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06 Wed 2009 14:13
  • 旅程

親愛的,我現在正在聽「氧氣」,覺得世界真是奇妙。如果不是你,我大概不會注意到范曉萱有幾首歌還挺好聽的,我甚至打算去買他的最新專輯「還有別的辦法嗎」。我們看似自由,但多數人永遠只在自己熟悉的地方晃蕩,我尤其是如此,現在我覺得似乎打開了一些隱藏未見的窗戶,在沒有認識你以前,這些窗戶對我來說只是裝飾品而已。我甚至不知道其實是可以打開的。

 

因為你,我現在上班時,都戴著耳機,想到時就放一首你傳給我的歌。有的時候我覺得這些音樂就像通向遠方的階梯,雖然不知道終點是什麼,但是每一首歌就像一個可以安頓的避風港,甚至,歌在我們的想像啟動之前,就已經先指引了方向。當我第一次聽卡拉布魯尼的「You Belong to Me」,我就覺得在我的記憶中,這是一首永遠屬於你的歌,雖然那時候我們實在不比陌生人熟悉多少。

 

寫下一個標記是方便記憶,雖然,如果哪一天感覺不見了,標記只剩下一個不再具有靈魂的突兀的存在而已。有時候我覺得我們的個性如此不同,你寧願不斷的忘卻,然後想到就想到了。但是我喜歡去記得一個時刻、一個事件,去證明我們之間存在的種種巧合,記憶也許會是一個牢籠,但我現在卻因為記憶而覺得甜美。我們原本可能錯身而過,但是星體的錯位,卻奇異的讓兩條平行線彼此遇見。

 

生命中有很多次的遭遇,讓我如在沙漠中跋涉長途,只能依賴那永遠追尋不到的星辰,在別人的眼裡,我不斷重複著同樣的循環,但是除了執著,還能找到對自己的情感尊敬的方式嗎?當有一天,感覺如海潮般退卻,我想,我是對得起自己曾有的認定的。雖然感覺一去不返,一去就永遠不再重來。

 

就因為感覺是虛妄的,所以當感覺停留的時候,我就希望能達到最遠的地方,這是我始終耽溺的理由。

 

其實我經常感覺每個人心裡都有一片荒原,那裡的孤獨沒有人可以安慰。但是或許有一天我們會因為有另外一個人的存在,而覺得生命更能忍受,黑暗的顏色也接近黎明,就像兩個旅人在某一驛站的相逢,彼此都可以帶著對方的祝福走下去。

 

我想再也沒有比「Come Wander with Me」,更適合現在聽的歌了。其實我們內心都如此荒涼,但是可以一起走一段,我為這意外的旅程而覺得欣喜。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呆不是罪
  • 森林對沼澤說:「我擁有你的濕意,而你有我的雨霧;我擁抱你的存在,你眺望我的行止;你給了我一個柔軟著陸的環境,我則代替你伸手觸及最靠近我的那片流雲。」
  • 沼澤對森林說,在最接近天空的高處,你所能瞭望到的邊界,其實只是一個可以翻轉的旋轉門,你所感受到的穿越,將會把我們帶向更遠的地方。

    nightonearth 於 2009/05/06 21:33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