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22 Mon 2010 12:50
  • 街道

坦白說,我非常討厭北京的街道。每次不得已走在街上,我都要小心迴避一些汙穢骯髒的痕跡。有時我想,這應該是我的問題,為什麼有些人可以這麼與街道融為一體的吐痰、丟菸蒂,而且對於其他人造成的髒亂也見怪不怪?是不是我真的是太潔癖了一點,或許,這也算是與這世界的一種異化?

 

而且我深深相信人有一種氣場,有些人會感應到你的懼怕,下意識的做出讓你厭惡的事情。已經不知道遇過多少次了,我走在某些人身邊,就會聽到他們清清喉嚨的聲音,這真是一種孽緣,連咩仔都見識過許多次,後來他跟我說,下次再遇到這種情形,我就念念佛家咒語好了,也許可以消消業障。

 

也因此我很佩服那些可以在路邊買東西與吃東西的人,只有毫不在意周圍環境的干擾,才能自如的做這些事情。

 

但是有一天早上,我正從地鐵站出來趕往辦公室,看到前頭有位女士,他穿著時髦且鮮豔的黃色皮衣,腳上穿著長馬靴,昂揚著頭,一次也不左顧右盼向前走,在這麼灰撲撲的早晨,周圍都是趕著去上班的人群,他的存在無比鮮明,如同是街道的主宰。

 

我跟在他後面,清楚的感受到他與我的差別。我無法視街道為無物,因此我就被街道主宰,也被那些無視於髒與不髒而可以製造骯髒的人主宰,這是街道讓我厭惡乃至於想要逃走的原因。而那位女士顯露的是另一種面對街道的方式。

 

我在北京是不可能成為漫遊者的。我在心裡感受到對這城市外在的疏離,雖然在這骯髒的外表下,有趣的事情越來越多,也許我也要學會無視於吧。

 

不過我最近發現這或許有其他意想不到的收穫。比如,周六到時尚廊聽蘇偉貞和駱以軍對談前,我經過書店對面的服裝店,我看了這些昂貴的羽絨服,敗家的衝動又油然而生,但是當我想到要穿這些漂亮的羽絨服去地鐵上廝殺時,我就覺得算了,我知道這就是所謂黃臉婆心態,但沒辦法,這個晦暗的城市就會讓你寧願這樣晦暗下去。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iwen
  • 很奇怪, 我在北京的時候,特別想穿亮橘色與白色的羽絨衣, 回到台北, 反而一身灰撲撲的了.

    姊姊, 試試看, 即便是一次也好, 穿白色或亮色羽絨衣走在街上(當然不要搭地鐵啦), 從動物園往國家圖書館的方向走, 那裏積雪比較厚(也是因為不太有人踩吧?), 感覺真是無比暢快!!
  • 話說今年北京最讓人鬱悶的事情就是,冷還是一樣冷,但就是不下雪。前幾天驚傳北京下雪了,我往窗外一看,果然有點點小雪,但不到半個小時後,也就啥都沒有了。

    所以呢,穿著羽絨衣踩在積雪裡的畫面,恐怕今年實現不了。我還是很實際的買了黯沉沉的羽絨服,以配合北京的髒。

    你知道今天幾度嗎?現在是零下六度,還有五級大風。零下不可怕,可怕的是大風。但也因為這可怕的冷,所以在北京的存在感格外分明。

    nightonearth 於 2010/12/30 17:43 回覆

  • jiwen
  • 我還記得05年的北京冬天, 也是很奇怪, 冷雖冷, 卻不下雪. 不下雪是很令人恐慌的, 在老北京人的說法中, 下雪可以把髒東西與病毒病菌蓋起來. 冬天不下雪的話, 表示來年春天會有流行疾病.

    但是在05年的12月31號那天, 我剛剛給學生上完當年最後一堂課, 從法華寺街的教室出來, 忽然天上就飄雪了~~老天爺還是很眷顧北京的~~
  • 十二月三十一日過去了,還是不下雪,只有繼續的寒冷。

    nightonearth 於 2011/01/07 14:1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