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07 Fri 2006 11:10
  • KIKI

朋友說,好久沒有想到陳昇了,好像已經把他埋藏在我們當年常去的KIKI酒吧裡了。

這麼一說,突然我也覺得好久沒想到KIKI,以及現在算算也已經過了至少十年的瘋狂歲月。

當年的KIKI就在現在延吉街上的KIKI老媽,當然裝潢也完全不一樣了,即使我自己幾次去KIKI老媽吃飯,都不覺得有什麼線索,可以讓我追憶當年的那段時光。

那個時候我們在一家新聞周刊工作,最忙的時候是週三,通常都得工作到天亮,然後等雜誌送廠後,大家各自回家睡覺,星期五下午再來開題目會,然後到了晚上就是編輯記者一起去喝酒的時間了。

我對那段時間無比的留戀,那是我踏出校門的第一份工作,同事之間的情感很深也很真,而且彼此之間不僅是同事的情誼而已,除了工作,我們的休閒時間也經常在一起,就像彼此的生命線是交叉重疊在一起了。

那時我們喝酒的據點就在KIKI,攝影組的頭兒是我們喝酒時的精神領袖,陳昇也常來這家酒吧,他們相見或道別,通常都要來杯我從來不敢嘗試的B52,我喜歡陳昇的歌,但對他的人我感覺有點距離,所以從來很少交談,我惟一印象最深的是,有回他來的時候,我已經喝醉了,只能趴在桌子上,他跟著大家起哄不斷叫著我的名字,然後我連抬頭的力氣都沒有。

當然並不是所有的同事都會跟我們一起去喝酒,有位長髮美女就很神秘的鮮少參加大家的聚會。有一天他突然大駕光臨,男士們都很開心,尤其他展現出驚人的酒量,格外快活的神采,男同事們為了延續他的快樂,不知不覺倒威士忌的次數就多了一點,然後,等到大家發現他笑得這麼燦爛其實是因為喝醉了的時候,只能說大勢已去,因為他把自己關在洗手間裡,就在裡頭睡著了,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開了門,但問題來了,沒人知道他家住哪裡,而他也還在繼續沈睡著。於是我們有情有義的決定在酒吧打烊後去KTV唱歌,終於等到他悠悠醒來,我們也鬆了一口氣。

寫別人喝醉的事情很不夠意思,我也貢獻一個其慘無比的經驗。那天不知道為什麼只有四個人,我、咩仔、阿泰、陳同學,我們四個人當天可能早已決定不醉不歸,所以一來就點了一瓶伏特加,然後自己調製伏特加萊姆,不知道過了多久,一瓶就沒了,然後又再來了一瓶,最後的結果是我躺在KIKI旁邊的某戶人家門口大吐特吐,把人嚇得連忙把鐵門拉下來,然後我回家躺了兩天,這是我喝酒史上最慘烈的一幕,從此以後我儘管好酒貪杯,但對喝酒的種類嚴加選擇,尤其對烈酒調製的雞尾酒和威士忌,更是格外審慎。

這麼多年下來,我對葡萄酒可說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但在還沒接觸紅酒之前,我的本命酒是長島冰茶,大概可以喝個兩杯沒事,印象中當年調得最好的是「異塵」還有誠品敦南店附近的一家充滿熱帶情調的酒吧,幾年前我還去過異塵,但已沒有驚豔的感覺,而後者早已關門了。

說到長島冰茶調得最好的店家,我居然沒有提到南方安逸,並不是明顯的漏失,或是對我心目中最偉大的酒保王大師心存不敬,而是不知怎麼,我想不起在南方安逸喝長島冰茶有過什麼特別的感覺,雖然以我對酒一如對人的專情,我肯定在南方安逸喝過不少長島冰茶,我也記得曾使過詭計以長島冰茶掠倒我現在的總編(我的詭計是,既然人家說他千杯不醉,我就在幫他叫長島冰茶時,暗暗說了「Double」,然後兩杯以後,他也趴在桌子上了),過了很多年後,我們成了同事,一天他問我,那天我喝醉了,我記得除了你我之外還有一個人,那個人是誰?那個人說來也巧,也是我們現在的同事阿和,我想這次喝醉的經驗,恐怕也讓他留下一些創傷,否則怎會過了這麼多年還記得。

