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是從今天起會有一週晴朗的天氣,但到中午時分,汐止還是雲厚天暗,我略做考慮,決定還是不要騎車了,不如到龍山寺拜拜吧。不出所料,越是到市區,天色就更加明亮了。龍山寺裡摩肩擦踵,我突然想到這裡可以拍一個類似「向左走,向右轉」的劇情,或者是像辛波絲卡寫的「旋轉門」,在這裡跟你擠成一團的,若是日後有緣再相見,我想無人可以記得我們曾經在這裡有過匆促的交會。

 

回程到誠品信義店看看。不到三十分鐘我就有落荒而逃的感覺。去年大陸因為北京奧運,很多事情都停擺,出版也毫不例外,以致於偶爾到書店,總覺得乏善可陳,但是台灣顯然很不一樣,我瀏覽了一下新書區,就聞到群雄逐鹿銷煙四起的氣氛,台灣的讀者是有福的,但是在台灣做出版實在壓力太大了。我翻了幾本書,最後決定還是回家把「戰爭與和平」看完再說,其實我知道我是在找理由離開這個地方。

 

昨天我翻了這期商業周刊。我覺得封面標題取得很妙「小夢想大未來」,因為實際的調查結果讓策劃的總編輯都倒抽一口氣:台灣人不再勇敢作夢了,現在多數人訴說的願望都很卑微,但是加上「大未來」這三個字,似乎就產生了扭轉的力量了。坦白說,這個結果我倒是毫不意外,因為從去年的「希望地圖」就顯示出多數人關心的其實是我們的生活和我們的環境,但是「中樂透」成為高居第二的心願,還是令人挺吃驚的。我總覺得夢想是需要努力才可能接近的,中樂透除了靠運氣之外,還能靠什麼呢?彩券買越多的人,也不一定就會中獎啊。

 

不過我倒是想說一個我自己曾經失落的夢想,這個夢想失落的原因很簡單,就是我不曾真正往這方面努力過。我記得在以前的部落格寫過,十幾歲時我曾少有的跟我父親聊聊我的志願,我很不負責任的說,如果以後當攝影記者不知道怎樣?我父親倒是很認真的幫我想了想,他說,攝影器材太重,我恐怕並不適合吧?我倒也沒說什麼,反正這個話題我也只是隨便說說而已。

 

不過比一般人幸運的,我在十幾歲時就有很好的Rollei 35SE相機,我記得那時父親跟我說,英國女王也是用這個相機喔。後來我又有了一台尼康FM2,真的喜歡攝影的人,憑著這兩台機器就可以好好的施展他的夢想了,不過我雖然加入過攝影社,但是說起拍照來卻是有一搭沒一搭,二十歲以後,除了這幾年,幾乎就再也沒有拍過東西了。

 

前幾天偶然的聚會,一位朋友說起郭英聲,其實我心裡有莫大的震動。因為這是被我遺忘多時的名字,但也是讓我當年渴望拿起相機的名字。我上網查了一下他以前展覽的日期,我想是這一次嗎?一九七九年在春之藝廊?還是更晚一點,我其實是在別的地方看到的他的影像?如今我甚至不能具體想起來我當時看見了什麼,我只記得他照片裡的孤寂,對一個離家北上的小孩來說,充滿了魅惑,生命就是這麼這麼這麼的寂寞。後來我拍了一些煙火燈光什麼的照片,用著B快門多幾秒少幾秒的亂按,但是拍了一個我日後還記得的照片,那是中正紀念堂的一道門,因為角度的關係,正好有一盞燈孤伶伶的懸掛在門下,我覺得生命就是這樣,在漆黑中的一點閃亮,但孤獨。

 

剛才,我上網看了郭英聲記憶中的風景攝影展,覺得這些照片很陌生。我懷疑這些是我當年看到的那些照片嗎?還是我當年看的是他更早期的作品?但是我打開幾張照片後,眼淚緩緩流出,我不知道這是因為我遺忘了當年曾如此撼動我心的風景,還是這些照片,即使不是相同的,但也同樣的讓我想起十幾歲時第一次離家的孤寂,那時寂寞曾經如此蝕刻我們的靈魂,而我們卻不知道生命可以多麼危險的活下來了。

 

現在我想起了這個遺忘已久的感覺。而當年曾經有過的知道不會實現的夢想已經被浪費掉了,那個時候對生命最清純的張望,也永遠的埋葬了。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