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雙美腿,一隻金魚。老闆設計這個封面時,我以為他在開玩笑。我說:「這隻魚看起來很吃驚的樣子。」又說:「這隻魚讓我想到遼寧街夜市,像是清蒸魚啊,撈金魚啊。」我老闆搖頭嘆息,認為朽木不可雕也。

不過多看幾次,我倒也覺得挺養眼的,從吃的遐想轉移到性的遐想。不過,我又搞砸了一件事情。

昨天到辦公室,接到老闆的電話,他說書腰遮住腳了,上面露出一隻金魚又有什麼用?我趕緊找出圖檔,發現他說的是對的,可是已經來不及補救了。我心裡暗自慚愧,覺得自己一定未能領略腳和魚之間的情色關係,才會犯下這樣的錯誤。所以,心情挺低落的。

直到晚上到友人家吃飯,一眼看到居然有人帶了1996年的LATOUR,我立刻轉憂為喜,暗自慶幸自己最近真有口福,五大酒莊的酒,居然喝了兩種。

朋友最近把家裡的頂樓重新裝潢了,真的很漂亮,有個玻璃屋還可以遠眺基隆河上的橋與燈影,小黃說,這裡真像薇閣啊。看了朋友的新家,我覺得大家一定要群策群力幫他物色男友,否則一個人住多麼浪費?

至於96年的LATOUR好不好?只能說,這瓶應該保存三十年到六十年的酒,現在喝還是操之過急,唉,可憐的五大,現在又多了一個冤魂。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