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喝了兩杯白酒兩杯紅酒,今早起來,本想以不勝酒力延後原訂的騎車計畫,但是見到窗外陽光晴好,微有涼風,分明是個誘惑,我再無遲疑拿了車鑰匙、一年戴不了幾次的遮陽帽,我決定先到馴鹿吃個清爽午餐,下午再到辦公室去。

已經大半年沒騎車,剛上路時我格外小心,後來熟悉了騎車的規律,速度也快了起來。說來慚愧,這幾個月我總是用各種理由不騎車,像是天氣太熱,偶有大雨等等,眼看現在過了三伏天,正是最棒的騎車季節,也就沒有理由推遲了,更何況一旦騎車之後,感覺真是太舒服了,我一踏進馴鹿,先洗了臉,照例叫了三文魚配上沙拉,看著胡同裡陽光跳動,感覺真是美好的一天。

梁大廚看了我一眼,問我要不要嚐嚐一種用勃根地品種在加州釀製的紅酒,我卻之不恭,笑納了一杯,橘逾淮為枳,酒不甚佳,但卻足以達到召喚昨日兄弟姊妹的效果,我頓時頭腦昏沈,趕緊把酒杯放下,等餐點上來之後作為佐餐之用,果然情況大有好轉,我吃完飯喝完酒,翻看餐廳裡放置蔡珠兒的「饕餮書」,一方面等酒氣稍退,一方面被他開篇寫的粽子逗得只能以字解饞,再叫上一杯咖啡,這樣的中午,堪稱是快樂的。

昨晚也相當有趣。我和新朋友露意莎到鼎泰豐大啖小籠包、酸辣湯、二三小菜,再來個蝦仁蛋炒飯,吃得腦滿腸肥,而後決定到「書蟲」小坐。

魚頭兄托我拿書給露意莎時,內附紙片一張,稱讚露意莎「冰雪聰明舉世無雙」,我一見之後,甚覺並非謬讚,尤其他是小留學生,偏巧家裡還開了中文書店,因此在他成長的漫漫歲月中,他的中文口語都是從金瓶梅、紅樓夢或是張愛玲的小說裡學來的,因此跟他談話時,常覺他遣詞造句頗有古趣,令人有不知有漢無論魏晉之感。

說來這對我應是幸事,露意莎滴酒不沾,因此我跟他碰面,要不是不喝酒,要嘛也只能少許,總能充分領略節制之美。我們到了「書蟲」,我頓時大喜,以前到書蟲都是白天,所以不知道書蟲到了晚上之後就像玻璃屋一樣,溫暖夢幻,尤其我對燈光格外迷戀,所以遠遠看到聳立在二樓的書蟲猶如光屋一樣,立刻就對我產生飛蛾撲火的效果。

我點了杯白酒,環視四壁的圖書,吧台裡琳瑯滿目的酒瓶,不禁浮想聯翩,我覺得應該找三毛虎哥和小河流聯手開家像這樣的書吧,不過想想,屆時酒一定是被我們三人喝完,便覺此計大為不妥,還是趕緊作罷。

話說回來,露意莎雖然冰雪聰明,但遇到我等俗物,他的聰明能夠發揮的極為有限,比如,當我說「書蟲晚上看起來真可以當成日本偶像劇的場景」時,我們的話題就聊到日本偶像劇了。露意莎極為推崇「長假」,認為此戲是少有的能夠將真愛的過程演繹出來的一齣戲,又說到「東京愛情故事」,露意莎不太喜歡此劇,尤其討厭人家說女主角成全了男主角之類的,露意莎的看法其實頗有見地,他說:「如果男主角喜歡的本來就是另一個人,那還有什麼成全不成全?」我一聽也覺有理。

於是,我們的話題就聊到愛情上頭了,我又叫了一杯白酒,彼此交換了一些對愛情的看法,不知不覺已九時許,想到露意莎的帥老公獨自照顧女兒大半夜,此刻想必已經乏了,而我也惦記著即將要轉播的歐洲足球聯賽,我想喝著前幾天剩下的三分之一瓶紅酒,看著足球賽必定再好不過,於是關於「愛情」這個話題也就趕緊嘎然而止。

唉,終於也到了這個地步了,愛情變成一個聊天的話題,重要性還比不上一場足球賽,真是讓人感傷啊。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CafedeRiver
  • 哈哈哈,<br />
    版主的ending可真是一記回馬槍.<br />
    昨晚帶著朋友到孔雀想喝點酒,<br />
    竟然沒開!!<br />
    一時之間湧上的酒蟲無以為繼,<br />
    幸好想到FIFI,轉戰該處.<br />
    點了一支智利的酒,以店裡的消費,<br />
    那瓶酒真該切腹以謝罪.<br />
    <br />
    呵呵,開間店賣書喝酒挺不錯的,<br />
    規劃規劃唄.
  • 花栗鼠
  • 之前我跟某人的對話,<br />
    不記得是否正確,<br />
    可是印象中彷彿是這個樣子:<br />
    <br />
    (前情提要:某人要算命,但又憂心最近運勢不好,摸不出什麼好牌)<br />
    <br />
    那來算算書賣得好不好好了<br />
    不行不行,這壓力太大了,先別算<br />
    那來算算最近財運好不好好了<br />
    不行不行,財運跟賣書不是一樣嗎?摸到壞牌怎麼辦?<br />
    那來算算健康好了<br />
    不行不行,健康這麼重要,我摸到壞牌的話,不是擔心死了?<br />
    那......妳覺得什麼最不重要,我們來小算一番?<br />
    那......那就來算算感情運好了,就算摸到壞牌,其實也沒什麼關係......
  • nightonearth
  • 小河流:FIFI真是貴,我去過一回,記得Dimmer賣一千三、四左右的酒,這裡要賣兩千二,我就不敢再去了。另外,開店的<br />
    事,待我多作打聽,再來商量。<br />
    <br />
    花栗鼠:哈哈,你說的是我嗎?如果是我的話,第一,我那麼在乎書賣得好不好,老闆應該嘉獎我。第二,我居然也會說出<br />
    感情算壞了也無所謂這等豁達的話,真是讓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想那個時候我要不就是萬念俱灰,要不就是,這個人根本<br />
    就不是我吧?<br />
    <br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