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老王的三重奏Trio試賣以來,本人幾乎每隔一天就去捧場,這星期雖然怠惰一些,但我想出席率也應該算是名列前茅的。

 

我對老王有種特別的迷信,總覺得兩岸三地沒人調的酒比他更好了。每聽此言老王總要表示一些謙遜,這時更彰顯出他酒國前輩深不可測的風範。但是,三重奏開幕以來,我突然隱隱有種感覺,也許老王的謙虛不見得是謙虛喔,江山代有人才出,當他找來CodyAllen兩名帥氣又調酒技巧精湛的酒保時,他也就順水推舟的享受他所說的身為一個「老鴇」的爽快了。

 

以前Allen調的酒我比較熟悉,但是最近我卻成了Cody的粉絲。這個變化來自一夕之間,有回去得太晚,酒過三巡後,樓下必須要打掃整理了,我們只好坐到樓上由Cody幫我們服務。他調了一杯由新鮮葡萄汁、白酒、伏特加混合在一起的酒,好喝到不行,剛開始你以為喝的是現打葡萄汁,然後酒意順著血液開始擴散,這時候你知道,你開始有感覺了。

 

這杯調酒讓我驚豔。後來跟朋友去三重奏時,在樓下喝了一些紅酒,我們又移位到樓上吧台。當晚老王展現了老闆的豪氣,請我們喝了不少酒,還由老王和其他兩位酒保來PK一番,真是無比快樂又喝得很盡興的一晚。第二天,一位朋友怯生生的問我,當晚他到底付錢沒有?另外一個朋友則說,他終於知道達利的畫是怎麼畫出來的。而我呢,我記得三位調的酒都很棒,但我印象尤深的是一杯名叫Cody二號的酒,到底基酒是什麼,我已經忘記了,但我們三人輪流喝了都連連叫好,這杯酒成了我最近的夢幻之酒,一直想著哪天要比較清醒的好好再喝一次這杯酒。

 

在老王開這家店之前,我一直幻想著要把這個地方當成回家的中途站,就像當年的南方安逸和前藝術一樣。但這前幾天連續的酒局後,我休息了幾天,昨天下班時還考慮了要不要一個人去那裡喝酒,後來就覺得還是回家看小說好了,我覺得差別在於,以前到酒吧多少有點排遣無聊的意味,現在呢,有時感覺的孤獨既不想讓人看見,甚至不想和人分享,於是到酒吧就成為一件因為快樂而去的事情,而不是去尋找快樂的事情,我想這樣喝下的酒,也應該會更好喝才是。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阿咪
  • 哎呀,看妳寫的,害我口渴了,嘴饞了。
  • 唉,最近在吃中藥,好一陣子不能喝酒,我發現這兩天我把對酒的熱情轉移到烤魚身上去了。周末到超市,差點買條魚回來,後來想到家裡沒有烤箱才作罷。也許這就是上帝關了一扇門,就會開一扇窗的道理吧。但是,為什麼是烤魚呢?狐疑中。

    nightonearth 於 2009/10/26 19:15 回覆

  • jean
  • 哪裡有好烤魚呢?
  • 說起烤魚,根據酒國大老T大的看法,位於兄弟飯店的本多,應該是北市之最。我昨晚經過大戶屋,也吃了一個烤花魚套餐,三百多兩銀子,不是非常好不是非常貴,偶爾解饞倒是可以。

    nightonearth 於 2009/11/04 12:5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