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29 Wed 2009 12:34
  • 香港

DSCN1597.JPG 

在香港的幾天,我住在一個可以看到海景的酒店裡,早上起床時,看一眼對岸朦朧的九龍,再看一眼遠處海天交界的壯闊景象,大船小船在海面上跑來跑去,然後我就要去忙了。

 

晚上回來,再看一眼對岸的燈火,然後我就要去睡了。很美麗的地方,但實在是無心欣賞。

 

我對香港有很多的情感和記憶。我還記得唸書的時候,有時到香港借住學長家,其實那是他家早年居住的很破舊的廉租屋,我一個人早上坐著公車到一個比較熱鬧的市區,買一份報紙去喝早茶,過著學長們口中香港失業人士才會過的生活,有時坐渡輪到港島,高興的時候就坐纜車到太平山,那次的記憶是纜車穿過樹蔭往上爬,非常清靜而且好玩。可惜到了山上,因為有霧,所以景色始終非常模糊。

 

不上山的時候就隨便閒晃,最常去的地方就是中環和尖沙嘴。這次到香港除了辦活動的會場外,只有二十三日晚上到中環跟朋友吃吃飯,然後上蘭桂坊附近唐樓改建的小酒館喝點東西。那天晚上我的狀況很糟,因為焦慮活動安排不知是否順利。但在這整個過程中,我覺得自己像逐漸對準焦距的相機一樣,慢慢的把當年在香港行走時的方位和感覺找回來。

 

只可惜也無法回憶太多。因為我太累了,有時經過的地名一閃即逝,我都無法多想當年走在這裡時想了什麼,買了什麼。只有在地鐵站看到利源東街的地名時,我想到當年很喜歡從這條小路走上去,買些包包什麼的。這次走在高高低低的坡道上,氣喘吁吁,我想起以前這樣隨便亂走時,從來不覺疲倦,現在我跟香港,都不再是以前的我們了。

 

我也無法再去九龍碼頭附近看一眼大鐘,不僅因為他已經消失了,也因為我根本連去看一眼遺跡的時間都沒有。以前很喜歡儀式性的到半島酒店喝個下午茶,現在,連想不想了。

 

只有要到機場回台灣時,我在機場快速的香港站樓上的商場,買了一個背包。每次到香港買一個背包是我的習慣,有些背包陪我度過研究生時期,有一個利源東街的斬獲現在還老舊的躺在我的箱子裡。現在,買了一個背包回台灣,覺得這樣好像延續了什麼。一個習慣?或者永不再來的時間?或者只是在這忙碌的幾天,我用這種方式確定自己,真的已經到過香港了。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買了奇華蛋捲的同事
  • 哇你飯店的view好漂亮喔~
    真幸福~
    晚上看著夜景喝酒一定很棒吧~
  • 這位同事,難道你忘了酒是和你一起喝的嗎?

    nightonearth 於 2009/07/31 16:0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