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看報章雜誌或網路說起處女座的特性,大部分的時候我都覺得有趣有餘,精確不足。不過這也不能怪那些星座專家,全世界的人只能分成十二種,以偏概全的地方一定很多,所以看看笑笑即可,不必認真。

不過,上個月我偶然看到大陸周末畫報寫的處女座,真的是讓我大吃一驚,我一直以為我的一些怪癖是因為其他星座影響的關係,沒想到就像月有陰晴圓缺一樣,原來,這也跟處女座有關。上頭寫著,處女座的人狀態好的時候「聰明幽默」(這是那位星座專家說的,可不是我說的),但是在低潮的時候,會希望從這個世界消失,過一種極為墮落的生活。他舉的例子是基努李維,你看他在電影裡乾淨優雅,但卻多次被拍到留著大鬍子像流浪漢一樣在街頭出現,有次鞋子壞了,他還用膠帶綁一綁,就直接穿出門去了。

真的,我對邋遢的嚮往,一直是我「不能說的‧秘密」。我在住家附近,經常穿著短褲拖鞋就跑到樓下咖啡館吃飯,北京辦公室位於商場樓上,有時我也會穿著夾腳鞋跑來跑去,有次在電梯口巧遇來拜訪的某出版人,我看他瞄了一下我的腳,然後就很善良的當作我的腳不存在似的。我也多次夢想著哪天過著流浪漢的生活,但這個挑戰對我難度太高,截至目前為止,也只能想想而已。

多年來,我一直以為自己邋遢的部分是因為有個射手的關係,沒想到物極必反,處女座也兼有這種一般人看不出來的「本色」。

不過,說實話,隨著馬齒徒增,其實我也發現自己處女座典型的討人厭的部份,一直不斷在增強中,最明顯的就是孤僻和不喜歡和人的形體有過於緊密的接觸。今天搭捷運時,有位少婦搖頭晃腦的和他小孩說話,他每一轉頭,馬尾就在我手臂上輕拂而過,我忍耐一陣,因為車廂擁擠我不太能移到別個地方,於是我只能請他稍微轉過身別老是撞到我。去看碧娜鮑許時,我決定先去杭州南路吃碗麵,這麼多的空位,有位太太一定要坐在我對面,也讓我覺得很難受。其實我的個性還算隨和(應該是吧),但不知道為什麼對這種事就很介意,難道這也是中年危機的徵兆?

在吃麵的時候,我突然對「最遙遠的距離」有了新的體會。我覺得最遙遠的距離就是,我不認識你,你為什麼一定要在我面前放懷大嚼,破壞我的獨處?今天的版本是,我不認識你,你為什麼要緊挨著我,讓我百般不自在?

唉,以前以為人越來越老,會更喜歡熱鬧,就像那些在公園跳土風舞的媽媽們一樣。沒想到我越老越孤僻,就跟我的愛貓喵咪一樣,他現在大部分的時間都在電冰箱上頭享受獨處時光(當然,這也是為了能密切監視冰箱的動靜),我覺得我跟他的心靈是越來越接近了。

