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她接到B的電話時,心裡有種終於可以重新開始的感覺。

她跟公司請了幾天假,給C發了獨自旅行不日即歸的簡訊,把手機關掉,然後問自己,到底想去哪裡?

地圖上哪一個地點對她是有意義的?她到哪裡可以想清楚該結束什麼?又該開始面對什麼?從小她就感覺心裡有一個黑暗腐土構成的區域,任何人進入到這裡都會分解腐爛消失,到後來她也會懷疑,這些人是否真正存在過。

有時候,感覺到這些人將要消失在她心裡的黑洞,她知道時候到了,一切又將跟以前一樣,但是她不能把他們找回來,因為她再也記不得過去心動的感覺。她只能冰冷下去,把自己跟那個人的關連完全斬斷。

這就是為什麼她知道C有外遇而淡然以對的原因。這也是她從來不拒絕B的原因。

對C她沒有熱情去嫉妒。對B,她會接受是因為她知道這些很快就會過去。現在,應該又到了要成為過去的時候了。

但是這一次,她感覺好像跟過去不太一樣。好像自己還沒有冷透,就要跟人說再見了,她不習慣帶著愛情的餘溫離開一個人,與其拖拖拉拉不如重新開始,她一向是這樣往前走的。

所以就去花蓮吧。這是她跟B第一次約會的地方,有些人會逃避一些回憶,但是她不會,她覺得只有到這裡,才能把所有事情想透,就像火一樣,來到最熾熱的地方才會完全燒成灰燼,這樣她也就可以永遠的冰冷下去
了。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