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家的第一天,我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不想看碟也不想看書,只能放著音樂發呆。也許是有點不適應,我想到張愛玲到了晚年還能轉戰各個旅館,心裡暗暗佩服。

後來我發現,問題出在我沒有一張沙發。在舊家的時候,我看書、看碟都是坐在沙發上,現在只剩下兩張木頭椅子和一張書桌,突然不知道拿它們怎麼辦,如此坐立不安了一會,我決定不如去睡覺吧。

當然也睡得極不安穩。到了半夜,我聽到有人撥弄我掛在門上的鑰匙,而且我清楚知道有個年輕男子跳到我的床上,扼住我的脖子,我感覺不對,在半夢半醒間,我趕緊唸起《心經》最後的幾句咒語,然後也完全醒來,發現我的手拳起來,正好壓住我的喉嚨,難怪,我一直覺得有人壓住我的脖子。

也許真的是撞見什麼了也說不定。但是以我那麼害怕鬼神之事的人,當時其實並不怎麼感到害怕,所以我覺得這應該是我搬到新家不太適應所產生的夢境。

聽了季紋的建議,我從仲介那裡拿了鑰匙之後,立刻找了一家著名鎖店的人去換鎖。當時我的同事也在,而這兩個換鎖的年輕男子,給我們的感覺都不太牢靠,所以當其中一人說,開了門進屋裡之後,不能把鑰匙掛在鎖洞裡,這樣別人開門就進不來了。我聽了心中暗喜,所以以後就乾脆把鑰匙掛在鎖洞上。我覺得這個夢裡顯示的鑰匙、年輕男子等等,反應的都是我的不安。

既然沙發對我如此重要。昨晚我趕緊赴宜家買沙發,我很喜歡咩仔家紅色的閱讀椅,可是宜家沒有類似的,所以我就買了一個紅色的,坐起來也很舒服的扶手椅,以後看書、看碟、聽音樂、喝紅酒,都沒問題了。

張羅得差不多,已經九點多了,想起來咩仔總是可以萬無一失的在我洗澡時打電話給我,我決定先打電話給他,然後就安心的去洗澡了。

洗了一半,突然鈴聲大作,我感覺非常害怕,因為這個屋子像是取暖的掛爐或是電熱水器,我都是初次使用,所以我很擔心是不是使用不當,導致警鈴突然響了。

仔細一聽,原來是對講機。我覺得很狐疑,知道我住處的只有兩個同事,他們萬萬不會在此時找我的。

我很想置之不理,但一直響著也不是辦法,我只好匆匆拿起對講機,聽到一個男子一直說「你說話啊,你說話啊」,我趕緊提高聲音說:「你找錯人了」,然後沒有了聲音,我掛了對講機又跑到浴室。

然後對講機又響了幾次。我只好再度拿起對講機,那個奇怪的男子不知道是聽不到我說話,還是始終不肯相信這是真的,他還是一直在說:「你說話啊你說話啊」,然後我聽到警衛跟他說:「我早就跟你說了,他已經搬走了,現在是新的住戶」,這時我心裡就有了譜了。

我跟咩仔提到此事,他說:「唉喲真可怕,那個女生該不會欠錢不還就落跑了吧?」我則想到之前仲介跟我說,之前的女房客一直在外地出差,所以沒辦法及時收拾行李,後來還是他男朋友來幫他收拾的。

我來取鑰匙時,發現屋子裡還有許多前屋主留下的雜物架等物品,後來我都叫仲介全拿走了。這個奇怪的男子,或許也是前房客忘了帶走的一樣「東西」吧?

☆這篇文章昨天貼了起碼八次,每次都有不同問題。我開始懷疑,如果不是那天我其實不是作夢,而是遇到非自然力的狀況,就是無名小站見鬼了。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light
  • 有拜有保庇。<br />
    祝你早日熟悉新家。^^<br />
    <br />
    是這無名小站的主機作祟啦,<br />
    全網大當機,<br />
    所以,沒啥好擔心的。
  • 季紋
  • 北京算是個治安好的地方, 小偷開鎖技術不如台灣的高明.<br />
    我請人來裝防盜鎖的時候, 一直問"這真的防盜嗎?"<br />
    物業先生說:''連警察都沒辦法, 要動用電鋸才能把門鋸開.''<br />
    我想: 可能北京的警察也不如台灣的高明.<br />
    <br />
    有門閂嗎?<br />
    有的話就閂上.<br />
    我在北京獨居的時候, 睡覺的時候連臥室都閂上門閂的.<br />
    新搬進去的房子, 大約在一個月內都會陸續出現一些問題.<br />
    我常常想, 難道北京的房子都是紙糊的嗎? 建商只是在賭北京不會發生地震吧?<br />
    加油喔! 房子跟主人都是要磨合的.<br />
    <br />
    <br />
  • 魚頭
  • nightonearth,季紋說得對,房子跟主人都是要磨合的。我結婚搬進現在的房子,也不適了一陣,<br />
    晚上總覺得聽到窸窸索索的聲音,還常黑白夢,加上身邊多了個人,晚上常被嚇到,<br />
    後來住熟了,就很順利了。你要心裡若有掛礙,下旬我去時,幫妳帶本金剛經吧。^_^
  • nightonearth
  • light :我想的確是無名的問題,也終於明白為什麼之前<br />
    很多人對無名抱怨連連。<br />
    <br />
    季紋:我想我終於習慣這個房子了,半夜聽到水聲,輕<br />
    輕一拉就聲音其大無比的鄰居開關門聲,也不再驚嚇。<br />
    聽你這麼一說,我想想那個換鎖的小弟,雖然看起來不<br />
    老實,但勸我別把鑰匙放在鎖洞時,仍是一副心有餘悸<br />
    的表情,我想他大概技術質量不高,遇到類似這種情況<br />
    ,就束手無策了。<br />
    <br />
    魚頭:不瞞你說,我睡覺時旁邊的確有本金剛經,這是<br />
    來到北京,發現冬天夜晚又冷又黑,於是養成的習慣。<br />
    這兩天終於適應了,也睡得很好。我想應該沒有問題了。
  • 小史
  • 哦<br />
    原來睡不安穩的人<br />
    身旁要放金剛經<br />
    這點我也學起來不壞<br />
    呵呵<br />
    但我到米國來就睡沙發也安穩<br />
    難道是跟台北不合???<br />
    <br />
    希望版主新居安適自在<br />
    煮飯燉湯喝酒看碟都有無比情意<br />
    ( 順問魚頭夫婦一聲好)
  • nightonearth
  • 終於開鍋,煮了一頓水餃,吃完洗碗洗鍋時,覺得為了<br />
    吃頓飯大費周章實在划不來,我覺得我的廚房生涯很快<br />
    就會嘎然而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