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最近的書訊,發現連城三紀彥的《情書》即將出版了,很期待,也很遺憾無法儘早一睹為快。

我很喜歡推理小說,而在日本的推理小說作者中,連城三紀彥是我最喜歡的作家之一,當年看鍾肇政翻譯的《一朵桔梗花》,文字美麗得無法言傳,有幾年,只要在《推理》雜誌看到連城三紀彥的作品,我也都喜出望外的讀了。

有的時候,回憶起自己早年喜歡的作家或是作品,感覺都是一種陷阱,因為那些存留在記憶中的,都是以往時空的產物,一旦解凍重現,恐怕總有時移事往的惘然之感,對於連城三紀彥,我不知道是否也會有同樣的遺憾,但即使如此,那曾經存在過的愉悅感受,也是很難忘卻的。

有很多年的暑假,我沈迷於推理小說以及錄影帶出租店裡的火曜劇場等推理片,我常遺憾自己生性懶散,總覺時光蹉跎益甚,比不上許多人那樣積極進取,但又總是耽溺於自己喜歡的事物中,究竟怎樣才是一個我想追尋的生活,總是讓我既焦慮又困惑。

不過,現在回頭來看那些看推理劇場的日子,對我來說,也真的是極其美好的時光。前一陣子我幻想自己要到台灣南部或東部走走,我的親友團們嘲笑我,認為這種屬於青春的行徑,對我來說為時已晚,我也的確感覺自己始終在錯過什麼,但是話說回來,我願意用其他的事情來交換看推理劇場的日子嗎?我想也是不願意的。

回頭說連城三紀彥,當然他並不是每部作品我都喜歡,我大概還是比較偏向推理部分,其他非推理的作品,我印象不深,大概也不特別喜歡吧。

不過他有部(或者只是短篇?)作品是我遍尋不獲的,甚至到底是不是由他的作品改編的,我現在都無法確定了,因為這是一齣單元劇,印象中是由他的作品改編的,但是說到印象,現在誰敢為自己的印象打包票呢?

劇情是這樣的:有個男子在火車經過一個城市的時候,想到以前的女友,他突然興起去看看他的念頭,這個念頭其實十分任性,因為他甚至沒想到當初是自己拋棄那名女子的,當然更沒想到這樣冒昧的拜訪,是否是一種殘忍了。

那名女子並不讓人意外的已經結婚了,丈夫是個平庸而老實的人。他約那名女子到他的落腳處小敘,也許除了敘舊之外,還希望在這次旅途中能一晌貪歡,沒想到的是,在這次的敘舊中,那名女子承述的是他決定分手後自己所承受的痛苦,他甚至曾經選擇死亡,但不能如願而只能勉強的活著,在這夜的敘舊裡,這名女子明白男子對他身體的想望,他說:「如果今夜下雪的話……」。

那一夜並沒有下雪,第二天天亮了,那名女子回家了,男子猶然沈浸在剛知曉女子過往痛苦的撞擊中,抬頭一看,雪居然緩緩落下了。

坦白說,我為人十分世俗,沒有性的愛雖然十分偉大,但我希望這種偉大的事情不需要常常發生在我身上,不過看到這齣戲的結尾時,我覺得就應該這樣結束,這樣的惘然是最好的結局了。

好了,劇情介紹說完了,誰能告訴我這到底是誰的哪部作品?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afedeRiver
  • 連城三紀彥也是小河流年輕時看的作家,<br />
    可惜記憶力衰退完全不記得看多哪些書,<br />
    版主倒是記憶力驚人哪!<br />
    <br />
    所以謎底,還是得另等高人解答了. 
  • nightonearth
  • 小河流:坦白說,我也只記得這麼一兩本,昨天重述劇情時還很心虛,怎麼現在看起來如此普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