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來破題好了。昨天晚上跟幾個台灣朋友到一家日式燒烤居酒屋。這家店似乎成了台灣人的小據點,一進門就看到做唱片的小Y,熱情招呼後,坐在我們隔壁桌的是台灣電視媒體駐北京的記者還有節目主持人,就連不認識的一桌,也不時聽到,他老婆是宜蘭人啊什麼的,總之我立刻感覺這是許多人下班後想來找朋友、喝酒,就會不約而同出現的地方。

 

小Y對於歌詞背後的故事很感興趣,一直很想採訪那些做詞人,到底是在什麼情況下,寫出這些歌詞的呢?他一直提到「會呼吸的痛」這首歌。我們桌上每人一杯生啤酒,煙霧瀰漫,喝完第二杯生啤酒時,我感覺略微有點醉意,因為酒精而莫名其妙的興奮,於是我勸小Y不如先念念歌詞,免得讓我們太好奇,不過看到我們如此好奇,他反而擔心讓我們失望了,所以堅持不肯。今天我聽著這首歌時,的確在想,似乎不是太有共鳴,不過如果是昨天晚上帶著酒意聽歌詞或小Y清唱的話,也許感覺會更好也說不定。

 

我平常不抽煙,如果在酒局裡我開始點起煙來,那無庸置疑的,我已經喝醉了。昨天雖然啤酒、清酒分別上桌,但是醉意只有一點點,可是我還是跟他們要了煙。其實是這樣的,有次看了一部電影,電影很壓抑,唯一比較愉快的是,看到男主角點煙的時候,從那時起,我從不存在的煙癮就偶爾會發作,但也只是想想而已。

 

經過多年晚上足不出戶的生活,我發現在我不留意間,到北京的台灣人已經多到隨處可見。不過我想過幾年後他們會跟我有同樣的困擾,也就是到底好玩的酒吧在哪裡呢?小Y說我們應該組成一個類似家庭聚會的團體,大家定時聚聚。問題是在哪裡呢?現在北京找不到可以用合適的價錢喝紅酒的地方,所以小Y把腦筋動到居酒屋老闆身上,他認為這個地方挺舒服,只要多了紅酒,一切就更好了。

 

S爺比我早來北京,他覺得我們找不到好酒吧,是因為以前北京的味道正在慢慢流失。我以前始終有這種感覺,但我現在已經決定停止這種感覺了,我多少有點厭倦那種活在過去的感傷了。

 

昨天抽了三根煙。早上被老闆的電話吵醒後,開始喉嚨痛,我覺得自己很無聊,突發的煙癮又突發的消失了。這幾年在家裡看書、看電影、聽音樂時,我總不免懺悔以前在台北時,晚上經常在酒吧廝混的景況,所以那時的感覺像在補課,不過我現在覺得出去走走也好,人還是很有趣的。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果
  • 初看標題,心想,糟了,版主症頭不少,這回換成呼吸時會痛,這事情可大條了。
    還好,只是歌名,人好好的,只有宿醉、喉嚨痛而已。嗯,保重。
  • 其實沒有宿醉,但人有點懶洋洋倒是真的。

    為了不讓小Y失望,我又聽了幾次這首歌,總算覺得有幾句歌詞是我喜歡的「你拆了城牆,讓我去流浪。在原地等我,把自己綑綁。」我又突然想到多年前一個朋友說的,當他喜歡一個人的時候,會聽到自己心裡的磚塊,一塊一塊掉下來的聲音。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感覺是多麼年輕。

    nightonearth 於 2009/05/21 16: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