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昨天搭電梯的時候,看見一個男的。電梯裡三面是鏡子,鏡子前有個木欄杆,那個男生抓著右側木欄不斷注視自己的臉,即使我進到電梯裡,他依然不在意旁人眼光,姿勢不變的繼續看著自己的臉,在我看來他長相一般,不知道為什麼對自己的容貌竟像是著魔一般,人真是很奇怪的東西。

二、幾星期見到一個朋友。他曾在媒體工作,現任某出版社總編輯。他跟我說,上半年台灣出版衰退得厲害,連SARS期間都沒這麼糟。他說,我們熟悉的東西都是沒落中的行業,萬一我們現在要換工作該怎麼辦?難道,他邊說邊大笑起來,我們還要回去從事寫作?好笑的地方,不在於不能回到創作,而是作為一個出版社總編輯,他比誰都知道現在創作的環境是太辛苦了。我跟他說,我們應該聯手開個咖啡館,這是純粹開玩笑的,只是為了對襯專事寫作,想出來的另一個很傳統的資深文藝青年的心願。今天早上,我突然想到,其實還可以告訴他有個更古老的選擇,那就是結婚去,不過我也只是想想而已,因為我猜這不但會遭來一頓好罵,而且他還會告訴我,要他跑去結婚,大概比出一本五十萬本的暢銷書還困難。


三、我想到「美麗時光」那部電影裡,兩個少年在水裡的畫面是多麼寧謐而美麗。我最近游泳時,若遇到天氣好,燦爛的天光映照在水裡,也是一種寶藍的,彷彿時間逐漸凝止而可以停格在這個時刻,世界如此美麗,萬物靜好,我覺得所有過去湧動在我心裡的徬徨疑惑都悄悄止息,好好享受現在的時刻,我早該這樣做了。

四、去年幫朋友買「浪漫滿屋」的影碟,店員就跟網路書店似的,看你買什麼東西就會推薦相關產品,所以買了「浪漫滿屋」,他們就問還要不要「巴黎戀人」或者「愛在哈佛」?昨天看完瑞士跟多哥的比賽,一時睡不著,隨意轉動電視,就看了「巴黎戀人」,正巧看到女主角說著他想像所謂浪漫的事情:「當你在華麗的場合,像一朵花那樣枯萎時,正好有個白馬王子出現,他輕撫你的髮絲,並且把你送回家門口」,哈哈哈,這是什麼東西,我之所以聽過一遍可以記得八九不離十,實在是因為太驚訝了。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CafedeRiver
  • 因為王建民完封沒成,<br />
    昨天悶了一天,<br />
    晚上喝白酒沒喝完一瓶就醉了,<br />
    從無條件支持希望王建民場場勝投,<br />
    似乎比較容意理解此時的政治局勢...<br />
    過兩天應該也去游泳的.
  • nightonearth
  • 小河流:我覺得昨天好像不是喝酒日,我請兩位朋友去吳越水鄉,一瓶紅酒只喝了三分之一,我竟也有不勝酒力之感,不知<br />
    該喜該悲?喜的是不用花多少錢就可達微醺效果,悲的是為什麼游泳之後,也沒達到強身效果啊?
  • 好心地
  • 我喜歡第三段, 也勾起我想游泳的慾望,<br />
    雖然每次游泳都覺得寂寞,<br />
    因為活著好像除了呼吸, <br />
    也沒剩下沒的<br />
    <br />
    還有, 你和小河流的對話,<br />
    好像總離不開酒,<br />
    那也是一種提醒,<br />
    上次和你們喝酒也是好久之前的事了<br />
    <br />
    伊妹兒和msn的談話容易,<br />
    但能坐在一起吃飯喝酒的, 還是更大的樂趣啊<br />
  • nightonearth
  • 好心地:自從我北京惟一的酒友離開之後,我喝酒的機會,就變成在家邊看球賽邊獨酌了,一個人其實有一個人的隨意,就<br />
    像游泳一樣,我因為泳技差,所以每游一次二十五公尺,總是要耗費許多力氣,有的時候感覺像跟水單打獨鬥一般,但游得<br />
    順暢時,就會覺得又寂寞又美好了,在北京好像總在一個人生活裡的好跟不好中求取平衡,台北酒友多,就比較少有這樣的<br />
    感觸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