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到上海辦活動,頂著四十度的高溫,我感覺在死海裡頭游泳大概就像是這樣吧。空氣潮濕凝滯,我滿頭大汗,為了要找一家咖啡館,我在中午時分走了一個小時,中間還因為不耐酷暑而進了幾家店,買了一些襯衫,我覺得這種天氣真是刺激消費的好時機啊。

比較悲慘的是,當我走到那個在網路上查到的咖啡店時,發現是一家跟咖啡完全無關的商店,我一氣之下乾脆坐計程車回到剛才走過來的茂名南路,我知道我至少可以在一家叫做「1931」的餐廳喝咖啡,然後邊喝咖啡邊後悔,我應該去瑞金賓館的啊,三毛虎哥非常推薦瑞金,而我到現在還沒去過呢。

這次上海的活動算是成功的,張小虹老師真是台灣之光,他準備的非常充分,言語表達也非常好,之前有些朋友跟我說,張小虹老師在上海知名度並不高,但從全場滿座還有人坐在走道上,以及聽眾專注的表情,我可以感覺到他的魅力已經征服上海了。

上海場的反應一掃我香港的陰霾。另外還有兩件小收穫是,我又到了多年前去過的「阿娘麵店」,這家重新開業的店,距原址不過相隔幾家店,味道一樣美味,我吃的是雪菜黃魚麵,在只有風扇沒有冷氣的大熱天裡,我把一碗麵全吃光了。

另外就是到三毛虎哥家喝酒。這晚過得很有趣,大家邊喝紅酒,邊看李宗盛演唱會的DVD,雖然有些濫情,但很適合我們這年紀的懷舊。比較倒楣的是,去年三毛虎哥就買了兩瓶酒要送我,終於等到我又來上海了,我也記得把酒帶走了,但因我一時大意,居然想把酒直接拿上飛機,然後就被上海機場的人擋下來,要再去打包托運也來不及了,於是我只好把酒放在機場,請三毛虎哥再拿回去,真是一波三折。後來我跟三毛虎哥說,本來我也覺得這酒可喝可不喝,但經過這些事情,請他再幫我好好珍藏,我是一定非喝到不可了。

還有一件有趣事情是,前陣子朋友跟我推薦一本書,他跟我說了大概,作者安德烈‧高茲是法國的思想家,幾年前有個大新聞是,他和妻子雙雙自殺了。這本書就是他寫給妻子的一封長信。我看到書名就覺得很有意思,因為書名叫做「致D情史」,然後譯者寫了一篇序,序名叫做「致ABC」,這讓我想到之前自己亂寫的小東西。也許應該試著寫下去才是。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po
  • 瑞金宾馆的主楼已经被拆掉了!
  • nightonearth
  • 蝦米?沒等我去瞧瞧就已經沒有了?
  • 小史
  • 寫啥都很才情意長 但東海岸羅曼史可以稍緩 哈哈哈
  • 下週想去台東小旅行,羅曼史我就不急著寫了,哈哈。

    nightonearth 於 2010/09/18 17:1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