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想著這樣拖下去不整理東西也不是辦法,所以週六我決定不出門,心想可以先整理一些書,晚上正好有朋友來喝酒,我就可以把一些不想帶回台灣的東西送給他們。但是除了燒壞一個熱水壺之外,我基本上什麼也沒做,囫圇吞棗的看了一部電影,翻完了「郵差總按兩次鈴」,也就到了吃飯喝酒的時間了。坦白說,我是多麼喜歡這種無所事事的生活。

 

昨天朋友翻翻我書桌上的書,略帶疑惑的說,耶,你這裡還挺多新書的。我就用略帶驕傲的語氣說,當然,看書是我的工作之一。說完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姑且不管看書是不是我的工作,我想到的是「大亨小傳」的開頭,做父親的訓誡兒子時時要記得,不是很多人都跟你擁有這樣優越的條件的。

 

我不禁慚愧起來。不是有很多人跟我一樣,有個好爸爸好媽媽,他們一生省吃儉用,讓不學無術的我到了三十出頭才依依不捨的離開學校。也沒有多少人像我這樣幸運,我老爸工作一輩子的退休金,都用來買我的房子,只因為他們覺得像我這樣花錢做事從不多做打算,如果要靠我自己,也許哪天得流落街頭,他們只好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然後,也沒有多少人跟我一樣幸運,開始工作以來一路遇到的都是容忍我的好長官。現在回想起來我到底會什麼?也不過就是讀讀書寫點文章而已,很多人被生計所迫,讀書只能忙裡偷閒,但我卻可以大言不慚的說,讀書就是我的工作,事實上自己又比別人努力多少?越想越慚愧,越想越害怕,我怕我這樣的好命以後會遭報應。

 

最近開始跟朋友們透露我打算回台灣的事情。一方面在北京待了九年,我真的覺得夠了,想想尤里西斯在外流浪也不過十年就成為一部史詩,我東施效顰九年也差不多夠了吧?另一方面,我覺得要改變自己的生活,如果現在不改變以後就更不可能改變了,現在未嘗不是一個歸零的契機。

 

昨天跟朋友聊到對未來的一些想法。後來感覺其實說這些一點用處都沒有,人生起起伏伏,想做什麼不需要獲得別人的認可,如果未來你做好了,別人自然覺得你做對了,如果做得不好,現在說什麼都像是不切實際的夢想。我又再度想起,當年離開報社時,有一天遇到正好也離開聯合文學的初掌門人,我問他做這麼大的決定會不會後悔?他說,如果做成功了,就不會。其實事情不就是這麼簡單?只要做成功了,就是對的決定。

 

咩仔說,我比以前有了長進,以前患得患失,就怕做出錯誤的決定,現在完全不會往後看,這樣就算是進步了。

 

不管是回想過去或是面對現在,我可以非常確定我不後悔自已做的任何決定。有些事情我可能事後回想起來,會覺得如果當初那樣做可以把事情做得更好,這是對具體工作而言。但是對每一次生命重大的選擇,我很慶幸我不需要後悔。

 

不知道未來會是什麼樣子?我有一個想法,但不知道最後的結果是什麼。只能說,老天已經讓我好命了這麼久,如果我還不能靠自己走下去,那也無話可說了,我覺得我需要的只是更多的勇氣往前走。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