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日子過得安穩,就不太注意外面世界發生什麼,好玩好吃的地方就知道得少了。最近一些台灣朋友來,我頗感捉襟見肘,不知道要帶他們到哪裡去,幸好他們不會只找我一個人,還會找些更見過世面的,像是時尚教母阿霞,我跟在旁邊,也就有些收穫了。

比如說,晚上十一點了,該去哪喝酒?以我現在的知識、體力,通常會勸大家回家睡覺,但是阿霞就不同了,他隨便建議一個「適合上了年紀的人喝酒」的記者俱樂部,我就很喜歡。裡頭是英式裝潢,真的會讓人想起葛林的小說,酒單裡有紅酒有調酒,阿霞建議說,這裡的血腥瑪麗可好喝了,而且他們還將長島冰茶改良成「北京冰茶」,也頗具特色。我最喜歡聽從權威的建議,所以我就從酒單裡眾多的血腥瑪麗中,選擇一個經典款,初嚐第一口,我說,好鹹的蕃茄汁啊,但是第二口就出現辣油的味道,乃至以後幾口有西芹等水果或蔬菜味道,層次分明又濃郁,果真是上品,非常好喝,我懷念不已。

第二個朋友團來的時候,吃完飯,大家面面相覷,老李看來跟我一樣沒有夜生活,他建議大家去五六年前已經流行過的CD caf'e,我馴鹿還沒說出口的時候,阿霞又建議說,要聽爵士,我們去後海的「東岸」吧。「東岸」是什麼,我聽都沒聽過,雖然現在對後海印象很壞,我還是跟去一遊。真是好地方,登上二樓,兩面環湖,流光在水上閃耀,我又想到冬天外面下著雪,湖上都是溜冰的人,感覺一定也很棒。因為血腥瑪麗的良好印象,我那天決定拋棄紅酒專攻調酒,喝了長島冰茶、瑪格麗特、新加坡司令,其他人也跟我一樣輪著換酒,最後大家還一起喝了青島啤酒,居然沒有一個人喝醉,可見這裡的調酒很知所節制,可以讓大家快快樂樂回家。

不過話說回來,調酒要調得好,的確不容易,對我來說,只要不是太差就行,重要的還是環境,以及朋友們一起閒聊的氣氛,這些東岸都是具備的。何況東岸的老闆就是以前CD caf'e的老闆,也是崔健的老哥們,所以這裡的爵士算是不錯的。

知道了一個以後願意再去的新地方,感覺很欣慰,我也很替朋友們高興,以後他們再來,不必再老去馴鹿了。

最後我要介紹一下時尚教母阿霞,雖然是教母,但他其實很年輕,本名比阿霞更響噹噹,長相也比略帶土氣的「阿霞」更時髦貌美。那麼,為什麼他會叫做「阿霞」呢?原來阿霞初到北京時,便去承德避暑山莊一遊,在路上,他突然想到有名的杏仁露「露露」便是承德特產,所以吃飯時,他便跟餐館的人要上一瓶「露露」,他左看右看,不禁面露狐疑,他曉以大義的跟店員說,你可不能騙我,你要拿一瓶真的「露露」來。店員也很疑惑,他說:「這真的是露露啊。」這時阿霞決定不客氣了,他說,你看看這哪是「露露」,這是「霞霞」。他剛說完,一桌人都快昏倒了,因為阿霞把簡體字的露露,看錯成霞霞了。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波波馬麻
  • 有段時間我也被叫 阿霞,<br />
    因為當時老師把我的名字中之一字 雯,<br />
    竟看成 霞,昏倒......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