補記:剛才咩仔來電說,喵咪離冰箱這麼近,又這麼愛吃,卻不能自己打開冰箱找吃的,這對他來說,也算是最遙遠的距離吧。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light
  • 「孤僻和不喜歡和人的形體有過於緊密的接觸」<br />
    這算不上是討人厭啦<br />
    雖然我不是處女座但我也十分討厭遇上這種情況<br />
    有一次最糟糕的是在公車上<br />
    一個人為了雙手抓住一根柱子<br />
    竟然把我環了起來<br />
    害我差點要當場大叫出來<br />
    <br />
    是這些事情本來就很討厭<br />
    不是具有這種特質而會討人厭<br />
    <br />
    而且啊<br />
    最近每個人都回覆說過了三十歲就是中年<br />
    要是危機的話早就會發生了<br />
    如果李安說他終於到了可以說實話的境界<br />
    那我想 說出討厭或孤僻 也僅只是不再需要符合外界預期的舒坦罷了
  • nightonearth
  • 昨天我跟咩仔聊了一下,才發現原來不只是我,大家都<br />
    不喜歡陌生人隨伺在側呢。
  • 寶媽
  • 對啊,<br />
    連我這個最隨和的牡羊座,<br />
    若是有人把頭髮持續有頻率地掃到我臉上,<br />
    我一定拿剪刀把她鉲擦!
  • nightonearth
  • 真高興大家所見略同。<br />
    <br />
    明天我要去花蓮三天,我會記得交作業的。
  • 箱子
  • 我們不認識但貴寶地卻是我最愛看的部落格,意外發現您和在下一樣同為<br />
    處女座加射手,讓人想不信星座都難...<br />
    <br />
    剛看到電視狂報花東風浪增強,竟有種有位友人在海邊歷險的感覺(也不<br />
    能說錯覺吧),在享受那種應該很過癮的天氣之餘,還是小心一點好。<br />
    <br />
    又,建議別用無名,不但因為讀者如我非常想讀北京心情,也因為它實在<br />
    是個很不怎麼樣的平台 (這兒居然還能成為我最愛來的部落格,可見您<br />
    的文字實在有趣--又,難不成只因為我們星座相同?)<br />
    <br />
    總之謝謝並祝好。<br />
  • nightonearth
  • 我在北京的時候,一度想搬到Pixnet,但又覺得誰知道哪天<br />
    又被封鎖,想想這樣狡兔三窟也很累人,我就想暫時觀望一<br />
    下也好。<br />
    <br />
    說到處女和射手的組合,有時我覺得相當無奈,處女座這樣<br />
    小心又患得患失,偏偏又有個膽大妄為的射手,我覺得這兩<br />
    個星座在一起應該彼此都很痛苦才對。明天我想寫個花蓮璞<br />
    石咖啡館的老闆,讓大家知道如果沒有其他星座扯後腿,處<br />
    女座有時也很不錯的。
  • 箱子
  • 處女座這麼不錯嗎?我的射手朋友每次稱讚我時都說: "你這處女座, 還<br />
    好上昇是射手 (言下之意是因此才不令人嫌棄) " 。<br />
    <br />
    久而久之我也被洗腦, 覺得還好有射手而失去了處女座的自尊。
  • nightonearth
  • 箱子:<br />
    <br />
    請看我後來寫的璞石咖啡,的確有個值得驕傲的處女座喔。
  • 花栗鼠
  • 刮颱風的前一天,<br />
    基於颱風沒放到假的鬱悶,<br />
    決定出門至少好好吃頓晚餐,<br />
    或許因為看了[陰陽師]<br />
    覺得秋天吃烤香魚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br />
    不過很不幸的是台灣的香魚產期只在秋天前,<br />
    去了大賣場,別說前陣子到處都有的香魚現在一條不剩,<br />
    連秋刀魚都沒有幾條.<br />
    <br />
    心裡想吃烤香魚的願念未消,<br />
    想起大賣場隔壁有一間挺好的老字號家庭日本料理,<br />
    總吃得到香魚,<br />
    沒想到走過去,<br />
    居然日本料理店已經關門,變成瓦斯行.<br />
    <br />
    接下來還有幾經波折就不贅述,總之最後自暴自棄走進一家火鍋店時,<br />
    已經晚上九點多,<br />
    居然還因為客滿被併入一個大桌,<br />
    本來以為是一家五口兩對夫妻,一個老母,<br />
    加上我一個外來者,<br />
    不過還好,顯然根本這桌就是雜牌軍.<br />
    <br />
    雖然萬般無奈,<br />
    可是只好一邊吃,一邊無聊地觀察坐在我正對面的那對夫妻與老母的對話,<br />
    結論是,<br />
    顯然這是婆婆跟媳婦,不是母親與女兒,<br />
    我這邊放懷大嚼,還順便做人性研究,<br />
    想必那對婆媳心中也必然在想,<br />
    最遙遠的距離就是,<br />
    咱們婆媳上演相敬如賓已經夠辛苦,<br />
    我不認識你,你為什麼要緊盯著我,<br />
    讓我們百般不自在?<br />
  • nightonearth
  • 前天晚上到某書店,在底下專櫃看到一個賣帽子的地方。想到北京<br />
    隆冬將至,我覺得應該買一頂帽子以便禦寒。我東看西看,每看上<br />
    一頂,店員就搶著戴在他頭上讓我看看是否適宜,咩仔瞭解我的個<br />
    性,戴在別人頭上的帽子,除非我們很熟,否則我是不會輕易戴在<br />
    我頭上的,所以如此幾次三番後,咩仔終於忍不住對店員說,是他<br />
    要買帽子,應該他試戴,不是你試戴。<br />
    <br />
    這一刻,我對最遙遠的距離也有新的體會。最遙遠的距離是,我不<br />
    認識你,為什麼你一定要搶著先戴上帽子再讓我試戴,讓我百般不<br />
    自在?
  • 箱子
  • 璞石咖啡聽來是挺不錯的, 但咖啡店老闆精通煮咖啡好像很正常,應該不<br />
    是處女座造成的吧。我反而認為處女座天性便不喜處理湯湯水水與杯盤狼<br />
    籍的場面呢。<br />
    <br />
    一路順風!
  • nightonearth
  • 謝謝。下次再來討論處女座不為人知的秘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