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一個奸滑、為了自己利益不惜撕裂國家的人比較糟糕,還是一個正直卻無能的人比較糟糕?這是我昨天晚上在想的事情。

昨天咩仔告訴我,民進黨在高雄贏了,我聽了也跟他一樣很沮喪。其實我們都喜歡陳菊,只是覺得必須給民進黨近來的表現一些教訓,所以暗暗希望民進黨這次選舉會雙輸,如今保住高雄市長的位子,我可以想像那些不思反省的民進黨高層,一定又會繼續精神抖擻的胡言亂語了。

雖然沮喪,但我還是安慰了咩仔,也許高雄市民也是選人不選黨吧?畢竟陳菊多年來的表現,還是讓人對他很有信心的。掛下電話之後,我覺得我的安慰可能對他和我都沒用,我的心情還是有些低落,後來看了汪曾祺談吃的一些文章,才轉移了注意力。

就寢之後,想到台灣政情,居然一路失眠到三、四點,我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得憂鬱症了。今早醒來,我告訴自己別開玩笑了,該為台灣失眠的是阿扁和阿九,我還是別操心過渡吧。

回頭來說星期五的品酒會。俗語說,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路,我從很多人的部落格裡得來一個印象,品酒會就是會準備各式各樣不同的酒讓人品嚐,有些甚至還會把酒標遮住來考驗品酒的人,而這些厲害的葡萄酒專家,居然還可以從酒裡喝出各種香味,甚至來猜出產地等等,所以我去品酒會之前,一心想要大開眼界。

沒想到這個品酒會相當簡單,店老闆只陳列智利Montes酒廠不同等級的酒,而且這個美國人老闆心思很簡單,他把酒的等級由普通到好,依序排列,所以我去瞄一眼之後,就回來跟大家爆料說:「要從最右邊開始喝」,這樣就算不勝酒力,只能淺酌的人,也都可以喝到好酒。

這個酒廠的高級酒的確很不錯,所以以五十元人民幣的代價可以喝到這些酒,我覺得很划算。

那天比較出人意表的事情,發生在品完小酒去吃火鍋的時候。雖然我跟露意莎對有些事情的意見可能相左,比如他對作家的文字要求甚高,偏偏大陸很多作家一寫長篇,文字就不免「夾泥沙以俱下」,為此我多次勸他別要求太高。但是這次吃火鍋的聚會,除了我倆還有書商王生與其同事,另外還有一個出版社的人,出版社的人認為中國為了富強必須作很多不得不的選擇,我和露意莎認為對方太偏向官方立場,立刻同一陣線的和對方激辯起來,三個處女座的吵成一團,連一向好辯的王生都無用武之地。

尷尬的是,激辯完了之後,我和露意莎發現還得坐那位女士的便車,我們立刻就汗顏了起來,趕緊又重拾溫良恭儉讓,各自回到家之後,還趕緊互通電話,聆聽對方的告解,總之我和露意莎都覺得以後別再跟愛國心強的大陸同胞討論這些問題了。

唉,總之不管在那裡,我絕對不想再跟任何人討論政治或意識型態的問題了。這除了有違養生之道外,到底對誰有好處呢?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shopping
  • 哇哈哈哈哈!還有我啊,因為我不是愛國心很強的大陸同胞。<br />
    哇哈哈哈哈!挖喜愛歹丸ㄝ啦~叭!恁共丟侮丟啊?!叭叭~~
  • shopping
  • 哎呀,抱歉,再佔一篇留言,我沒有車子,所以激辯完了各自打車回家即可。Orz
  • CafedeRiver
  • 應該說一邊爛的還不夠,一邊推出的沒好到讓人放心,<br />
    還是說意識形態至上?<br />
    <br />
    這個品酒會若是無限暢飲,就太棒了. 
  • nightonearth
  • shopping:激辯完了之後我也想打車回家,無奈正好<br />
    沒零錢,只好含羞帶怯的搭便車了。<br />
    <br />
    小河流:的確是無限暢飲,只可惜飢腸轆轆去品酒,<br />
    沒辦法發揮戰鬥力。
  • May
  • 不知道怎麼連過來<br />
    突然面對一個陌生的網誌 想要尋找來時路也找不到了<br />
    就在這裡逛了一會<br />
    發現nightonearth也在北京<br />
    是不是還有兩貓陪伴?<br />
    <br />
    既然未受邀請就過來坐坐了 就厚臉皮的打個招呼:)<br />
  • nightonearth
  • May:雖然不太確定你是誰,但很高興你來打招呼。<br />
    另外,真是不好意思,那兩隻貓是我的朋友咩仔的,<br />
    很多人都誤會了,哪天我要寫一篇更正啟事,免得<br />
    咩仔心理不平衡。
  • 魚頭
  • nightonearth,遭遇愛國心很強的大陸同胞,不算最慘。有一次我跟興文到石家莊,在火車上碰到贊成台灣獨立的同行大<br />
    陸友人,與罵他「漢奸」的大陸愛國同胞乘客吵了起來,兩方劍拔弩張,眼看就要大打出手,兩個台灣人在旁邊勸也不<br />
    是,不勸也不是。那才真的粉慘!超慘!
  • nightonearth
  • 魚頭:這也是令我很困擾的事情,為什麼總會遇到<br />
    比我更關心台灣政治的大陸同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