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0011367.jpg

昨夜大酒。今天早上頭痛欲裂,每次站起來試圖振奮精神,但不到幾分鐘就頹然倒下。有一回我還不小心照到了鏡子,發現自己雙眼無神眼皮浮腫面色青黃,十分不堪。這時我又想起了莒哈絲在「情人」裡寫的,類似被酒精毀壞的容顏之類的。問題是人家是莒哈絲,從一些照片裡也沒看出他的容顏有何不妥,最重要的是他七十多歲還寫出這麼好看的「情人」,我算哪棵蔥啊?

 

這真是讓人沮喪。週六對我而言意義重大,我總是在這天到咖啡館看完一星期的台灣報紙,連老闆假日要拉伕時,也知道週六這天別找我,但是現在我只能無聊的躺在床上無所事事不知道昨天甘甜的黑皮諾,為何今天變成我頭上的緊箍咒,我是沒有臉再說要戒酒這件事情,但我現在由衷的希望我能戒酒直到七月。

 

既然只能胡思亂想,我就想到昨天與小尹的談話。我有個也算是頗有威嚴的朋友曾經跟我說,真奇怪,不知道為什麼站在尹麗川面前,就突然有種自卑的感覺。其實我知道他的意思,小尹是個非常聰明的人,經常可以看出你議論裡的破綻,有時我為我一塌糊塗的生活辯解時,他也會立刻讓你知道,他看出你自圓其說的部分。所以以前跟他聊天時,總不免有些「敬畏」,好像要有心理準備,隨時會被他一針見血的看出你想法的漏洞。我覺得有趣的地方在於,人如果不要希望自己完美,其實就不會在意別人看出你多少缺點或不足之處,因為缺點本來就是存在的,你希望自己完美,反而患得患失的讓你處在一個較低的位置,如果有一天你理直氣壯的承認自己的缺陷,反而就可以平等的談話了。

 

當我意識到這點時,我反而可以隨意自在的跟他聊天,這也就是為何昨天兩人可以痛喝兩瓶黑皮諾的原因了。永遠不要在你在意的人面前感覺卑微,這是我最近學會的事情。

 

今天懶洋洋躺在床上時,流竄的酒精讓我心生歹念,不過因為本人一向欲望電力不足,所以我的歹念不過只是想望一個擁抱而已,如此,我就突然想到如煙消逝的舊情人們。我想到一個朋友,其實已經很少聯絡了,即便我回台灣幾個月,會不會見到一兩次都難說,在我的MSN上他也幾乎成了裝飾品,一年頂多說個兩三次話。這時候我想起他,不是想起什麼活色生香的事情,而只是一個瞬間。我想起了,當我們在一起的某些時候,他在出門前走到床邊抱著我幾秒鐘,然後上班去了。在那幾年的時間裡,也許有更甜蜜的片刻,也有爭吵到讓人想立刻一刀兩斷的時候,可是如果要我選擇一個記憶,我會把記憶停留在那抱著的幾秒鐘。而現在,當我想起這個幾乎快被我遺忘的事情時,我也記起了,過去雖然已經過去,但我們曾經喜歡過對方,雖然我們早已經不在意了。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
  • 貓咪藏得真好
  • 喵咪還有可愛照片若干張,容我有空再貼上幾張。

    nightonearth 於 2009/06/14 15:09 回覆

  • 水之松
  • 又忘記N-1的原則?
    這個原則可以保證第二天不會頭疼。
    祝你早日恢復元氣
  • 唉,我們那天的情況是2+2。美國的黑皮諾真的很好喝,喝時非常順,所以才會有第二瓶,本來第二瓶喝完就算了,突然出現一個朋友,分走了我們最後一杯,這讓我們突然都有點失落,所以又追加兩杯法南酒,我想第二天的痛苦應該來自法南酒。

    今天已經完全恢復正常了。而且令我欣慰的是,今天雖然恢復正常,但是不小心瞄到酒架上的紅酒時,依然充滿厭惡之情,我想我最近應該不會再喝酒了。只有經過這種可怕的宿醉,才會感覺現在的清醒真好。

    nightonearth 於 2009/06/14 15:1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