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日子過得像飛的一樣,但我心裡的不踏實感也像失重一樣懸浮在半空中。以前也許會感受到有時自己的心裡有個黑洞,但我最近的感覺是自己一股腦的衝進黑洞裡。這個時候靠朋友只能暫時開朗,不能真正解決問題,唯一的好處是,以前有時候會跟朋友鬧脾氣,這麼脆弱的時候,想的都是朋友曾經對你的好,他們是讓我不至於完全掉落谷底的蜘蛛之絲,但是,這瞬間的美好,依然無法讓我走出心裡的困局裡。

 

於是昨天我衝進電影院裡看了兩部電影,一部是「沙灘上的安妮」,另一部則是因為有丹尼爾戴路易斯使我不得不看的「華麗年代」。我在西門町看電影有兩次陷入到不知今夕何夕的恍惚裡。一次是當年看「阮玲玉」,一次就是昨天看「沙灘上的安妮」。我一直覺得我對西門町很熟,不僅是因為年少時期看電影都到這裡,還因為有一兩年我根本就住在這附近。但昨天看完電影後,我覺得這些年偶爾到西門町似乎都在一種視而不見的狀態下,我知道但幾乎沒有去「觀看」這裡有什麼變化。昨天從安妮華達的回憶中走出來,我看到我心裡有一塊風景是連結著我少年時的記憶,天橋以及一些店面早已不存在,那時的我對未來的自己會是什麼樣子的想像如今已揭露大半,但是我對自己的懷疑並不因此而消失,在自負與沒有自信一起存在的我的心裡,還有沒有年輕時對一些事物的熱愛,以及相信只要自己努力就一定可以超越困局的肯定?

 

「沙灘上的安妮」讓我最喜歡的畫面是一開始沙灘上的鏡子,以及空中飛人停格的鏡頭。其實在這部電影裡,最刺激我的是,有多少想像、意圖其實可以轉換成另一種形式傳達,而這或者可以稱為一種創造或者是藝術,但是多數人尤其是我自己,總是寧可讓這些意圖煙消雲散,而不肯實地去做出一點什麼。雖然我一直有懷舊癖,本來也期待經由這部電影更知道一些與安妮華達相關的電影的人和事,但是在這部電影裡,可能因為我對法國電影本來就所知不多,所以除了看到甘斯伯格與珍寶金的影像覺得很興奮外,我覺得有所收穫的不是看到這位導演生命中發生的事件,而是總想要去做一些事情的創作的動力。而關於創造力這件事情,其實就是我最近老是覺得無法突破的困局的根源,而也因為如此,所以我看「華麗年代」時,在電影院數度熱淚盈眶。

 

什麼東西會打動你,其實因人因事而異。剛才我在網路上看了一些「華麗年代」的影評或觀影心得,有些人覺得對於男主角的心情轉折交代不清,有些則覺得一些明星的出場其實沒有多大發揮,我相信他們也很難瞭解為何有人會看到淚流滿面,不過如果看了我前頭幾段所寫的同時也看過電影的人,也許可以猜得到我的心情,因為這是描寫一個導演在創作低潮中重新走出來的故事。對我來說,光是看丹尼爾戴路易斯怎樣從那種焦慮恐懼懷疑中轉換到最後結尾時顯現的平靜,就已經完全撫慰了我,至於茱蒂丹契和蘇菲亞羅蘭的表現,就更是賺到了。

 

正好昨天看的兩部電影都跟「電影」有關。「沙灘上的安妮」有著一種回憶的平靜,然後吸引人去看如何將回憶表達出來的形式。而「華麗年代」簡直就像一部勵志電影一樣,將我心裡的一些淤積的挫敗釋放出來,當一切都還這麼支離破碎,拼圖都還散亂成一堆時,怎樣讓這些逐漸成形,變成一種成品?怎樣不在意別人對你的懷疑,相信自己可以把這些東西做出來?「華麗年代」安慰了我,雖然就如同電影裡頭說的,這一切都還是要靠你自己。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gin
  • 讓我哭出來

    嗨,好久不見
    你這篇文章讓我想哭,寫到心坎裡。
  • 我上網查了一下才知道你是誰,真是好久不見了。如果看到這篇會有共鳴,恐怕也是處於一種壓力很大的焦慮狀態中,不過事情總會慢慢解決的,我現在就感覺看到一線光明。

    nightonearth 於 2010/03/09 20:25 回覆

  • Crab
  • 板主去哪裡了

    板主

    你到哪裡去了? 久未見新文,我的午飯吃起來都沒有滋味了。
  • 唉,我就是忙啊。我現在才知道以前的忙不算忙。忙跟葡萄酒一樣,也有多種層次啊。

    nightonearth 於 2010/03/13 17: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