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忙,想著好久沒跟露意莎聚會了,想到了這個人,就連想到許多他的趣事。

魚頭說他「冰雪聰明舉世無雙」,此品題的確無誤,但恐怕只有在文學等知識領域是成立的,在人情世故上,有時我覺得他簡直純真如幼童。

先舉一例。雖然他還算喜歡北京,但他的夫婿並不喜歡,而且為了離開北京,還劍及履及的找到了在華盛頓的工作,這樣一來,露意莎也只好嫁雞隨雞了。這種境況跟夫婿也遠在美國教書的柏老師很像,所以露意莎經常感嘆他應該跟柏老師結婚才對。

露意莎深受婦運與性別運動洗禮,所以說起這些話有些肆無忌憚,並不考慮會不會驚嚇到一些衛道人士。一日,我和他與三兩書業朋友聚餐,某女士也是夫婿在外,所以也誠懇的跟露意莎表示,其實他們兩個也是可以結婚的。

不料此時,露意莎卻慎重起來,堅決表示柏老師比較適合他。我聽了啼笑皆非,這種事情真是隨便說說就好,一來其實他和柏老師誰也不會想跟對方結婚,二來柏老師正高高興興的在舊金山和夫婿一起準備過耶誕,露意莎在千里外大表忠貞委實可以不必,加上還有一位嚴肅的出版界女士在座,我怕他嚇壞人家,所以我也就趕緊打斷他的話頭了。

又一日,他說,他夫婿一月中即赴華府,此時正好有北京訂貨會,所以他熱情邀約魚頭屆時到他家小住。我聽了頗感吃驚,雖然他和魚頭的交情光明正大可昭日月,但在門房眼裡看來,只會看到魚頭是個堂堂正正的男子漢,露意莎這樣夫婿前腳剛走,馬上又有一位男子入住,豈不引人遐思乎?

我知道露意莎的想法很單純,而我的心思太複雜,如果要跟他指出其中不妥,他不是如墜五里霧中,就是對我的擔憂大感不可思議。於是我笑吟吟的問他:「魚頭怎麼說?」他說魚頭還沒回信呢。我心想,魚頭除非屆時攜同老婆前往,否則也恐怕很難享受這種熱情的邀請吧。

