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經在伊通街住過一段時間,那裡有一家很老的餐廳,偶爾中午去會遇到隱地,他似乎經常來這裡喝咖啡。有一天他在某記者會上致詞,大意是說,他覺得很快樂的事情,是能找一個喜歡的咖啡館,然後跟老闆一起變老。

 

前幾天我問咩仔,看到朋友們越來越老是什麼感覺?他說,就像大家說好了一起化老妝一樣,但是喔,這是真的,可不是在化妝呢。

 

這次去上海僅有的一晚裡,我想一定要把三毛虎哥和愛麗絲抓出來喝酒,唯一的障礙是,我如何勸老闆維持早睡早起的習慣,這樣我就可以在他睡著後偷溜出去。這個心願完成了一半,因為吃完飯後,他說不妨找他們一起續攤,所以就變成一群人喝酒,最後老闆果然體力不支提早離席,於是我就如願的跟他們一起喝酒了。

 

老闆在的時候,我和三毛虎哥各喝了很像可樂的長島冰茶和生啤酒,三毛虎哥不知為何放棄了他的強項威士忌,而我是因為覺得這裡紅酒又貴又不好,所以乾脆喝調酒,但是這番爛酒喝下來我真有一起淪落風塵之感,還好地方甚為不錯,感覺就還行。

 

等到老闆走了之後,我磨刀霍霍想要再喝一些,沒想到三毛虎哥又點了一杯生啤酒之後,就表示他不行了。愛麗絲曾經做過把伏特加藏在他家衣廚的愛酒事蹟,但在喝了一杯瑪格麗特和一個有點可疑的飲料後,他也表示不行了。我想到明天七點要起床,不禁也覺得自己有些不行了。

 

這多麼令人感慨。這是寫過台北酒吧地圖,曾經夜夜笙歌的三毛虎哥嗎?這是曾經帶我們不時去Gay Bar廝混的愛麗絲嗎?說來很巧,我跟三毛虎哥、愛麗絲以及安公子都是同年出生,所以坐在一起我感覺格外溫暖,好像什麼都不用多說,一切都可以互相瞭解一樣。

 

我想起上次寶姊說的舊貨派對。一群人好像就這樣慢慢的往老的一端走,但跟他們坐在一起時,倒也真的很開心,雖然想起以前喝酒的爽快,不免對現在有些感慨,可是就因為以前的瘋狂,反而感覺起碼沒有虛度那些快活的日子,這樣一想倒也沒什麼遺憾了。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水之松
  • 奇怪呢!

    怎麼這篇文章看起來,你是跟老闆同住一間房啊?
    為何要等他睡著你才可以偷溜出去?
    莫非是我解讀錯誤?
  • 你的疑問真是嚇死人。其實原因很簡單,他不休息就可能有事情找你,等他睡著了,不就可以爽快的喝了嗎?

    nightonearth 於 2009/06/03 12:57 回覆

  • 寶姊
  • 你真幸運,有個會累會想休息的老闆,
    我的老闆幾乎都不睡覺.................
  • 唉,早睡就會早起。偏偏早起是我的致命傷,真是有一好沒兩好。

    nightonearth 於 2009/06/04 19:1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