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初到萬聖書園,看到老闆養的白腹虎斑貓正在桌上和劉老闆對談如流,我很興奮,因為這隻貓長得很像喵咪。一會,老闆娘指指吧台椅子上說:「那是這隻貓的兒子。」我趨前一看,大為吃驚,這可是活脫脫一隻襪子啊,那種害怕而惶惑的眼神,和襪子簡直一模一樣。我不免立刻打電話給咩仔。

我:我剛才看到一隻貓,你猜長得像誰?
咩仔:難道是喵咪?
我:答對了。後來又看到一隻貓,是這隻貓的兒子,你猜他長得像誰?
咩仔:該不會是…襪子?
我:就是啊,怎麼喵咪會生出襪子這種黑白貓呢?
咩仔:那,也許要看他爸爸長得什麼樣子吧?
我:不是,要看他媽媽,他媽媽是一隻三毛貓呢。

過了一會,我又看到一隻肥碩的黑貓,我又吃驚了。我打電話給咩仔說,我又看到一隻貓,你猜他長得像誰?咩仔沈吟一會說:難不成是咕魯咕魯?我說,對呢。咕魯咕魯是咩仔曾養過的一隻小黑貓,不幸幼年早逝,咩仔還難過到第二天請假無法上班哩。

我覺得這三貓傳奇真是非常巧合,怎麼會三隻貓都跟咩仔養的貓毛色完全一樣。但很煞風景的,我又想到,會不會世界上就屬這三種貓,數量最多,最不…稀奇呢?像喵咪這種貓的確多到,有天咩仔還做了一個夢,夢裡全部的貓都跟喵咪長得一樣,咩仔想這下可慘了,要怎麼找到喵咪呢?幸好他想起喵咪嘴角有個斑,也就順利的找到他了。

這世界上有這麼多貓,也有這麼多虎斑貓,但是唯有喵咪是獨一無二,我會把他抱起來稱讚他是世界上最漂亮的貓的。有一天,我跟咩仔說了「寵物」二字,咩仔過了半晌,決定指正我說,喵咪可不能用「寵物」來形容呢。又有一天,我讚嘆喵咪欣賞風景的身影,我說他真是一個詩人,咩仔卻不同意的說,他本身就是一首詩啊。

以上這些是九月初寫的,上不了網站,我就先擱著,今天想寫喵咪,所以又把它找出來。

前幾天跟咩仔去好市多買頂級牛排時,我們也看到了高級帝王蟹,但是想到又吃牛排又吃帝王蟹,就算稱不上奢華但也絕對是很不搭,所以我們決定擇一吉日在吃帝王蟹,而中秋節呢,也就是理所當然的吉日了。

想到要吃帝王蟹我很興奮,好吃是一個原因,另外一個原因就是我可以看到愛吃貓氣急敗壞的樣子。咩仔現在已經不給喵咪吃人的食物了,所以想當然爾他看到我們吃帝王蟹一定會很激動,我心裡都想好了一個畫面,就是我們在吃帝王蟹,喵咪急得哇哇叫,然後我們就告誡他,貓不能吃螃蟹的道理,這時他的表情一定很有趣。

不過,凡事都是想得比實際更美。喵咪那天讓我很失望,他居然在桌上流竄一會,也就算了,他的平常心讓我充滿疑竇,甚至懷疑這些帝王蟹不新鮮,居然不入喵咪法眼。

咩仔出螃蟹我出酒,所以,真不好意思,要請大家喝的勃根地高級好白酒已經被我喝完了,好喝啊。容我日後再以等值好酒來回饋大家。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