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都有尋死尋活的時候,我也不例外。許多許多年前,有一度很沮喪,於是我便跟咩仔說:「人活著真沒意思,我不想活了。」咩仔說:「這可不好。萬一你有個三長兩短,某某人在報紙上幫你發了這條新聞,你豈不是要難受死了?」雖然理智地想,我這樣的無名小輩要因為這個原因上報實在不太可能,不過說也奇怪,自從咩仔這樣說了以後,我就決定好好的活著。

昨天找到中國時報,看到新聞上寫著女作家尋死的導火線是「習慣喝酒,被男友責罵」,我立刻感覺到不寒而慄。我相信這位記者不會無中生有,而這件事情可能也的確發生過,但想想女作家年輕貌美,生活多采多姿,想必有更多值得大家記憶的事情,但現在他的死因就永遠停格在「習慣喝酒,被男友責罵」這幾個字上頭,我不知道別人的感覺怎麼樣,至少我覺得這樣的論定太粗率以致於失去厚道,而對女作家來說,這樣的標籤太不值得。

我覺得人死去的那一刻,失去靈魂的肉體可能就已經失去尊嚴。但更沒有尊嚴的是那些必須和那些缺乏善意的耳語、揣測纏繞在一起,就像殂肉永遠揮不走蒼蠅。

不過這恐怕永遠是不能避免的事情。很多事情你以為只是生活中的一個片段,但如果這些你不在意或者不愉快的片段,突然停格而且被無限放大,你不能否認那是真實發生過的,但你可能會想,如果時間或者記憶真要停止在某一刻,我希望別人會記得的其實是另外的我,但問題是,你永遠不知道別人會怎樣詮釋那些他們所看到的所記憶的。

昨天中午去看了三處房子,有兩處現在還有住戶,只是都不在家。這兩個空間顯然都沒想到會有陌生人突然闖入,都露出害怕羞澀的樣子,我也感覺主人的某些內在,就被赤裸裸的攤在陌生人的注視下了。

我對兩位屋主充滿同情。但我也想到,我去看人家的房子,我的房東恐怕現在也正帶著人到我家參觀呢,誰也不知道自己在陌生人的眼裡會烙下什麼印記,但是別忘了,你在看別人的時候,其他人也在看你。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魚頭
  • 逝者是我的友人,事情不是那樣的。<br />
    只是,此時一切都已打住,也只能隨世人說去了。
  • 小丸子
  • 相信我,如果你在意別人的眼光,<br />
    你就不會想死了。<br />
    通常就是不會在意別人的眼光,<br />
    才會死意堅決。<br />
    如果死前還會想這些,表示你還有救。<br />
    生命太過短促,即使苦短,也要想辦法找到長樂。<br />
    生命太過脆弱,病痛殘缺的人都有求生的意志力,<br />
    正常人何不好好地享受生命,回饋社會。<br />
    生命不是祇有愛情而已,你也可以對大自然愛啊!<br />
    對陌生人愛啊!他們的回饋可能比愛情更值得珍惜。<br />
  • nightonearth
  • 魚頭:你不是去香港?怎麼現在就出現了?<br />
    <br />
    丸子:看了你的留言,我決定跟你保證,我可一點<br />
    這種念頭都沒有。我對陌生人也充滿「愛」,尤其<br />
    是對餐廳老闆,而且他們通常也會以打折來回饋我。
  • shoppingyang
  • 很想幫魚頭回答:香港也是有網路的@_@。
  • 小史
  • 同意版主的話<br />
    我最愛咖啡館老闆<br />
    數年如一日<br />
    從沒變過<br />
    所以可以用咖啡來抵擋生活中的不耐與憤怒<br />
    <br />
    你要搬家了呀<br />
    那可能選個有樹的地方ㄇ<br />
    北京除了幾處園子<br />
    感覺樹越來越少~~<br />
  • light
  • 更早之前的另一個人,<br />
    也被非常輕率與八卦的方式寫上報導,<br />
    雖然那時候這區已經不是我的編輯範圍,<br />
    還是忍不住去說,<br />
    應該換些文字,不能這樣。<br />
    可是,得到的回答是,<br />
    這樣會比較多人想看呀。<br />
    <br />
    好吧。<br />
    不管什麼時候,<br />
    就是有人要用很粗暴的方式,<br />
    彷彿他們不是在說一個人......。<br />
    <br />
    不知道如果自己先寫好報導提供給報社,<br />
    會不會好一點。:p(←超無聊的亂想)
  • 魚頭
  • 我回台灣了。一回來就碰到性蓁的事,心情至為低落。今早去參加她的告別式,<br />
    會場播放了她的遺書,大約寫道:「不要為我難過,我就是生病了,像癌症一樣的絕症,<br />
    我盡一切努力了,卻還是沒辦法,我很遺憾,我就是辦不到。」<br />
    <br />
    「憂鬱症」是生理病,而非心理病,到了今天,成因如何?為何發病?有效療法?<br />
    大約都比癌症還不清楚,病人也只好在暗黑中獨自摸索了。<br />
    性蓁是個反應很快的人,一旦吃藥就變得遲鈍,丟三落四,想想一個百米選手,<br />
    最後卻連走路都走不好,那種打擊有多大呢?<br />
    <br />
    會場上,跟她的大姊、姊夫聊了一下,都覺得傷感,但能理解。冬日天冷的殯儀館,有雨扉扉,<br />
    但『蘋果日報』的狗仔還是很盡力地在窺伺,希望能捕抓到一些什麼?<br />
    <br />
    青鳥飛翔的天空,蒼蠅也一直在盤旋著。人生,大概就是這樣吧!<br />
    <br />
    <br />
  • nightonearth
  • shopping:對吼,香港也有網路,我實在太小看<br />
    香港人民了。<br />
    <br />
    小史:我找到新住處了,視野不錯,光線明亮,<br />
    惟一缺點是小了點,但一個人也夠了。我很期待<br />
    我的新生活。<br />
    <br />
    light:提供給報社也不夠啊,怎管得住別人的揣測<br />
    和耳語呢?<br />
    <br />
    魚頭:看了這些遺言,很感傷,其實他很努力了,<br />
    只是再也無法支撐。尤其是看到你寫:「性蓁是個<br />
    反應很快的人,一旦吃藥就變得遲鈍,丟三落四,<br />
    想想一個百米選手,最後卻連走路都走不好,那種<br />
    打擊有多大呢?」更是難過。這讓我開始擔憂那些<br />
    生病的朋友們,要加油啊。也許我們在這個世界裡<br />
    總有一天會失去音訊,但我不能想像這個世界沒有<br />
    你啊。
  • 好心地
  • 我也討厭媒體對她的事, 那種充滿偷窺和粗暴<br />
    <br />
    同意, 如果不喜歡別人對你的人生亂下結論,<br />
    就不要給他們說這個故事的機會<br />
    <br />
    所以, 我們會活得好好的,<br />
    就算不太好時, 想想如果別人會亂引用我的文章,<br />
    討論我的過去情史,甚至連飲酒習慣也有意見,<br />
    也會想從死裡復活來捶人吧<br />
    <br />
    這算不算天蠍痤從負面情境轉換的能量?
  • nightonearth
  • 是啊,就算活著有什麼不愉快,應該也不會比被武斷<br />
    評論,更不愉快吧?<br />
    <br />
    不過憂鬱症真的是難防的文明病也許要儘量想開一些,<br />
    才能離這種病遠一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