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北京陽光燦爛,但是最高氣溫據說是零下四度,所以如果你被陽光騙了,輕衣簡從的就走出戶外,可能會感覺像是走進冰箱裡,凍得你跟猴子一樣吱吱亂叫。

 

我猜是從一本美食書上看來的,他說人的……(以上點點點是忘了,不是限制級)就跟食慾一樣,有時你惋惜已經消失了,但沒多久,它又出現了。我非常瞭解這個道理,因為我的快樂沮喪、心情好壞,也是如此週而復始的循環,覺得了無生趣時,又有一些什麼東西在心裡發芽,我只能慶幸,再怎麼煩悶,心裡的那些感覺也只是沈睡而不是死亡。

 

昨天我心情好多了。這說來也很奇怪,我們一生中總會遇到許多意想不到的事情,我過去可能高估了人的承受力,總覺得想清楚就沒有什麼不能應付的,但是這種表面的想清楚,卻並不妨礙有些陰影一直吞噬著你,你知道它的存在,但不知道力道是這麼強,直到昨天,這個陰影解除了,整個人就像遇到神蹟一樣的復活了。

 

昨天看了一部影碟「寂寞鋼琴師」,我覺得很好看,雖然這麼的悲哀,但是整個電影的色澤以及敘述的方式,卻像在刺骨寒風中總算有著足夠溫暖的禦寒衣物,等到最後一刻來臨時,我的感覺是其實這樣也很好。套句最後的曲名「能夠飛多遠?」人又能夠走多遠?

 

昨天再度檢查我的酒架。雖然有四瓶酒,但是其實有一瓶是要送人的,有一瓶要等小咪到北京喝(不過,既然喝了木桐,這瓶酒真的也不值得特別期待了。我想到第一回送喵咪去獸醫叔叔那裡檢查時,一個漂亮的貓籠裡,大搖大擺走出一隻一看就知道從路邊「喜相逢」的小野貓,所有人都笑了。那個年輕的獸醫按耐住笑意的說,這是檢來的。這瓶酒跟木桐比起來,大概就是這樣),有一瓶是丸子到北京來送我的,這瓶酒我喝過,非常華貴的味道,我是捨不得一個人喝完的,最後只剩下一瓶德國白酒,但是天這麼冷,似乎也不適合品嚐,所以我的結論是,又到了該添酒的時候了。

 

今天開始吃素。中午叫了蔬菜粥還有炒蘿蔔糕,無奈蘿蔔糕裡有碎蝦米和肉末,實在挑不乾淨,只好全吃了。這樣的開場,實在讓人很缺乏信心,不過我覺得這跟新手上路一樣,總要有個過渡期吧。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