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交完第二十篇三百字的小稿,覺得又輕鬆又失落。輕鬆是因為終於寫完了,不用再擔心沒題材了。失落是覺得,X的,寫了二十篇都沒有一篇得意之作,這也很煩人。

 

最近失眠兩次。有一晚我覺得天氣已經轉暖所以就把暖氣關了,結果晚上在棉被裡發抖,又不敢貿然起來,免得一起來立刻著涼,我發抖到三點,覺得再這樣下去可不行,於是勇敢的起來開暖氣,才終於睡著了。一次是昨天,因為看小說「同名之人」直到一點才看完,看完後思緒起伏,裡頭的場景不斷出現,怎麼也睡不著。這位一九六七年生的印度裔作家鍾芭‧拉希莉真是太厲害了,我在看這部小說的過程中,總是感覺時光飛逝。

 

看小說其實需要緣分。我對這位作家之前的作品「醫生的翻譯員」印象很模糊,因此有人勸我看「同名之人」時,我是帶著勉強的心情才買下書的,也帶著勉強的心情才翻開第一頁,但是一開始看後就一發不可收拾。

 

我想這樣說,可能會嚇退了很多想看這部小說的人。但我真的覺得這是一個非常處女座的小說,裡頭的父親阿碩可,簡直是我處女座爸爸的雙胞胎,那種小心謹慎,我從小就非常熟悉。當我看到書中主角果戈里十四歲時,他父親送給他自己最愛的小說家也是兒子名字由來的「果戈里小說集」時,我想到我插班考上大學後不久,父親拿了一本歐威爾的「世界史綱」英文版給我,這本書就跟果戈里拿到「果戈里小說集」那樣,立刻被我們放在不知哪個角落。想到辜負父親多少期望,我不禁熱淚盈眶。就不用說,有一天阿碩可帶著年幼的果戈里到海邊去,要他盡可能的記得,有一天他們一起走到海邊,直到前頭再也沒有路為止。我想,不論多偉大的小說,過了一段時間後,恐怕也只有幾幕會在讀者的腦海迴繞不去,但是這一幕,讓我覺得這是我永遠不會忘記的。

 

除了這些因為個人經驗而有特別共鳴的片段外,我覺得作者是一位說故事的高手,因為當我帶著偏見而打開第一頁後,那個心中原先的堡壘立刻被瓦解掉。我想一個好小說一開始就要找到一個吸引人的說故事的腔調,還要像導游一樣,帶領讀者到他意想不到的地方,既不斷開發新奇的領域,也與舊的印象呼應,像是描寫「火車」的部分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坦白說我對印度裔作家知道得很少,上回「繼承失落的人」是因為得寫評介,才仔細看了兩回,當然覺得他很厲害。而對鍾芭‧拉希莉,幾年前看「醫生的翻譯員」除了因為他得了普立茲獎外,還因為印象中他是哈金的同學,兩人幾乎同年一個獲得美國國家圖書獎,一個獲得普立茲獎,讓我非常有興趣比較看看。只可惜上次緣分未到,但幸好現在雖然過了好幾年,總算沒有錯過「同名之人」。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ight
  • 呵呵呵!看到有人也讀這本書,真是非常高興。︿︿
    它出版當時我就看了,因為對這作者非常喜愛。
    可惜問了幾位也愛讀小說的朋友,都還沒人看哩。
    同名之人實在非常好看,讓人忍不住又開始期待第三本(又是短篇集)。
    (我用了好多非常...)
    而且,作者還是個大美女。看到照片很難讓人忽略。

    據說,現在已經可以找到它的電影版,
    而且,據說拍的挺不錯的。
    (我還在繼續等我家附近的出租店上片)
  • 這真是太好了。我本來擔心寫處女座喜歡看,會讓很多人望而卻步,現在可以擴大成土象星座都喜歡了。

    nightonearth 於 2009/03/13 16:40 回覆