上按摩過的地方一片疼痛,我差點還痛得失眠了。

過了七個月,我回到北京。趁五一假期期間,我決定去按摩一下,我覺得不管幾個月來的忙,前陣子的病,都值得讓我的身體好好調裡一下,所以我就忘了之前的疼,勇敢的去了。

我的天,真不是普通的痛。我是那種從小打針從不呼天搶地的人,疼痛對我來說,應該還是有相當的忍受度吧。但是這種痛真的非比尋常,不論按到哪裡,我都唉唉叫,連師傅都很無辜的說,我都沒用力呢。後來又說,痛就是不通,你的經絡實在是太不通了。

在這痛苦煎熬的過程裡,我努力想著畢飛宇「推拿」裡的情節,這本小說大概是我去年看到最好看的小說之一,我邊看時還邊嚮往哪種按摩時,師傅可以擺平你糾結肉體恢復經脈順暢的大同世界呢。怎麼實地體驗,簡直像是酷刑一樣,莫非莫非我的經脈已經亂成一團了?

在一個半小時的按摩時間裡,最後我痛到我覺得我的身體沒有靈魂只是一團肉塊,就像麵粉一樣,在砧板上被隨意揉捏。我也失去了廉恥之心,當他按摩我小腿時,我只顧抵抗那種痛,而毫不在意我的腳尖到底觸及師傅什麼部位,總之我已經失去萬物之靈的那種靈,只剩下身體的痛覺了。

直到現在,已經過了兩天了,我摸起我的背,還有一種因為痛而產生的鈍感。更奇怪的是,我已經計畫下個禮拜也許可以再去按摩一下,我不認為也許是師傅的手法不對所以導致這麼痛,雖然等到寶寶回北京時,我也打算問問他,是不是也有痛得死去活來的經驗。最重要的是,當這個痛的感覺慢慢減緩時,痛讓你真切感覺身體是存在的,這種存在感讓我開始想要騎自行車鍛鍊身體,我覺得一個人對自己的身體有沒有感覺,應該會決定他所採取的生活方式吧。人還是要善待自己的身體比較好,因為人身難得啊。

還是無法上傳,所以就只好請上稿達人Light幫忙了。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ean
  • 只能說:請好好保健(不敢言"重")!
  • nightonearth
  • 不需保重,體重已經有增無減。但是保健的確是必須的,我真厭惡氣若游絲的自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