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我騎車停在長安大街與東單路口,旁邊指揮交通的大爺跟我閒話家常。幾個月前我經過這裡時,他也跟我聊天。上回是問我這輛車買了多少錢,這回是問我,天氣已經暖了,為何我還戴著毛線帽。我很佩服大爺的記憶力,居然可以從川流不息的人群中認出我來。騎過一條街,我突然會意過來,比較可能的是,他不是認出我,他只是習慣性的跟停在他旁邊的人聊天。這世界本來很簡單,通常都是人把它想複雜了。

 

前幾天買碟的時候,我驚喜的找到阿莫多瓦的「欲望法則」。非常久遠的年代前,我看一篇影評,說這是一部非常美的電影。從此這個印象深植我心中。但又得等過了幾年才借到這部電影的錄影帶。那一天我吆喝同學們到所上的會議室共同觀賞。電影才開始不久,男生們就露出坐立不安的樣子,過了一會,一個學弟還跟我討價還價的說,我們能不能不要看男生跟男生的?我願意看女生跟女生的。我要他別吵,安靜的把電影看完。等到電影終於演完了,大家似乎都鬆了一口氣,其中也包括我,到底是美在哪裡啊?我真是不明白,那時我心目中的美,應該是像「法國中尉的女人」那樣。

 

這個記憶並不好,但幸好阿莫多瓦並未從此與我絕緣,我忘了哪一部電影讓我開始喜歡他,後來我幾乎看了所有能找到的他的電影。不過我一直沒找到「欲望法則」,也一直好奇如果有一天重看這部電影時,我的感覺會怎樣。我常覺得萬事萬物都有玄機,但是當你無法感同身受時,你是無法辨認也無法瞭解的。我很好奇過了多年之後,重新面對這部電影,我是否能夠感覺更接近一點。

 

再一次看「欲望法則」我覺得阿莫多瓦對我來說,比較像是一個熟悉他對什麼事情會有什麼反應的朋友,雖然談不上瞭解但許多片段讓我覺得這就是阿莫多瓦,像片中主角會說,這不是一封我想像中的信,我會寫一封我想像中的信給你,如果你同意的話就在底下簽名。我覺得很有趣,但依然不知道美在哪裡。

 

我想看過「欲望法則」的人就知道了,真正的必殺絕技在最後幾分鐘。安東尼奧要求警察給他們一小時的時間,在這幾分鐘裡,阿莫多瓦把毀滅性的愛,用最美麗的方式展現,當所有人在街上等待著並聆聽屋裡動人的情歌時,屋裡正在進行最理直氣壯而毫不後悔的告別,看到這裡時我忍不住笑了出來,其實我被深深感動了,而且我知道這真的是極度美麗的終結。

 

坦白說,我的個性是無法欣賞毀滅性的事物的。這或許也是我以前無法瞭解這部電影的原因。現在越來越能接受這個世界充滿各種不同的角度,終於也能體會這種極致的愛情只能用這種極致的方式顯現,雖然我做不到,但我真的覺得非常美。


補充:


寫完之後,我上網查「欲望法則」的資料,從一個人的文章裡,找到了最後一小時裡那首情歌的歌詞:「我懷疑,我懷疑,你是否會永遠這樣愛我?像我愛你這樣愛我。我懷疑,我懷疑,你是否還能找到這樣的愛?像我對你這樣純潔的愛…」當這首歌不斷迴旋的時候,安東尼奧摟著帕布羅幾乎是緊靠著臉對他微笑唱著「我懷疑,我懷疑」,我就是在這一刻笑出來,其實感覺很複雜,因為這裡的微笑,既是一種表達,又是一種訣別,但裡頭沒有哀傷,好像他一生所求,就是這絕對的一個小時,他相信再也沒有人會這樣愛帕布羅,而當對方瞭解時,也永遠的失去他了。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史
  • 坦白說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可能是因為我沒有看過欲望法則
    不過我也是瘋狂的迷戀阿莫多瓦
    對於那些華麗的東西深感迷惑又愛到不行

    啊對了
    我實在千方萬想提檸檬酒回來給你
    但是髒衣服累積太久太重
    沒法子兌現
    下回我會努力
  • 酒本來就不用帶,這實在太麻煩。但是有空要看看「欲望法則」,很讚。

    nightonearth 於 2009/04/08 13:4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