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進報社那一年,偶然聽說遠流要幫金庸做個大活動,那時剛跑新聞,所以凡事小心翼翼不敢懈怠,遇著遠流的王老闆,我就急著打聽這件事情。只見他支支吾吾不敢多說兩句,最後說,這件事還沒確定,等確定時再告訴大家。我也就不再多問。

過沒兩天,看到民生報刊出遠流「金庸茶館」的消息,雖然搶新聞從來不是我的特長,但當時我年輕氣盛,當場就想打電話給王老闆抗議,報社同組記者小包勸阻了我,他說:「徐開塵跑獨家可以不必介意,他資格夠老,關係夠好。」意思是徐開塵跑獨家是應該的,我們也就不必生悶氣了。聽了小包這句話,我稍稍服氣了一點,也想到可能人家比我更早知道,只是守新聞守到現在才發,所以我就把注意力放在這個人名字上。

我說,「徐開塵」這個名字頗為不俗,不知道人長得怎樣?忘了是哪個同事說:「長得不錯啊,看起來挺舒服的。」然後話題就轉到,當年大家跑新聞時,民生報記者穿的衣服都很漂亮,可見民生報記者收入可比時報好多了云云。

當然,下次記者會我就特別注意了這位搶了我新聞的同業,而過了更久以後,我也有了更大的發現,就是此人在「很舒服」的外表下,隱藏著鮮為人知的壞脾氣,很多人恐怕都被他的外表給「蒙蔽」了。(我想,很多人看到這裡,會幫他仗義執言說:「哪有?開塵哪有脾氣壞,他這麼溫厚、善良。」嘿嘿,我只能說溫厚善良是真的,但這並不妨礙脾氣壞啊。)

聽到民生報結束的消息後,我回想起當年種種往事。不能不有許多感慨。我自知不算多麼勤奮、用功的記者,但慶幸當年曾跟一批優秀的同業跑過新聞,不管是開塵、成瑜、中明大哥、文芬以及其他仍在或已不在這個線上的記者,我可以說那幾年真的是出版新聞的黃金時代,只是台灣的媒體環境,逐漸的讓那個時代變成了回憶。現在,「出版記者」似乎快成歷史名詞了,有機會遇到我仍堅守崗位的老長官時,我也總會跟他說:「要挺住啊。」

我一直覺得,就整體文化新聞來說,民生報記者的素質是最整齊的,但這依然不能逃脫結束的宿命,我想到自己小時候就曾浮現過的當記者的念頭,我懷疑,以後,「記者」還能成為一個終身相許的職業或者是志業嗎?

作為一個新聞工作的逃兵,對於現在媒體環境的沒落,還是覺得很難過,當然也更會慶幸曾經見識過那樣的黃金年代,以及我跑新聞的幾年都在一個我最適合的環境裡,這些,總是離開越久越不捨。

我們總會說,美好的仗已經打過了,沒來說出來的是,未來的戰鬥會更辛苦。我等著看未來傳媒出版環境到底會走到怎樣的境地,所謂「文化」到底還是不是這個社會在意的價值。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小丸子
  • 昨天我聽到消息,也一樣很感慨,第一個電話給徐開塵。<br />
    我是學生時代就在民生報實習,那時第一志願文化版,結果缺滿就祇好轉生活組,<br />
    也是跟著鼎鼎大名得過數次金鼎獎,後來從政的曹原彰前輩,還寫了幾了大陸走私<br />
    貨的專題。<br />
    當時我雖然在生活組,但我對文化版的動向很清楚,<br />
    徐開塵久仰其名,果真人和文如其名,脫俗開塵,靈氣十足。<br />
    紀慧玲剛進報社,面容緊張,每次看見她,都在邁力地寫稿。<br />
    林英喆才從國外的圍棋賽採訪回來,臉看起來凶但很和靄,有種大牌記者的氣勢。<br />
    沒想到我當時祟拜的這三位記者,在我畢業投入新聞工作之後,能有幸與他們成為<br />
    同業。<br />
    我早期跟紀慧玲下鄉採訪戲曲民俗,真是台灣走透透;後來跟徐開塵到國外採訪舞<br />
    蹈,<br />
    我還記得我在紐約遊學時,她隨雲門舞集來紐約,我興奮得硬是跟她擠進旅館不回<br />
    家。<br />
    林英喆更是我們跑文建會的同業,封為愛東(文建會在愛國東路)文史工作室的委<br />
    員長。<br />
    時至今日,雖然從戰友變成好友,但我對他們三人的景仰依舊,<br />
    民生報的隕落無法抺滅他們對台灣文化藝術的努力和貢獻的。
  • kc
  • 我無言,只想默哀!!
  • 民生之友
  • 【聯合晚報/記者黃玉芳/台北報導】 2006.11.30 03:15 pm <br />
    <br />
    <br />
    28歲的民生報停刊,藝文界人士同聲惋惜,「我的心情就像是鐵達尼號沉沒!」新象藝術創辦人許博允沉痛的說。朱宗慶則形容,民生報是藝文界的<br />
    「保母」,藝術家蔣勳也擔心,對文化的根等深層議題的探討會越來越少。<br />
    <br />
    創立台灣第一個打擊樂團的朱宗慶說,民生報陪著許多藝文團體,從零開始一起成長的好夥伴。當時他剛從國外回來,「傻傻的沒有經驗」,民生報<br />
    將創團消息登在文化版頭條,而且還刊了整排照片,同時由前輩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介紹他這個新人,用心良苦的報導,讓他受到很大鼓勵,也是<br />
    激勵樂團不斷進步的動力。<br />
    <br />
    朱宗慶還說,幾個藝文界朋友打電話來討論這個消息都哭了,心情非常複雜。<br />
    <br />
    許博允則說,民生報過去長期耕耘文化版,停刊代表台灣在文化藝術上的淪陷。他也認為所有媒體經營者,應該引以為鑑,因為要八卦、風花雪月、<br />
    只抱大腿的表象文化「勝出」,思索、論述幾乎都不見了。在各報文化版都縮水的同時,藝文新聞能見度越來越低,民生報的結束更令人悲哀,他更<br />
    呼籲文建會主委邱坤良、行政院長蘇貞昌都要重視這個警訊。<br />
    <br />
    蔣勳也說,民生報對中國人造型的美、文化根源等文化議題的探討,以及對很多藝文活動的大篇幅報導,陪著大家走過美好的時代。他也說,當時如<br />
    果沒有民生報這樣用心專注文化的媒體,或許他不會留在台灣。<br />
    <br />
    蔣勳也擔心,媒體文化越來越傾向以八卦討論議題,不再有文化嚮往的格局,當只顧著消費污辱、傷痛,不再堅持對人、對文化的理想,文化無法成<br />
    為一個淨土,將無法發揮沉穩的力量。<br />
    <br />
    <br />
  • nightonearth
  • 民生報的結束是台灣文化生態的縮影,丸子以前跑<br />
    表演藝術,感慨一定很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