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有北京友人邀約周末去看他的「狗狗基地」,我因為和另一位朋友約好碰面,於是只好婉拒。但是坦白說,如果沒有約,我想我應該也不會去,因為我深深記住老僧不三宿桑下,以免日久情生的名言。這位北京朋友酷愛貓狗,這些年北京大規模拆遷,很多住戶搬走後,竟然把原先飼養的貓狗扔在原處,處境非常可憐,北京朋友便發起一項活動,搶救這些流浪貓狗,把他們先帶到收容基地,然後再等喜歡貓狗的人來收養。

 

我覺得朋友做的這件事情非常有意義。但我也可以想像得到,一去到那裡,就會覺得這些小貓小狗又可愛又可憐,然後就會人手一隻把他們當禮物一樣的帶回家。我自己行止不定,如果養了貓狗,哪天卻因為自己要搬離北京而丟下他們,我會心痛而死,永遠不原諒自己,所以這種事情,一開始就不應該做。而且隨著年事漸增,我覺得凡事少動心為宜,隨便撿回一隻貓、一隻狗、一個人,到時麻煩可就大了。

 

我最近常跟一位朋友在網上聊天,我從來沒見過他,但每次都聊得非常愉快。這次,針對「愛情就像企畫案」他有幾個說法我覺得非常有趣。一個是,企畫案就像愛情,不溝通不知道執行不下去。還有,愛情就像企畫案,有時一方已經決定結案了,另一方還拚命想執行。總之,他後來衍伸出許多比喻,我都覺得非常有意思,他實在應該寫成一篇文章才對。

 

最近酒商辦了一個活動,其中有些老年份的酒,我訂了一瓶一九六七年的。六七年不是好年份,也許這就是還會剩下一些遺珠的原因。訂了之後我又有些煩惱,因為酒只有一瓶,但我認識一九六七年的羊可以裝滿一個山谷,這實在不知如何是好。也許應該把這些羊召集起來一羊喝一口才對,但我都可以想像,六七年的酒理論上不會好喝,所以這些羊喝一口,可能都會呲牙裂嘴面面相覷,怪我為何要他們喝這難喝的東西懲罰他們。不知道為什麼,想到他們一臉苦相,我居然愉悅的笑了。

 

其實這個酒能不能買到都還不一定,但是光是想到這個畫面,就讓人挺開心的。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