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我和幾名台灣友人遊帽兒胡同,途經「那裡」咖啡,我起意前去品嚐一杯咖啡,才喝了一口,我大呼:「我今天可真是倒了楣了」,因為那杯咖啡平淡如水,令人好不氣惱。從帽兒胡同我們到了煙袋斜街,又決定到「藍蓮花」小坐,同行的友人並未記取我方才的教訓,叫了一杯冰咖啡,也是淺嚐一口,他也大呼:「我今天也是倒了楣了」,我想他的遭遇一定比我更悲慘,因為在平淡如水的咖啡裡又放了一些冰塊,這說多噁心就有多噁心。總之,幾年前在北京喝咖啡真是要靠運氣,這也是為什麼到北京後,我如此喜歡星巴克。

可是照片裡這個地方,並不是星巴克而是歡奇咖啡館。直到現在,除非有事,我還保持每週六到這裡吃中飯喝咖啡的習慣,原因無他,這裡看得到台灣報紙、雜誌,可以喝到香醇的拿鐵咖啡,這在當年的北京城是多麼不容易的事情。

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喝咖啡,我已無從記憶,但喝咖啡這件事情,在我的生命裡是極其重要的,並不僅是因為喝咖啡上了癮,不可一日無此君,而是在很多時候,喝咖啡就像一個平靜的港灣,讓我可以在這個角落裡棲息。

當年準備插大、考研究所的時候,我每個月生活費不算多,但都儘可能的讓自己一兩天可以上咖啡館看書、喝咖啡,讓自己在家裡、圖書館之外,有個可以轉換心情的空間。那時我最喜歡到台大羅斯福路對面的「藍調」,坐在裡頭,可以看到台大校園的樹影,下雨的時候看著車流與匆匆行人,格外有種靜守在某個城堡的感受。我還喜歡的另一個地方是,台大新生南路對面的黎香園,和藍調有著同樣的趣味,雖然音樂是不能比的,但並無礙於當時的我,只要一杯咖啡、一個書桌,還有窗外最奢侈的綠意。

這樣的生活幾乎已經完全定型了,我相信不論到哪個城市,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一個據點,就是咖啡館了。

與其說是喝咖啡,還不如說這是一種儀式,當咖啡的香味上來,你也逐漸進入一個沈靜的狀態,四周的景物逐漸不見,只剩下書裡的世界和正在寫的文字,在漂流的旅程中,這就像石塊一樣,給你一個平穩可靠的立足點。

有的時候我會想想,如果在咖啡和紅酒中要我選一樣,我會選什麼?想到最後我會慶幸,幸好這只是我的庸人自擾,在現實的生活中,我不必做這種選擇。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CafedeRiver
  • 那一朵花,不會吧,<br />
    畫的真有水準.<br />
    <br />
    咖啡與紅酒,<br />
    哈哈,一個有益肝臟,一個有益心臟,<br />
    缺一不可啦.
  • 姜小年
  • 說實話,我也喜歡星巴克....<br />
    <br />
    也許不用期待那兒的咖啡會有多好喝,但也至少不會讓人失望啊....
  • nightonearth
  • 小河流:真好,我怎麼從來沒想到一個有益肝臟,一個有益心臟?歡奇的拿鐵長有一些小花樣,最重要的是,咖啡的確好<br />
    喝。<br />
    <br />
    姜小年:自從那天我們各喝一杯難喝的咖啡後,我對星巴克的印象大為好轉,就像你說的,至少不會讓人失望。後來回到台<br />
    北,我就養成到星巴克買咖啡的習慣了。
  • 小史
  • 光這點<br />
    我就想為住過短短時光的上海捍衛<br />
    <br />
    畢竟<br />
    上海還是有許多<br />
    喝起來<br />
    跟台北等款好樣兒的咖啡<br />
    咕嚕咕嚕<br />
    濃黑濃黑的<br />
    倒進胃裡<br />
    就可以百般安慰陌地的生活
  • nightonearth
  • 小史:沒錯。我到上海時,也找了一家好咖啡館,天天早晨在那裡喝咖啡,感覺也挺好。
  • light
  • 這答案真是狡猾呀。︿︿
  • nightonearth
  • light:酒跟咖啡缺一不可,這個問題當然是要迴避的。<br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