當然,今天想起這件事,我想我可能錯過了一些細節,或者曲解了原委,所以我也為露意莎保留大呼冤枉的權利。我只是寫下我當時覺得好笑的心情。

其實露意莎的趣事還不少,包括有一回嚇壞伊朗官員的也是,不過我就不贅述了。

有時寫到人有趣的地方,難免遭致誤會,自己覺得有趣,當事人看到也許並不痛快,不過我想露意莎應該不會介意才是。而且我也很關心,到底最後魚頭答應住他家沒有。哈哈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露意莎
  • 此中公案﹐還是讓受害者現身說法的好﹐來人哪﹐帶魚頭上堂﹗<br />
    <br />
    Nightone, 別招我說你了﹐丈高燈臺不照自己﹐你難道不覺得我們兩個混到現在﹐<br />
    正是因為你跟我一樣好騙嗎﹖<br />
    <br />
    說到天真﹐有比利時朋友新購條案一張﹐砸下八千人民幣﹐認作道光年間古董。跟<br />
    他說千萬別再充洋盤了(突然對這個舊書裡讀來的輕慢代名詞有了新認識)﹐他說﹕<br />
    “可是你看有火燒過的痕跡啊﹗店裡的人看我發現了還想騙我﹐百般的否認﹐可見<br />
    一定是真東西。”我耐心解釋此乃double lie, 謊中套謊。一干洋人聽罷相對倉皇﹐<br />
    眼色有如荒漠中的被棄羔羊。如果照中國的人情世故﹐大概斷斷不會跟他說這真話。<br />
    小麥也勸我何必敗他的興﹐我說他才來北京三個月﹐挨宰的機會萬萬千啊﹗<br />
    <br />
    此君與他的夫人從此對我的中國通身分深信不疑﹐我可神氣了﹐小麥稱我做瞎子國<br />
    裡的獨眼霸。<br />
    <br />
    怎麼樣﹐算得上一則怪談吧﹖(獰笑聲)
  • lanchih
  • 感谢路易莎千里之外真诚相挺。版主难道不了解,人家我也是认真的说。<br />
    话说回来,多亏版主不厌其烦写下你们在北京的吃吃喝喝,看了真的好想念。没想到我竟然没参加到你们的品酒会 :(<br />
    <br />
    lanchih in berkeley
  • CafedeRiver
  • 這位露意莎肯定是位性情中人.<br />
    <br />
    耶誕快樂.
  • 魚頭
  • nightonearth ,我跟阿凱(就是露小姐,我習慣這樣稱她。這名字對她有特殊意義)誼屬兄妹,<br />
    從上個世紀就有通家之好,住他家就跟住我家一樣自然。所以肯定會住進去的啦。<br />
    沒有小麥,我們天天喝大酒侃大山,東方既白而後已。呵呵~<br />
    <br />
    一月到北京,跟訂貨會一點關係也無,純粹就是我老婆野馬小姐思念他的好姊妹阿凱,<br />
    (我們的結婚證書上,介紹人名下蓋的正是阿凱的章。^_^)怕她回美國後,再碰面不易<br />
    (野馬只有寒暑假能出國,但她事情超多,我工作超忙,很難橋),所以頂著朔風寒雪,<br />
    再冷也要上京見阿凱跟吉賽兒小寶貝一面哩。<br />
    <br />
    另者,個人很主觀的看法,阿凱「冰雪聰明舉世無雙」,就算人情世故範疇同樣成立,<br />
    吾輩是「風塵骯髒違心願」,老為沾衣花雨而掛礙,獨有阿凱,風塵花落不沾身,<br />
    純真年代似永存,那是天生麗質八字高,學不來的哩。<br />
    <br />
    附記,阿凱,我早回信啦。還一直納悶為何你沒回信哩。19日準時開拔,日落之時進駐麥府,<br />
    開玩笑,這輩子還沒住過洋宿舍,當然得開開洋葷才行。哈哈~<br />
    <br />
  • 好心地
  • 原來北京有這多好玩人類,<br />
    難怪天寒地凍也有人樂在其中,<br />
    但, 是我比你們更孩子氣嗎?<br />
    怎麼男男女女的, 有點搞不懂了,<br />
    還怕問了被笑<br />
    <br />
    這時候只能怪中文沒有he/she 的細分了嗎?
  • 露意莎
  • 魚頭﹐天從人願﹐我們處的年會時間換到二月初了﹐本來我還擔心只有週末有空陪你<br />
    們呢。專等你們來﹗<br />
    <br />
    柏老師﹐看最新一期萬象﹐才發現Cody's 關了﹐嘆嘆﹗看那篇文章﹐舊金山灣區的<br />
    獨立書店只要是叫得上名字的﹐幾乎無一倖免。至少你能夠好好吃頓層次細膩的蛋<br />
    捲…本來吃完早午餐理所當然該逛書店的﹐現在只好直接出征Tilden Park了。記得<br />
    我在伯克萊踏青時年歲尚輕﹐每每有將隨父母出游而毫無孺慕之情﹐鮮知做人道理﹐<br />
    漫山遍野哭嚎的新生嬰孩連車帶人推下懸崖的遐想﹐現在則敵意全是冤有頭債有主﹐<br />
    衝著我那個小主子去﹐就不知柏老師的修養比我當年何如。
  • nightonearth
  • 露意莎:道光年間條案真是太有趣了,沒想到你還能<br />
    識破計中計,可見我一向是過慮了。<br />
    <br />
    柏老師:你可是首次在這裡露面。那天真是太好笑了,<br />
    我想那位女士一定是為了談話助興而順口說了一句,沒<br />
    想到露意莎就認真的婉拒了,那位女士其實應該也不以<br />
    為忤,畢竟他不是真的打算跟露意莎求婚,好笑的地方<br />
    就在這裡,既然人家不是認真的,那露意莎又何必那麼<br />
    認真的拒絕呢?想到這裡,我不禁深深的為露意莎的執<br />
    著嘆一口氣。<br />
    <br />
    魚頭:呵呵,我當然不會誤會你們的交情,我覺得比<br />
    較有意思的是那些門房一定很好奇,不過既然你攜大嫂<br />
    前往,那大大的又是不同了。<br />
    <br />
    好心地:你沒有搞錯什麼。的確就是幾個有夫婿的女生<br />
    吵著要跟對方結婚。就是這樣。<br />
    <br />
    河流兄:生日過得如何?應該有好酒助興吧。
  • 魚頭
  • nightonearth,套一句『牡丹亭題詞』的說法:「人千里矣,<br />
    復能談笑中毋忘其初衷。如阿凱者,乃可謂之有情人耳。」<br />
    果然舉世無雙,呵呵~
  • nightonearth
  • 魚頭:所言甚是。難怪一向矜持不肯留言的柏老師,<br />
    都難得的表達了他的欣慰之情。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