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嫌犯X的獻身」裡,石神說了一句話,這後來成為破案的靈感。他說,我出的數學題並不困難,只是有點巧妙,巧妙在於,看起來像是幾何問題,其實是函數問題,只要弄清楚了,這些問題並不難。

 

最近,我也在思考關於自己的幾何問題與函數問題。我想每個人在自己的生命裡都有自己的情感認知,這樣是表示喜歡,那樣是表示愛。有時候即使當事人關己則亂,旁邊的人也可以冷眼旁觀,進而給予一些意見。我要說的是,感情的世界真的很少有新鮮事,即使你多麼喜歡一個人,也不過順著情感的規律,走過炙熱與冷淡,而你之所以遲遲不肯離開,不是因為預見跟對方有多麼與眾不同的未來,只是很簡單的,你喜歡他,你放不下他而已。

 

你會因為喜歡而停留。你也會期望如果有一天,遇到一個人,那個人會為你停留。說來真是有趣,人的情感是流動的,緣分更是起伏變幻,無從捉摸,但是人為什麼會用海枯石爛、朝朝暮暮去期待一個變遷的事物呢。

 

這是否也是將函數問題,看成是幾何問題的一種謬誤?

 

有的時候你希望答案清晰可辨,如此你可以獲得自己的座標,但是答案本身並無永恆,人如何去允諾自己無法瞭解的未來?唯一可以憑藉的,其實只是自己,你在生命的河流中被沖刷成什麼樣子,你如何去感知周圍變動的一切,你的看待與對應,其實是你唯一擁有的人生行路的武器。

 

前天晚上,重看了一次「偷心」。一開始,兩人遠遠走來的影像讓我感覺飽滿,你知道有一個故事即將從他們身上展開,有一條緣分的線牽動著他們,然後周圍川流不息的人群,只是隱約的背景。人是否可以瞭解到,對於兩個人的相遇,在朦朧中有確定,就像河流有一個航道一樣,但是相遇並不是終點。這只是另一個因為激盪,而展開的新的旅程,大家都仍在路上,還將看到很多新的風景,其實沒有誰可以為對方停留,只有一起走,或者走不下去而已。

 

最近我想著停留這件事情,是因為有人用「路」來形容人與人的關係。其實一開始我是充滿疑問的。我總覺得路應該有方向,應該有路標,應該有很確定的原因,到底為什麼我們要走在這條路上呢?後來我逐漸明白,方向與路標,其實如刻舟求劍一樣,只是一個在不確定中的虛無的標示罷了。

 

我逐漸感覺到,路都是一個人在走的。不管你覺得快樂,不管你覺得悲傷,最後起伏的都在你的心裡。當然,遇到一個同路的旅伴的確非常令人愉悅,他告訴你他所看到的,你告訴他你一路走來的感覺,種種的巧合讓人震撼,於是你覺得,這個人在你心裡也走成了一條路,他熟悉你所有意義深刻的外在座標,因為那也曾經是他意義深刻的座標,當一個人如此趨近你的內在時,你不禁在想,接下來會是什麼?

 

人是不是又會再度的將幾何問題看成是函數問題?如果你想留住這一刻,其實只是執象而求罷了。

 

到底在這條路上,我們會看到什麼呢?如果遇到一條歧路,我們會作何選擇呢?答案在流轉,我們所看到的世界也在流轉,我想你是對的,只有往前走,才知道我們鄰近的是虛空,還是即使會消散但也足夠美好的記憶。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