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我和酒友柏老師、露意莎,又再度在京城相會了。原本一切都很愉快,直到我們從馴鹿喝完小酒出來,露意莎再三建議我們去唱KTV,然後對露意莎和柏老師而言,惡夢就真的開始了。

今天中午我跟咩仔說,昨天我和他們去唱KTV,咩仔為之一愣,他說:「他們以前聽過你唱歌嗎?」我說:「沒有呢。」然後咩仔甚為同情的說:「他們聽了,恐怕覺得很『震撼』吧?」我說,昨晚在包廂裡吵吵鬧鬧的應該還沒想太多,今天早上起來,應該會覺得很駭然吧?

然後為了贖罪,為了知恥近乎勇,我決定有生之年再也不去KTV了,免得驚嚇更多人,這樣就太不道德了。

不過昨天在KTV裡,我倒有夢遊仙境的感覺,一切都顯得很不真實,尤其是在嘶吼著唱那些老歌的時候。

我突然在想,如果每個人把自己每段的戀情用一首歌來代表,到底會排成怎樣的歌單呢?然後每個人之間又會有多少重複,多少同樣的快樂,和多少同樣的傷感呢?

在唱「把悲傷留給自己」時,我問柏老師,當時他是處在怎樣的狀況裡,他說這的確是在某段感情轉換的時候,不過更為明顯的一首歌是「夢醒時分」。

昨天正好在看「天使墜落的城市」,裡面有句話是:「別的東西都可替換,唯有記憶無法取代。」我覺得這句話是真的,也是假的。真的,在於每個人的確都擁有屬於自己可以時時回想的記憶,說它是假的,是因為記憶經常被時間或記憶本身竄改了原來的樣貌,而且,你發現了嗎?當你產生記憶時,記憶就變成另一個孤伶伶的星球,離你億萬光年之遠,你可以看見它,卻再也不能擁有它了。

當我唱著「把悲傷留給自己」時,我想到很多年前的一個朋友。這些年來,我們每年總還會見一兩次,甚至,嘿,此刻他也正在看著我所書寫的這篇東西也說不定,但是不論如何,我已無能跟他討論過往的種種,甚至我還懷疑,我是否曾跟他說過這首歌之所以曾讓我傷感,是因為他的緣故。總之,記憶仍然存在,但是你已經再也走不回那個記憶裡去了,回不去的時光,回不去的心境,在唱著這樣一首歌的時候,我感慨的不是當時的痛苦,而是那樣的回憶就像玻璃球一樣,再也無法觸及了。

真正讓人惘然的,不在於得到與否,而是你清楚的知道,曾經讓你刻苦銘心的情感,已經走完自己的旅程。你沒有辦法假裝一切都沒有消失,甚至重述都讓人顯得尷尬,你只能永遠的不再和對方言說所謂的過去,這並不是因為過去有多麼傷痛,而是消失本身是多麼的殘酷。

每一首曾經具有意義的歌就像一個小化石,包裹住生命部分的殘骸。你應該很清楚,當年我之所以如此執著,是因為我知道當我放手之後,一切都將如過眼雲煙,我做到我所能做的,所以當它消失之後,我沒有遺憾、不捨,甚至,也沒有再跟你重提往事的必要了。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wudayy
  • 學姊,有匿名人士很喜歡你這篇。<br />
    當然,我也覺得很棒。<br />
    <br />
    但是匿名人士勸你酒不要喝過多,以免有酒精依存症的前兆。<br />
    (忽然想起這句)
  • nightonearth
  • wudayy :正巧這幾天又看中醫吃中藥,所以不能喝酒,你的擔憂應該暫時不會發生。
  • 魚頭
  • 我跟野馬都很納悶:親愛的露意莎會唱些什麼歌呢?
  • nightonearth
  • 魚頭:你一定想不到吧?露意莎小姐唱的是周杰倫的歌,因為被他的與時俱進震驚住了,也因為對周董的歌很不<br />
    熟,所以我已經想不起這首歌名了。
  • 魚頭
  • nightonearth ,難道她會唱「雙節棍」嗎?從哪裡學的啊?<br />
    我還猜她是唱「橄欖樹」的說。真是太給她佩服了,<br />
    你看,我說的果然一點沒錯吧:「冰雪聰明,天下無雙」。呵呵~
  • nightonearth
  • 魚頭:他唱的不是雙節棍,而是另一首我想不起來的歌。的確冰雪聰明、絕世無雙,我和柏老師都佩服極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