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捷運的時候,我不是在看小說就是在發呆,很少注意別人的動靜。但有時不看也不行,比如昨天,擁擠的板南線上,一位女士上了車,正好聳立(因為我坐著)在我前方,我不得不仔細端詳他的肚子,我沒有窺肚癖,只是他微凸的肚子有點啟人疑竇,我想這到底是有了,還是只是最近胖了,因為好國民遇到孕婦一定要讓座,但理解錯誤的讓座反而會有適得其反的效果,所以必須謹慎行事,還好還好,我下一站就要下車,所以當我分辨不出時,我就做出要下車的樣子,這樣就皆大歡喜。

這讓我想到前陣子坐公車的糗事。從昆陽捷運站往汐止的公車一向相當擁擠,那回我幸運的找了一個座位,卻正巧看到我旁邊就站了一位也是小腹微凸的女士,我又觀察了一番,這下真的很難定奪,我想,萬一真的有了,他的小孩在媽媽肚子裡就發現這個社會毫無溫情實在不妥,於是我試探性的問他:「請問你要不要坐?」他想了一下說,不用了。唉呀,看來是我想太多了,我一路心安理得的神遊物外,不料快到汐止時,這位女士充滿慈愛的摸了一下他的肚子,這一摸真的是我把嚇得魂飛魄散,難道這位女士是個堅強的媽媽,決定用這種方式進行胎教,教導他的小孩凡事要自立自強,不要隨便接受別人的幫助?總之,我開始疑神疑鬼起來,直到下車都很不好受。

昨天出門主要是到九二煙具保養我的手錶。大概十年前,我瘋狂的喜歡買手錶,還買了兩隻IWC,當時這個品牌的手錶賣得不算貴,但最便宜的基本款也將近我當時薪水的四分之三。前陣子我把這些手錶拿出來把玩,赫然發現這兩隻手錶的購買時間分別是一九九七年一月和一九九七年五月,這讓我非常吃驚,我怎麼會在五個月之內買了兩隻三萬元的手錶?我記得當時買錶的確買得有點瘋狂,但也沒想到病得這麼重。

幸好現在我已經痊癒了,再也不買手錶了。不過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後遺症到現在還要付出代價,昨天九二保養手錶開價六千元(這是一隻的價格哦),聽得我臉部肌肉抽動一下,但,這的確是行情價,我也只有認了。唯一可以慶幸的是,手錶價格的確年年調漲,現在要買一隻IWC,沒有六、七萬是不可能的。

這次回來時,聽一位老師說有一個小店叫「村子口」,不少藝文界人士都喜歡光顧。這家店裝潢簡單甚至簡陋,賣的主要是眷村口味的滷味,有趣的是當酒酣耳熱之際,很多人還會唱起陸軍軍歌呢。我對這種怪店一向很感興趣,但不太確定方位何在。有一天真是巧,我走在台視公司旁邊的巷子,準備要去棻蘭吃飯時,突然看到一家以前沒注意的小店,然後臨街的客人大聲說:「快來啦,我們在村子口,請你喝酒啊。」咦,原來這就是村子口,於是我決定不去棻蘭了,改到這家店吃碗麵。

我點了兩道滷味一碗牛肉麵,還挺好吃的,也注意到有人自己帶紅酒來,可見這裡也可以喝紅酒,至於菜單嘛,跟一般麵店差不多,但也可以叫他們做些熱炒,而這不在菜單上,你可以看看鄰桌吃什麼,然後說:「我也要這個。」就行了。

比較讓我覺得有趣的是,當天店裡放的音樂是崔台菁的專輯,當我聽到「但是又何奈」這首歌時,差點把牛肉湯噴出來,當年這首歌風靡時正巧恭逢其盛的朋友,都可以知道這首歌年紀多大了。如此一路聽下來,心裡倒有些感慨,唉,大家都老囉。

我打電話給小時偶爾會去四四南村外婆家小住的咩仔,跟他說,我們小時候去這些麵店時,賣麵的都是老王(我的意思是,來台的外省老兵),現在,老王的小孩也變成老王囉。

然後,昨天坐計程車回家時,司機先生一直在聽鳳飛飛專輯,我突然覺得,大家共同進入一個懷舊的年代了。我跟司機先生說,鳳飛飛的聲音現在聽起來真好聽耶,這可能是我以前完全沒注意到的。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