不知道為什麼從KIKI居然扯到南方安逸,其實這兩家店分別代表我喝酒的兩個重要里程碑,KIKI時代結束了,結束的還有我那苟延殘喘的青春期的恩怨情仇,和酒精一起瘋狂拋擲的不管是友情的還是愛情的情感,這些也許等以後想到再說說,不過下一回,我打算回憶一下,南方安逸和我那偉大的酒保。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CafedeRiver
  • 先回應長島冰茶,<br />
    多年前多年前,<br />
    因公至香港,晚上一群人在酒吧拼酒,<br />
    記得至少灌了5杯以上的長島冰茶,<br />
    記憶中好像有近10杯,<br />
    然後隔天的行程是坐遊艇出海,<br />
    整個就是一種慘,<br />
    從此沒再喝過長島冰茶!
  • 姜小年
  • Vodka 到底是標準的基酒,酒質並不特別的好,所以宿醉起來特別的令人難受<br />
    <br />
    還是喜歡 12 年的純麥,易醉好入眠。喝慣了固定品牌之後,也不至於像買紅酒一般、容易不小心就買到個地雷。<br />
    <br />
    當然,十五、十八年的更是順口好喝,但礙於財力,始終不再碰,深怕沒辦法再回頭喝十二年。<br />
    <br />
    真的很久沒跟你喝酒了耶~~~~
  • 偽迷二號-light
  • 異塵,你說的事我們公司附近地下室那家嗎?
  • 陳同學
  • 版主談到的那段時光,對當時有幸參與的人來說,可能不只一人留下不只一次慘烈的醉酒記憶呵。<br />
    版主的親身經驗在此文中只略略分享一次,未免也太客氣了。可能是相較於日後累積的記憶,採「比例原則」書寫吧!<br />
    至於「伏特加宴」,讓我印象深刻的,並非是否抱著不醉不歸的基本立場,說真的,也完全忘記版主提及的發生在他身上的慘狀(想來當時的我也已經喝<br />
    到某種可以解憂的地步),而是喝到一半,那位傲嘯酒國的阿泰自承甘拜下風,先行退席,成為我們喝酒史上最值得炫耀的戰績。<br />
    那些年跟著版主「南征北討」喝遍台北大小巷弄裡各式酒吧,分享並參與彼此生命中難以忘懷的歷程,當時苦不堪言的心情,此刻回想都像是腳下一塊<br />
    塊堅實的青石板,堆疊出不會剝落也無法複製的沿途風景。<br />
    看了版主您這篇文章,真是懷念當年大碗喝酒,大塊吃肉,酒酣耳熱之際,也許大放悲聲,也許擊節高歌的時代啊!<br />
    <br />
    <br />
  • nightonearth
  • 小河流:近十杯長島冰茶?這可是很要命的事情,你那時的感覺一定像「環遊世界」一樣吧?長島冰茶我是絕對不敢喝到三<br />
    杯以上的。<br />
    <br />
    姜小年:真的很久沒一起喝酒了。我不太敢喝威士忌,有一回,我和朋友去向日葵喝長島冰茶,正英勇的喝到第二杯,我的<br />
    朋友遇到他的朋友,對方殷勤的勸我們喝他的威士忌,我喝一杯後就吐在地上,然後趴在桌上。如今已過十餘年,當年那個<br />
    服務生遇到我還是記憶猶新啊。<br />
    <br />
    light:我說的異塵是忠孝東路那一家,不是我們公司附近那一家,但是兩家有無關係,我就不知道了。<br />
    <br />
    陳同學:我本來想問問「苦不堪言」是什麼意思,但我突然想到是誰在跟我不熟的時候,就肝膽相照的幫我搬家,又是誰,<br />
    在我當時喜歡某一個人時,開著車陪我在那個人住家附近喝著啤酒,是誰無役不與的在我的失戀史上出錢出力,種種往事浮<br />
    上心頭,好吧,我承認,這的確是讓人「苦不堪言」啊。
  • 咩仔
  • 哎喲,瞧瞧大家,一說到酒,從主人到客人,都有落落長<br />
    的話。板主說到他那次在 kiki 對面的店門口吐,可忘了<br />
    說,他是怎麼到達那家店的。他是爬過去的!<br />
    <br />
    說起來,不是酒能傷人,而是人傷了酒,那麼美好的酒,<br />
    竟都以那樣不堪的結局告終。<br />
    <br />
    我在香港,MSN不通。請不要打電話給我,我明天就回去<br />
    了。
  • nightonearth
  • 咩仔:我可要抗議了,我怎麼是爬過去的呢?這得爬多久啊?我記得我是到了門口要離開時,一陣酒意上來,頓時天旋地<br />
    轉,不禁臥倒在地,順勢便吐了起來,居然被你形容成爬過去,我和喵咪同時都表示抗議。
  • CafedeRiver
  • KIKI還是喝酒的地方時,<br />
    去過幾回,<br />
    可能彼時曾身影交錯過吧!<br />
    哈哈!<br />
    年輕時,<br />
    喝酒是很堅貞的,<br />
    很少趴趴走,<br />
    等著看板主的酒吧巡禮紀事. 
  • nightonearth
  • 小河流:酒吧巡禮只打算寫到南方安逸,一方面發現聯想到的事情越來越多,寫之不盡,實在沒有那麼多時間。另一方面,<br />
    寫的時候總會提及到一些朋友的事情,恐怕不妥,所以就不往寫了,否則還應該提提「前藝術」才對。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