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只想在這裡留言寫著:這星期不寫部落格,下星期不寫部落格,下下星期也不寫部落格,八月底回台灣後會寫很多部落格。

 

但是,剛才打開網頁,發現有四十五個訪客,我突然覺得好像要多寫一些什麼,免得讓別人白來一趟。

 

生命有個時候會捲入一個漩渦,等到你再度露出水面透口氣,可能發現你已經到陌生的河岸了,頗有再回頭已百年身的感覺。最近就是這樣,很匆促的作了一些決定,於是要把自己在北京的生活連根拔除,有的時候自己都會好奇回到台北後,會怎麼回憶這九年的時間?不知道會不會像親愛的柏老師所說的「十年一覺,北京夢醒」,但是對我而言生命本就是一場大夢,無所謂醒或不醒,只是你流浪在何處而已,怎麼去理解你所經歷的,可能是一個比較重要的事情。

 

回台灣前要匆促的做一個旅行,因為不是有很多時間準備,所以對要去什麼地方只有大致的想法,但沒有具體的輪廓,這樣或許不太有處女座需要安全感,但也不會有著先入為主的想法。也不會像去京都那樣,一次一次的都走著重複的路線。唉,我多麼想過另外一種生活,脫去所有過往習氣、依賴,但又覺得真是不容易。

 

先寫到這裡。下星期不寫部落格,下下星期也不寫部落格,八月底回台灣後會寫很多部落格。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pō
  • 我几乎忘了你有部落格了,熊熊来看到你竞写了不少。
    我们这些中年妇女到底还能不能谈梦想呢?我想到成露西,多年以前有次她到北大看我,问我一个严肃的问题:你如何在现在的位子保持进步性。我艰难的回答后反问她,那你呢?你再来想做什么?她忽然灿烂的笑,说,我在想我长大后要做什么!
  • 每個人心裡到底存在著一個什麼東西呢?我第一次感到人生應該可以鬆綁的,那時已經是念研究所的時候了。最近是我第二次感覺人生是可以鬆綁的。到底要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在別人眼中,我們可能一切都已經定型,甚至要談改變不改變的都沒有意義了,但就跟成露茜一樣,也許我們還在期待一個更成熟了之後的自己還想做什麼,還可以做什麼。

    北京九年對我來說是難得的機緣。有些東西看得比以前更清楚。也許我們會慢慢回歸到你最想要做的是什麼,人生有限,這最後凝聚出來的想望,才是最重要的。

    nightonearth 於 2011/08/10 11:17 回覆

  • mimiwa
  • 表示以後可以看到很多文章了,太開心啦^^
  • 希望吧。我越來越懶了。

    nightonearth 於 2011/09/04 15:59 回覆

  • 箱子
  • 到了十月才領悟,(原/看)來你回台灣專事寫作了,雖然文體不同,帶來很不同的感受,但作為(忠實)讀者,直覺這是件很不錯的事。

    希望一切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