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說過沒有。有一回走在北京崇文門國瑞城剛開幕的商場,正哼著張雨生的歌「大海」,突然旁邊臨時搭建的啤酒屋的音響也放出「大海」,我正覺得實在太巧時,想到有一種可能,其實以前經過這裡時,也許早就無意識的聽過這首歌很多次,所以一走到這裡我就想起這首歌,而啤酒屋本來就會一直輪放,所以也不是什麼太巧的事情。

 

昨天一位朋友貢獻「我期待」,我反反覆覆聽了很多次。聽到「say goodbye」時,我覺得懸在半空中的心臟終於落地,變成了一個句點。

 

為什麼會走到這裡呢?我把手機裡的簡訊一個個打開來看,曾經,我把所有看過的簡訊都刪掉,只留下一個人的。後來我不再刻意刪掉、保留,不再打開我的訊息,全部都是同一個人的名字。

 

有時我們因為天真所以顯得純粹,有時我們只想看到自己想看到的,所以顯得純粹。有時候我們覺得心念的真誠就可以帶來一個純粹的結果,有時候我們自以為的純粹在別人的眼裡是那麼不純粹。

 

簡訊是一個路邊的記號。紀錄著你曾經怎樣的走入岔路,終於無法返回。紀錄著你曾經想著我永遠不放棄這個人的執念,後來知道想是沒有用的。也紀錄著自己無數的缺點,尤其在每一次口出惡言之後。

 

我們終於走到同在一個城市,但如同身在億萬光年的不同星球。我們是在哪裡走岔了路,終於變成心臟落地後,只剩下一個句點的形狀。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