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看一位大陸作者的部落格,他的正職可能並非所謂的文化行業,但卻寫了相當多國內外的書訊所以每天我總會打開來看一看。這一天發現他提到Leonard Cohen,倒讓我大為驚訝,我一直以為柯恩先生有著無人不知的江湖地位,沒想到在大陸的文學青年中,他還是一個陌生的名字。

 

不過有時候就是會這樣吧?你總是在不對的年紀裡喜歡上應該更早喜歡的事物。就像有一天我聽著Tom Waits的「Rain Dogs」,我也覺得時間錯位了,我應該在更早的時候喜歡他才對。

 

因為柯恩先生,讓我想到一件事情。那時候還在學校唸書,我把圖書館裡一些台灣現代小說大致都看完了,有些作家是我始終很喜歡的,李黎就是其中一位。我記得他有篇小說裡,女主角一直聽著珍妮佛‧華恩斯的一首歌「著名的藍色雨衣」,因為小說的情境,讓我對這首歌留下了印象。有一回大家一起到學弟宿舍聊天,學弟就放了一卷錄音帶給我們聽,我一看歌手的名字覺得有點熟悉,後來他鄭重推薦了「著名的藍色雨衣」,我才終於將兩件事情連結起來。這首Famous Blue Raincoat從此成為我最喜歡的歌之一。

 

可是那時我並沒有注意到這是柯恩的作品。我聽過珍妮佛‧華恩斯的版本,也聽過瓊貝茲的版本,在女歌手的詮釋裡,這似乎是兩個女人愛上同一個男人的故事,但是很久很久以後,當我聽到柯恩唱這首歌時,我才覺得之前聽這首歌有些怪怪的地方終於合理起來,因為歌詞的本意其實是兩個男人愛上了同一個女人。

 

當我看到電影「頤和園」時,我多少想到那時候在宿舍裡大家穿梭聊天的情景。其實那時候我非常封閉,遇到的一些有趣的事情,通常是朋友們提到的一些歌或一些書什麼的。反而是開始工作後,才會去找一些音樂來聽,至今我還很懷念和咩仔在淘兒音樂城找CD的那段時光。

 

多年後,有個機會採訪李黎。我跟他說,因為他的小說,後來我很喜歡「著名的藍色雨衣」這首歌。但是當我這麼說的時候,我覺得有種傷逝的感覺,好像當時的感動,也距離很遠很遠了。

 

有的時候,你覺得在不對的時候,有一些讓你撼動的遭遇。就像那些歌一樣,你會遺憾,如果更早遇到就好了。但這就是世事奇妙之處,如果更早遇到,其實你不會有什麼感覺,就是要在這麼遲的時候,你才終於看見了。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cc
  • "如果更早遇到,其實你不會有什麼感覺"

    還好終於有感覺了。

  • 我現在在聽我很喜歡的女歌手Tori Amos唱這首歌,其實今天下午已經聽過無數遍了。這時我感覺所謂的回憶不是一成不變,而是可以不斷的增添,像抹上層層的油彩一樣。

    因為坎城影展,我還想起伊莎貝雨蓓,想起當年看「編織的女孩」、「我們之間」的情景。雖然後來也看了一些他的電影,但印象最深的始終是這兩部。今天上網找了一下,發現他還有很多很棒的電影是我沒看過的,真想找來看看。這就好像在對的時候認識一個人,不同階段看到他都有不同感受,也許我們就可以這樣一同老去了。

    nightonearth 於 2009/05/25 17:31 回覆

  • lotus
  • 啊 編織的女孩

    啊 編織的女孩 我多喜歡這部小說啊
  • 真的嗎?有時喜歡的電影,我反而不敢看原著,既然你這麼推薦,我想還是可以找來看。

    另外今天發現,寫過「灰色的靈魂」、「林先生的小孫女」這位法國作家,居然執導了一部電影「我一直深愛你」,這電影我看過,但完全沒把導演和作家聯想在一起,電影還算不錯看。

    nightonearth 於 2009/05/29 15:23 回覆

  • 露易莎
  • 親愛的﹐我七月要來北京﹐你是不是還在台灣﹖我也跟沈公打了招呼﹐說要請他吃飯。你可以問他現在我在什麼單位。你在的話﹐我們要鬼混啊。你手機是不是沒變﹖

    那天我在地鐵站發獃﹐突然看到廣告看板上﹐柯先生的音樂會夾在一堆其他人的預告裡頭﹐想到你和台北的夜巴黎﹐都是特迷他的。他在美國到底出不出名啊﹖我是音樂白痴﹐一概不知﹐只記得以前的室友狂迷早先的John Coltrane。
  • 親愛的,你這死沒良心的,沈公已經把你的信轉給我,告知你七月要到北京的消息了。不過比起那個說七月要到北京,現在不知道鬼混到英國還是法國的柏老師,你又算是好的了。我應該是七月二十幾日要到香港,之前應該都在北京,手機沒變。

    老柯在美國應該有很多粉絲罷。John Coltrane的CD我買過一張,現在沒太多印象,好像覺得太甜了,我哪天再來聽聽看。

    nightonearth 於 2009/06/14 15:21 回覆

  • 露易莎
  • 冤枉啊﹐我怎麼能算沒良心﹐給你寫電郵你沒回過啊。倒是沈公很給面子﹐大概因為我跟他老人家比起來還算水嫩之故。

    柏老師實在逍遙﹐我眼睛燒得既紅且綠﹐鑲寶點翠的。(外國人嫉妒眼睛發綠。) 怎麼也沒人來管管啊﹐哪有人可以先走京都再逛普羅汪斯的啊﹐沒天理了﹗
  • 有嗎有嗎?我收過你電郵?不過坦白說,這真是我的壞毛病,郵件沒有立刻回,就會立刻忘記。有位出版界長輩,以往寫完編輯方面的文章時,都會特別惠賜一信,但現在也把我列為群發名單中了。看來我比我想像中不可靠。

    先去京都再去普羅旺斯?我怎麼記得是先走英倫再走普羅旺斯?不管怎樣,這種行徑真是神人共憤,令人髮指。

    nightonearth 於 2009/06/15 12:28 回覆

  • 露易莎
  • 我延期了。风声鹤唳, 还是年底来好了。你什么时候回台湾?我可能要去出差,抬头不见低头见。
  • 我在台灣可能會待到八月初吧?中間有幾天會到香港。回到台灣可要有心理準備,最近熱得會出人命。

    nightonearth 於 2009/07/16 15:3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