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10 Tue 2006 11:13
  • 去哪

聽說陳文玲出了一本有趣的書,搭配著類似塔羅牌那樣的東西,每個人抽了一張之後,據說要根據牌面很直覺的寫上十分鐘自己的感想,這樣可以幫助自己清理心裡的一些問題。

上星期,遇到一位同事,我知道他有這本書和牌,所以我興沖沖的說,我也要抽一張。想了想問題,我抽中的牌面是「去哪」,我大大的楞了一下,趕緊把其他牌面的內容大致看了一下,可惜我當時有個約,得立刻離開辦公室,所以沒能寫下十分鐘我的感想,但是那天和別人談事情的許多剎那,我會突然想到這個牌面,原因很簡單,因為這實在太符合我的處境了。抽到這個牌是巧合,但其實也是一種必然。

我覺得我這一生,最困惑我的就是方向的問題。以前我做的許多選擇都是憑著直覺,或者說,我想做的事情很少,所以也只能在很少的選項中選擇。這樣也尚稱順遂,可是前幾個月,我開始努力的想著我到底最想作什麼事情時,我卻大大的困惑了,我只能用消去法想著什麼是我最不能放棄的,答案很讓我吃驚,過去寫東西是我的工作,所以我從來沒想過這件事情在我生命中的份量,我只是很清楚的知道,我不具有那種創作型的才氣,所以我不可能成為所謂的作家或專事寫作的那種人,因此我始終把寫作當成是我的一種工作方式而已。可是這幾個月裡,我卻突然感覺到,寫作竟然是我在消去法後,惟一不想放棄的東西,即使不是純粹創作都無所謂,想到這裡,我百感交集,人怎麼會到這個時候,才體認到什麼是對自己重要的呢?

不只是最想做什麼等人生問題,其實感情也是。我從來不相信永恆,也認為感情本來就注定是虛無的,所以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當下,我從來不想未來會是什麼,也不去想我們能去哪裡?或者,其實我們哪裡都去不了,只能待在原地裡,把感情在這種困局裡耗盡了。想想,這種我倆沒有明天的態度,真是一個太自我的行為。以前有個朋友如此指責我時,我還覺得那是他對情感太過浪漫,不願意面對感情真實的狀況,現在想想,這是我的無能與困窘,我不能想像我們能夠「去哪」,所以我喜歡沒有結果的感情,因為我就可以迴避這個問題了。

關於這個題目,我已經寫了不只十分鐘,我覺得這真是一個很好的入口,讓我去想很多事情,但我現在還是面臨上週同樣的問題,我得出門了,我總是有很清楚的去向,但這些去向揉合在生活之流裡,卻顯得那樣惶惑,不知道未來到底會流向哪裡。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去散步
  • 不知未來到底會流向哪裡,真有那麼惶惑嗎?<br />
    有時就算你現在知道未來的方向,未來也未必真照著走。<br />
    <br />
    會不會,這張牌面其實不是問句,而是一句沒講完的話,<br />
    提醒你,「去哪都可以」?<br />
    ㄏㄡ ㄏㄡ ㄏㄡ~~<br />
    <br />
  • nightonearth
  • 你說的真好,這樣立刻讓人感覺樂觀多了。我也的確應該好好振作才行。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