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真的是很離奇的一件事情。現在北京看得到台灣的新聞網站,但部落格幾乎全數被封鎖,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前幾天有人給了我一個可以突破的軟體,我還挺高興的,但就在週六,我打開電腦一看,放在桌面的圖案居然消失了,這真是令人驚懼,為什麼有人可以上我的電腦刪除那個軟體呢?我想到隨身碟裡還有這個軟體,連忙打開,但一打開這個軟體就被防毒軟體當成病毒刪除了。這樣一來,我也可以猜到為什麼桌面上的軟體會消失,大概也被當成病毒了,但是,好好的軟體為何會變成病毒呢?真是想不透。


幸好,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有人又給我升級版軟體,所以我又可以貼文了。


我覺得今年下半年我有點變得怪怪的。上回很沮喪的時候想要環島,雖然沒有真的進行,但那種只想帶很少裝備,看看自己能怎麼活下去的心情卻沒有改變。我一直覺得自己是那種凡事都要做過多準備的人,小時候父母把我照顧得挺好,大了之後我也把自己照顧得挺好,吃喝玩樂都比別人肆無忌憚,到北京工作後,我也總是帶著過多的生活費,足以應付各種不時之需。


 但是這次很不一樣。在離開台北之前,我就覺得這回準備的人民幣大概不夠,所謂的不夠,就是尚可溫飽,但要吃好喝好任意購物,絕對是不行的。可是我並沒有因此而準備更多的金錢,因為一種奇異的念頭盤據在我心裡,我就是想用這麼少的錢,看自己怎麼活下去。


當然這不無矯情的成分,因為信用卡還是很好用,可是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極少使用信用卡的人,所以不到萬不得已,我是不會破戒的。


過了一星期低限生活,我發現改變還是不少。剛到北京時,我就在辦公室發現我存了四瓶紅酒,但除了昨天到一個作者家作客帶了一瓶外,這幾天我一點喝酒的想法都沒有,這可能也因為感冒未癒,但主要的原因是,酒不喝放在腳底下有種幸福感,萬一喝完了還得再去買,不符合我的節約之道啊。


去年因為帶太多錢,所以我成雙成對買了不少衣物(就是每回都買兩件),現在經過辦公室底下的商場,就連看看就好的心情都沒有,視若無睹的就走過去了。


所以這星期,除了食物等必須開銷外,我只買了一些影碟和幾本書,這些是不能不買的。我發現人的欲望降到最低的時候,心情會變得很飽滿,就像我騎腳踏車經過一個又一個路標時,感覺自己在超越了什麼一樣。還有,因為欲望需要克制,所以我想下次若有機會和朋友一起喝酒,那種喜悅一定也會加倍吧。


當然,我還有一個大考驗,而且差點就破功了。週六我到樂騎士腳踏車專賣店,想要看看Dahon,這些在台灣被賣到斷貨的小折,在這裡還算齊全,而且也比台灣便宜。我差點就拿出信用卡刷了一輛,但是想想北京失竊率實在太高,而且我的低限生活實行不到一星期就大失血,也很丟臉,我還是慢慢考慮好了。低限生活的特色之一,也在於要買什麼得慢慢想,這種考慮的過程也是購物主要的樂趣所在。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