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一直在聽拉赫曼尼諾夫自己彈奏的第二和第三鋼琴協奏曲,我覺得這兩首曲子有一種奇特的協調作用,每天醒來與回來,都順手打開CD,什麼書都不看,什麼影碟也不看,一天一天過去,感覺北京的秋天在下過幾場雨之後,涼意即使在大太陽底下也慢慢的滲進你的皮膚裡,前陣子繃得太緊的神經慢慢鬆弛,好像你跟宇宙的關係慢慢取得和諧的角度,而不再是要去迎戰什麼。

 

雖然想想也挺倒楣的,仲介通知我房東要把房子收回去自住,我想到瑪法達說處女座本週要為家事煩心,真是難得的準啊。不過也許是在這和諧的感受裡,找房子的麻煩和搬家的麻煩,都被一種或許可以期待什麼新生活的樂觀氣息給淡化了。其實當我們的辦公室從崇文門搬到萬達這裡,就注定了遲早會離開那個區域,現在只是完成了必然的移轉而已。

 

然後慢慢的有想把什麼拉回來的感覺,像是一些很多人說是好看的書,放在架子上一直沒看的影碟,前些時候因為繁忙而覺得可以放下如任花園荒蕪的事物,像是生命的某些時刻,你感覺欣喜,只因為你可以感受到一種靜靜的靜靜的在你週圍無言流淌的自然的節奏,現在這些久違的感覺好像又逐漸的浮現了。

 

我希望這樣的心情可以比北京的秋天持續得更久一點。然後進入到下一個忙碌時刻之後,我會因為回憶到這些心情而平穩一些,不管那時候我是在酷寒的北京,而是陰冷的台北。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